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 是救人还是名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奥莉薇亚看到陈飞整个人的画风有点突变,刚才还兴奋的像个未成年,此时又成熟的让她回去,此时她也搞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

    在天上呆的时间久了,总能思考很多,本来陈飞想征求一下王工的意见,让王工分析一下这个药有没有可行性,但是现在,他该注意了。

    直升机落地后,村民已经散了一大半了,还有几个半大的孩子还站在原地不肯走,也许是想看看它落地什么样。

    陈飞看到他们期待而狂热的眼神,像极了小时候的他。

    他笑了笑,从直升机上下来说:“跟我去厂里吧。”

    奥莉薇亚点点头,兴奋的说:“我们最快拿到药物就动身,回美利坚。”

    要说这种人这种来去自如简直没的说,毕竟人家是有私人飞机的,陈飞带着奥莉薇亚来到研究间门口,换上衣服直接就进去了。

    王工一愣,看着陈飞说:“陈总,你这是?”

    按照王宫的要求,研究件除了陈飞和邓洁之外,是不允许带任何人来的,此时看到奥莉薇亚进来,王工多少是有点抵触情绪的。

    陈飞笑了笑说:“这位是奥莉薇亚小姐,那个,王工,我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

    王工看看奥莉薇亚,又看看陈飞,总觉的有种不好的预感就荡漾在胸口,皱了皱眉,走到研究室外,坐在桌前问:“陈总,什么事儿?”

    陈飞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说明一下,不然贸然管王工要东西,玩意被怀疑他要拿这东西去杀人怎么办。

    随后,陈飞就说:“王工,这个女孩儿的朋友得了一种非霍奇金淋巴瘤,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病,医生基本已经放弃治疗了,你觉得我们的药怎么样?”

    看上去陈飞这两句话似乎有点驴唇不对马嘴的,但也正说明了其中含义,这么一提点,王工应该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他也知道王工在担心什么,也许跟他担心的是一样的东西,这东西说白了,只是一个研究出来的药剂,能有效,固然是好,如果无效或者把人治死了,那这就相当于蓄意谋杀,可是要判死刑了。

    也许在陈飞看来,它只是一种药而已,但作为专业人士的王工就不这么觉得了,这不但是药,还是毒,试问,在没明白之前,谁会把毒放在别人身上呢?

    王工想了想说:“虽然按照报告上来说,这种药物对癌细胞可以说是有奇效,但你要知道,是药三分毒,谁知道它的副作用是什么?”

    陈飞随之沉默了一下,说:“王工,我知道你的意思,也许单纯对于药物的药性来说,我的看法是肤浅了点,但是这姑娘的来头不小,如果我们能把这姑娘的朋友治好,或者缓解了,意味着我们的药品会得到认可,这直接就省去了所有开发和试验的时间,我们也能利用这个做自己的品牌了不是么。”

    王工听着陈飞跟他说这些大道理,他也明白,但是他只是一个生物工程师,不是一个商人,他必须为他研制出的药品负责。

    而不是以为的想要谋取眼前的利益,如果这个项目要一直被耽搁,那就耽搁好了,他宁愿一辈子不见光,也不想把一个半成品拿出去用。

    陈飞看王工的脸色,都觉得这事儿很有可能是谈崩了,他肯定是不会把药交出来了。

    两个人的谈话突然中止,都僵硬的在原地,谁都没有在多说什么,王工在陈飞的公司地位很高,毕竟你想发财还得全仰仗人家。

    王工之前在京都的月薪二十多万,现在拿着陈飞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在这个小山村没日没夜的研究,他怎么可能不尊重人家。

    之前陈飞还没发现,现在才明白,王工绝对是老固执的类型,要真想把这半成品搞出来不是不可能,但肯定得跟这老顽固翻脸。

    陈飞现在也是着急,僵持了片刻之后,他终于开口说:“王工,我相信你,把东西给我吧。”

    王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瞪了陈飞一眼,冷笑一声说:“我当你多有品德呢,原来你也跟那些唯利是图的奸商一样。”

