第469章 灾星走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陈飞自己也愣了一下,摸了摸额头,没发烧,应该不是幻觉啊,那这是怎么回事儿?

    一直处在脱兔状态的奥莉薇亚此时坐在沙发上哭,这对陈飞来说简直就是奇闻啊,之前在鬼山洞里遇到那么危险的事儿,几乎丧命也没见她哭过一次,现在这是发生啥了?

    陈飞小心翼翼的挪着步子进去,坐在奥莉薇亚边上说:“你这是咋了?想家了?”

    奥莉薇亚似乎还没从悲伤中缓过来,摇了摇头,呆呆的看着电视的屏幕,半天没说话,陈飞一直觉得,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想多问的心态。

    要不一直追问,天天热脸贴着人家的冷屁股干嘛,还被人嫌弃,陈飞刚打算站起来先让她接着哭会儿,然后他去倒杯水什么的,奥莉薇亚一把就把他拉住了。

    陈飞又被拉的坐回了座位上说:“你到底怎么了,你又不说。”

    奥莉薇亚现在身在异国他乡,身边没有亲人,吉米到现在也没能联系上,如果再发生点什么事儿,难免会难受。

    她想了想说:“我要回家。”

    陈飞一看妹子想开了,就问她:“怎么?啥时候想开的?看来我家风水挺好啊,坐一下午就能顿悟人生。”

    奥莉薇亚当然没心情跟他臭贫,抽搭着说:“我最好的朋友,生了很重的病,我要回去。”

    陈飞一愣说:“什么病啊?有的治吗?”

    奥莉薇亚摇摇头说:“我还不知道,我必须回去看看。”

    陈飞点点头说:“好,你什么时候动身,我帮你订票。”

    奥莉薇亚本来就雷厉风行,按照一个诗人说的,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

    就在陈飞还没缓过来的时候,奥莉薇亚已经坐上了回去的飞机。

    陈飞在机场徘徊了好一阵儿,感觉这速度快的有点接受不了,所谓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关键她也没电话啊,怎么知道她朋友重病的消息。

    随后,陈飞叹了口气,回家之后,看见陈妈站在电话边上发呆。

    陈飞也愣了,心说这送走一个不正常的,这老太太又怎么了,他悄悄走过去,小声问:“妈,你这是咋了?”

    陈妈一看陈飞回来了,也放心了不少,就说:“刚才,有人打电话,说我们家电话巨额消费,欠了三百多,我之前才交的话费,你说着是不是诈骗啊?”

    陈飞他们村很多人家都还安装着座机电话,老人总喜欢固定的东西,会比较踏实。

    陈飞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应该就是电信的号没错啊,电话打过去一查,说是下午两点多有一个从他家电话打到美利坚的,就是这个境外电话让他家的话费高到陈妈以为遇到了诈骗。

    陈飞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家伙还真是在哪都不客气,然后跟陈妈说:“没事儿妈,这是他们那边的问题,明天我过去处理一下就好了。”

    要是让陈妈知道,这电话是奥莉薇亚打的,她能因为这个事儿跟陈飞叨叨好几天。

    现在的泉城已经是夜晚,没了奥莉薇亚,陈飞躺在床上,心情也不怎么美丽,关键问题就是药物研发的事儿,让他有点心里没底儿。

    此时此刻繁华的都市里,刘秘书坐在屋子里,关于陈飞的消息才刚刚送到,他皱着眉,把手机在几个指头间转来转去。

    似乎纠结了很久,他才打开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电话那边人半天才接起来,语气似乎很是震惊,刘秘书呵呵一笑说:“好久不见了,阿全。”

    霍全干咳了两声,说:“是啊,从我们雇佣兵组织散了之后,就没见过你了,现在还好吗?”

    刘秘书笑笑说:“还好,我打电话可不是跟你寒暄的,你是不是抓过一个叫陈飞的人。”

    霍全整个人一愣,心里往下一沉,这个陈飞到底是何方神圣,人脉竟然广到这个地步,不管老板出于什么目的,似乎也观察他许久了,而昔日的队长竟然也在打听他的事儿,随后,他说:“那个人啊,是个误会,已经放回去了,不过,他到底是什么人?”

