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收拾老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拉开门的一瞬间,老王也懵逼了,越过陈飞看了两眼之后,讪笑着说:“兄弟,你找错人了吧?”

    陈飞也是冷笑一声,直接没客气就钻进屋里一坐,老王有点气急败坏,心说这是从哪杀出来的程咬金啊,太把自己当人了也。

    没想到陈飞直接二郎腿一翘,下巴一点,对着老王说:“门关上,穿成这样,不丢人啊。”

    老王见状,赶忙把门关上,这个点儿走廊人多,在这个镇上他还是要脸的,但绝对不是屈服于陈飞的淫威才关的们。

    门关上之后,,老王眉头一皱就说:“你谁啊?”

    陈飞也没客气,直接从兜里掏出卡往老王面前一扔说:“赶紧的,把邓洁抵押物都拿出来,钱还你。”

    陈飞说完之后,老王才明白,这是被人涮了,当即十分不爽,有些怒火中烧的冷笑一声说:“这个钱得本人来还,你算什么东西,趁着我没发火,赶紧滚。”

    陈飞听完之后,不怒反笑,给老王笑的浑身起鸡皮疙瘩,最后他从怀里摸出刚买的刀,随手一甩,顺着老王的耳朵边子擦过去,哐当就扎在宾馆的门背面了。

    老王只觉得耳边一声历响,等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刀子已经狠狠的钉在宾馆的门上了,而且三公分的刀,活生生的顶进去两公分,这得多大腕力才能做到啊,刚才要是他稍微一动,恐怕这把刀子就不是扎进门,而是扎进他的脑袋了,本来他还想炸毛,现在一看就有点怂。

    但他们这种人,就是输人不输阵,气势还得再,于是就说:“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赶紧走。”

    陈飞看他哆里哆嗦还故作强硬的样子就想笑,心说现在这种人,总觉得自己很牛,动不动就装逼,气势他跟一盘子屎的区别就是他比人家少个盘子的区别而已。

    他顿了顿,站起来,笑着走向老王,一脸惋惜的看着他,把老王看的脊背发凉说:“你到底,到底要干嘛?”

    陈飞没说话,只是绕过老王,从门背后拔出刀,有时候这种不要脸的,你就不能跟他丫的讲道理,这就叫以暴制暴,虽然糙了点,但放在这个社会很实用的。

    随后,他走回原来的位置,坐下,把刀放在手里玩着,老王心里就跟着陈飞玩刀的手腕子一起一颤一颤的。

    两人好久没说话,之后,陈飞嘴角一撇,说:“你丫愣着干什么,赶紧的,把东西拿出来。”

    老王也不傻,他本来也没什么战斗力,现在陈飞还拿着刀,他根本打不过,他勉强的笑笑说:“你,你等会儿,我这就拿,小兄弟好手段啊。”

    说完,老王就去衣服里套股权的证书,陈飞一愣,这老家伙这么贼,肯能不会就这么给他的。

    想着,陈飞站起来,放轻了步子往前走了几步,果然不出他所料,这老东西根本没有拿抵押物给,而是正在撅着屁股捣鼓手机。

    陈飞冷笑一声,就坐在老王身后,说:“你要是想报警,那今天你能出去,你的某些部位可能就不出去了。”

    一说到某秀部位,作为一个资深老色坯当然只能想到传宗接代的地方,拿着手机的手瞬间便抖了一下,然后以为陈飞没看见似的,偷偷把手机又放回了口袋里,拿出邓洁抵押的股权证,说:“都在这了,你赶紧哪来来去。”

    陈飞拿过东西看了看,说:“老哥,不瞒你说,我刚从里边出来,尤其我听说你还姓往,我这辈子最恨姓王的。”

    老王看着满脸痞气的陈飞,感觉现在是欲哭无泪,没想到被邓洁那个小娘们耍了,而他浑身就裹了个浴巾,论什么也不是个儿啊。

    他看了看陈飞说:“我不报警了,你赶紧走吧行吗?”