    这句话说的陈飞可扎心了,妈的,他要是唯利是图,早就把这个半成品卖了,然后自己只做一个生产商还当什么研发商啊。

    做做流水线,省钱省力省心,干嘛费这个劲,还免去一大半麻烦。

    怪不得这倔老头老抄老板的鱿鱼,性格决定一切,反正现在已经这样了,说句不好听的,奥莉薇亚那个朋友,已经是个死马了,根本没的治,陈飞这也完全就是死马当活马医而已。

    王工有点气愤的直接摘掉手套扔在桌上,转身就要走,陈飞知道,按照他的脾气,这事儿不管能不能成,以后的研究王工肯定都不会再插手了。

    他看着王工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可是王工走到一半的时候,又冷着脸折回来了,指着陈飞说:“我警告你,往人身上用最好小心,提前签个协议,别最后弄个官司再缠到我身上。”

    说完之后,特别潇洒的走到门口,把无菌服一脱,摔到地上就走了。

    这一摔,就跟摔倒陈飞脸上没什么区别,但陈飞脾气好,而且以后肯定还有用得着倔老头的地方,也就忍了。

    陈飞摇摇头,转身走进研究室,奥莉薇亚正跟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见他进来,也立刻停止了交谈。

    进来之后,陈飞直接看着小于说:“把密码库打开。”

    小于先是一愣,然后看着一脸严肃的陈飞说:“陈总,老师之前说,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把它拿走的。”

    陈飞本来因为刚才王工的事儿就生了一肚子的气,现在连小于也要跟他唱反调,这个工厂的老板到底是谁?

    想着,陈飞内心突然升出一股怒火,狠狠的燃烧着他的整个神经,他伸出手狠狠的一拍试验台,紧紧拧着眉头说:“我再说一遍,给我把门打开。”

    奥莉薇亚和其他人都被陈飞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他们都一样,从认识他到现在为止,谁都没有见过他真正发火是什么样的。

    小于更是有点哆嗦,拿钥匙的手都有点发抖,把所有保险门都打开之后,陈飞看着那黄澄澄的液体轻轻笑了笑,眉眼间藏不住的无奈。

    他看着小于说:“这玩意怎么用?”

    小于刚才被陈飞吓了一跳,此时说话也有点不利索的说:“那,那个,一次一支,每星期一次。”

    陈飞拿着手里的药,突然坚定了什么似的咬咬牙,这次,他必须要成功,虽然可能不成功也不会追究刑事责任,但如果不成功也就说明这个药物是完全失败的,以后也没有什么能在崛起的可能了。

    陈飞冲着奥莉薇亚笑了笑说:“把这个拿回去给你朋友吧,我相信应该有用的。”

    两人一起离开了研究室,小于他们也很纳闷老师怎么出去了就再没有回来呢。

    陈飞现在完全是在赌,用他的全部身家,赌这个药到底有没有效果,也是在用这个药,赌别人的命。

    从厂子出去之后,陈飞的面容上越发的阴沉,奥莉薇亚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他这个样子,也不敢跟他说话,只是在后面默默的跟着。

    陈飞的手里握着药物储存盒,整个人的神经都崩的很紧,这一刻对他来说是很严肃的,毕竟这关系到他公司的生死存亡。

    他的手用力的握了握,勉强的笑笑说:“把这个带回去把。”

    奥莉薇亚正中的点了点头,陈飞想了想接着说:“但是你把这个带走之前,我必须告诉你,这个药物本身是有病毒性的,而且至今为止没有进行过任何人体细胞试验,如果在你朋友身上没有效果并且适得其反,说不定你朋友就会立刻毙命。”

    奥莉薇亚本来接过储存盒的手一抖,她不是不明白陈飞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东西很可能会是一个双刃剑。

    陈飞看着她说:“刚才我也跟你说了,剩下的,我需要一份免责协议,一旦这个药的副作用让她丧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奥莉薇亚本来还算轻松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了,看来这是一个危险的东西,但不管怎么说,也只能赌一下了。

    当晚,陈飞跟奥莉薇亚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连夜飞往美利坚,本来他是不打算去的,但是为了这个免责协议,他也要去试试,而且他朋友的医生肯定也不会允许一个三无产品直接给病人注射吧。

    所以在用药之前,肯定会有研究的。

    想到这一点陈飞突然愣住了,之前王工一再嘱咐,这个药一定不能让任何人拿去研究,这怎么办?

    陈飞想来想去,药已经拿出来了,现在再放回去才是打脸,他是不会退缩的,既然不让研究,那就悄悄注射不就完了。

    这是一个好主意,之前陈飞怎么没想到,从他们村到京都的直升飞机上,陈飞就悄悄跟奥莉薇亚说:“我想好了,免责签完之后,这个药只能我注射,你问问你朋友行么,不行趁着没走远,赶紧把我放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