    刘秘书很显然没有想跟他多说的意思,就说:“回去了就好,我就不继续打扰了、”

    挂了电话,刘秘书站起来,敲响了沈嘉琪办公室的门,进去之后,他轻轻笑笑说:“大小姐,陈飞已经安全回去了。”

    沈嘉琪先是点点头,然后抬头问刘秘书说:“那个,你确定这个陈飞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刘秘书笑着摇摇头说:“我确定,确实有这么回事儿,但好像是个误会。”

    沈嘉琪也好像放下了什么似的说:“回去就好,收拾一下,我们准备回去吧。”

    斗转星移,日升月落,陈飞从鬼山洞中出来之后,似乎就开始很依赖他的床,暖暖的,软软的。

    起来也没什么事儿,陈飞就把之前从那个女尸手里拿回来的东西取出来放在手里看,其实他不懂什么鉴定不鉴定的,如果说这东西要真有些年代了,说不定还真值钱,到时候还能解解燃眉之急。

    陈飞想了想,突然从床上站起来,又从床下掏出值钱从泉城带回来的行李箱,打开之后,有一个隔层,随后,他又从隔层里边掏出一个黑色的小包,打开之后,他伸手掏了半天,从里边掏出一块石头。

    陈飞把虎兽和那块石头放在光线下仔细的比对了半天,才发现,这两块东西的质地是一模一样的,可奇怪的是,如果说这个虎兽是某一种玉玺的上半部分,那下半部分应该是方形的,怎么会是个椭圆形,其貌不扬的石头?

    陈飞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两块石头有什么能联系起来的地方,但这种材质又太过特殊,所以还真不好说这两块之前是不是曾经连在一起过。

    想了想,他把虎兽连同那块石头一起放回了小包中,又塞在行李箱里,想着有机会拿到京都去坚定一下,就算不值钱,也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材质嘛。

    不过话说回来,蔓薇拉他们一直在争夺的就是这个东西,他们肯定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干嘛用的。

    而这个东西到底应该是属于华夏,还是属于泰缅呢,这就更加不得而知了。

    陈飞把东西放好之后,就收到了奥莉薇亚的短信,说已经安全到了,准备转机去美利坚。

    一听美利坚,陈飞立马就从床上跳起来了,妈的昨天这货打电话欠的钱还没交呢,要是一会儿电信那边再打电话来催,那老妈这边就该叨叨了。

    对于陈飞来说,陈妈的叨叨真的不亚于跟给他扔了一颗炸弹,然后脑子都嗡嗡响。

    陈飞赶紧收拾好,准备去镇上,顺便正好把邓洁这事儿给今天就算圆满齐活。

    可能是今天天气好的原因,陈飞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一直到了镇上,也没怎么排队,洋人小姐姐欠的话费补上之后,他就按照邓洁给的地址去了老王家,要钱是个技术活,没听说过给钱也是个技术活的。

    但你要是欠了高利贷,还钱的时候,就没那么简单了。

    陈飞也不是傻子,不可能贸然去别人家里,保不齐这些人反咬一口说他私闯民宅,那就不好了。

    想着,陈飞便蹲在老王家楼下晒太阳,这种事儿还是等他出来,因为邓洁的这个利率是私聊定的,所以他门面上没法办,怎么也得来找一趟这老色坯。

    陈飞看着邓洁传过来的老王的照片,心说这老头长得怎么跟个田鼠似的,贼头贼脑的。

    顿了将近四十分钟差不多,这货也没有要出来的意思,陈飞就有点蹲不住了,心说这要是他今儿一天不出来,难道还能在这蹲一天?

    要不然就干脆投其所好,把他引出来,想着看,陈飞就给邓洁发了个微信,说让她跟老王说,要给她还钱,让他定个宾馆等着。

    陈飞百无聊赖的在老王家楼下转悠,这要是个高档点的小区,估计都能给他当贼抓起来,终于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邓洁给陈飞发了一宾馆名字和地址。

    陈飞一笑,这种老色坯,果然还是用这种方法最好用,等了没十分钟,就看老王拧着屁股出来了。

    陈飞一看这打扮,还真尼玛当是去约啪的呢,他冷笑一声,今天老子就专门治治这种人,乘人之危。

    想着陈飞在街边上找了个店,买了把称手的开刃小刀,就往宾馆走去。

    老王上次被邓洁灌得一醉不醒,虽然迷迷糊糊间是跟人干了点什么,但喝醉之后做,完全就是猪八戒吃人参果,完全没味儿啊。

    想着这次,说啥也不能在喝了,必须得好好品尝一下那小娘们的身子,还有白白的大屁股。

    到了宾馆,老王便迫不及待的去洗澡了,陈飞也没着急,晃晃悠悠的走到门口,稍微活动了一下关节,便敲了敲门。

    老王刚洗好澡,还抬起头闻了闻腋下有没有味道,连牙都刷了,就等邓洁送上门好好玩了,听到门响,他心理一动,随后就把门拉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