    陈飞故意一脸惊恐的坏笑说:“那怎么行,我还有事儿没办完呢。”

    说完,站起来步步逼近老王,顺手把他身上裹得浴巾扒下来,拿起手机就是两张,要说他干这种事儿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那个手机上还有在沪都拍的一个老男人的丑照呢,不过再没见过,也就忘记了。

    看着老王的大白屁股,陈飞玩的开心,老王刚开始没想到陈飞会来着一手,连脸都忘了挡,结果就被陈飞钻了空子。

    陈飞拍完照说:“正好我一哥们儿有个这种网站,我也能给他送点素材,不过你确实有点小啊,老哥。”

    这句话把老王整的是又羞又怒,好色是人的天性,他也不过就是贪恋美色了点,这么大岁数了,至于没一小子搞得这么狼狈么。

    老王有点火,上来就要抢陈飞的手机,谁知陈飞腕子上一发力,就把老王的手按在木头茶几上了,然后一刀子狠狠的扎了进去。

    老王只觉得手一凉,随后杀猪一般的嚎叫便传满了整个宾馆,陈飞无奈的看着他说:“我说老哥,不用这么夸张,没扎着你,别装了。”

    老王眯着眼睛一看,吓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这把刀硬生生的从他两根指头只见插进了桌子,而且如此精准,力道也不输刚才钉在门上那一下。

    陈飞冷笑一声,说:“哎呀,这次没扎准,下次扎准点,再来一次。”

    说完,砰的一下就把刀子从桌面上拔出来,作势就要再来一下,老王一看,光着屁股差点没吓尿,赶紧连哭带嚎的说:“爷,你是爷,你到底要干嘛,东西也给你了,你放了我不行么?”

    陈飞呵呵一笑说:“这钱呢,我想再借一下,不过我没抵押物,你看行么?”

    老王此时那还敢跟陈飞说一个不字,命最重要啊,看他这样,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等脱身了再说吧。

    陈飞看他连连点头,才松了抓着他腕子的手,冷笑一声说:“钱呢,我会还你,但你要是敢报警或者报复邓洁,我就把你落照打印出来贴满全镇,看看咱俩谁不要脸。”

    还没等老王喘口气,陈飞接着说:“还有,以后在管你借钱的人,你特么不许坑人乘人之危,懂么?”

    老王点点点头,现在他只想这让这个祖宗赶紧把他放了,他哭丧着脸说:“我,我知道了,不报警,不报,你放了我。”

    陈飞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行了,咱们这怨就了了,你要是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就说,一次性说清楚,免得到时候事儿多。”

    老王捂着下身,连连摇头说:“没,没事儿了。”

    陈飞冷笑一声,拿着抵押物和卡走出了宾馆,留下老王一个人恨得牙痒痒,可是恨能怎么样,对他来说,八十万是小事儿,要是报警,这种高利贷性质的活动本来就不是法律保护的。

    如果这家伙要是真的把他在宾馆的果照贴在镇上,那他后半辈子也就别活了,家里那个死娘们肯定会作死的。

    所以这口气,在找不到好的办法能发泄之前,他也只能忍了。

    一天时间,陈飞拿着战利品回到村子,直接去找了邓洁,把卡和股权证往茶几上一扔说:“这种人你以后少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牛鬼蛇神欺软怕硬。”

    邓洁嗔了陈飞一眼说:“知道了,这卡你怎么又拿回来了?”

    还没等陈飞说话,大军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一看他的钱回来了,也挺高兴的说:“这回群娶媳妇就有门了。”

    听到大军这么一说,陈飞也有点好奇就问:“哎大军,你跟袁宁进展的怎么样了?”

    大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我觉得她妈挺喜欢我的。”

    陈飞没好气的白了大军一眼说:“跟他妈有什么关系,你要娶的是袁宁啊还是她妈啊?”

    大军憨憨的笑笑说:“其实她妈能开心点,我觉得我就有希望,虽然现在小宁对我态度还是不太热,不过没关系,总有好的一天。”

    陈飞看着大军的样子也欣慰的点点头说:“大军,这卡里有八,九十万,除了你姐的房款以外,你就拿去盖个小二层,要娶媳妇,不管是谁,咱也不能委屈了人家,要是你这辈子非袁宁不可,那咱们使使劲,在城里买个小房子,钱不够以后哥给你掏。”

    大军听了陈飞的话,差点没哭出来,自打退伍以来,除了他姐,就没人再对他这么好,陈飞就是他的再生父母,就是为了他把命卖了也值了。

    陈飞眼看大军一个一米九的大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有点不得劲,赶紧站起来制止说:“行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别在这腻味人,我得回去了。”

    说完,跟邓洁打了个招呼就往家走,其实他心里对于胖子的事儿特别愧疚,只能以后把这份好加在一起还给袁宁,就当是对这份愧疚的补偿了。

    就在陈飞往家的走的路上,突然接到王工的电话,里面焦急和喜悦参半,好不容易才说明意思,陈飞听得也是半喜半忧,说:“你们等着,我这就过去,等我到了,找研发间的人来开会!”

    说完,陈飞一路小跑着回到厂子,现在他必须要放下手里所有的事情,只对这关键的一次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