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憔悴的女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随后,那种痛苦似乎随着女孩逐渐的清醒过来,而变得更加难忍,她整个人蜷缩成了一个团,不停的嘶喊着。

    医生听到动静之后迅速跑过来,几个人死死压住她不让她乱动,剩下一个医生立马再一次准备镇定类药物,以麻痹她的神经。

    这一刻陈飞才明白,人类究竟有多脆弱,也许跟这个女孩相比,曾经听过的再痛彻心扉的喊叫都是小意思了。

    他紧紧的抿着嘴唇,突然明白了像奥莉薇亚这么开朗的女孩,到底为什么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哭的死去活来的。

    陈飞的心里也被揪成一个疙瘩,久久放不开,分分钟之后,女孩似乎再一次陷入了沉睡中,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医生告诉奥莉薇亚,杰克逊小姐刚做完骨髓抽取和化疗,这让她非常的痛苦,并且在跟之前相比,一毫克的镇静剂已经不能压制这种疼痛了,现在她经常会疼醒。

    奥莉薇亚听完之后,眼泪就在眼眶里转悠,别说她了,陈飞心里也不怎么好受,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死神,似乎在无形中掌握着别人的命运。

    陈飞看着奥莉薇亚把女孩粘在枕头上,已经脱落的头发收拾起来,一根根的,最后都能有指头粗细的一小撮,他也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时候,奥莉薇亚突然开口说:“其实那天你跟别人聊天我都听到了,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你看看她的样子,上帝,真希望我能分担一点她的痛苦。”

    陈飞突然反应过来,奥莉薇亚这是在跟他说话,只是他不知道怎么接话而已,谁也不愿意看着自己最亲的家人和朋友遭到这样的劫难。

    如果说在没见到发病之前的杰克逊小姐,陈飞还有那么一丝犹豫的话,那现在,他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好想的了。

    中国华夏总是有些奇奇怪悖论,谁都有信仰,比方说他们不停的祷告上帝,祈求上苍的怜悯,祈求耶稣来宽恕他的子民。

    那陈飞也有一个信仰,在中国佛教之中有一句话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浮屠就是宝塔的意思,也就是说,救一个人的功德,比得上你造七级宝塔的功德,那他还有什么好迟疑的呢?

    所谓不成功便成仁,不管是哪一个结果都好,他也不愿意在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仅剩的一个月生命中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想着,陈飞攥紧了拳头,王工之前的药物报告他都仔仔细细看过,其中有一篇,就跟那个什么药物的使用说明一样,按照那上面的操作,应该没有那么难。

    他们就这样坐在庄园三层尽头的一个屋子里,久久都没有说话,只是三个人沉默着,两个醒着的,看着一个仿佛沉睡中的少女。

    陈飞叹了口气,良久才说:“等他醒了之后,我们就着手准备吧,但还是要看看她的意见。”

    其实奥莉薇亚大都知道,在这之前,不管出于一个什么样的原因,陈飞一定是在推脱什么,这样的责任没有人会不怕。

    所以她才想让陈飞来亲自看看,被病痛这么折磨到底是有多可怕。

    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好好的一个人就变成了这样,对于她来说,没有比失去最好的朋友更难过的事儿了。

    后来的一个多小时里,陈飞他们就在这个房间里坐着,除了被挡着光的窗帘,还有医疗仪器的声音。

    陈飞在里面呆的不舒服,怎么听这种声音都觉得像是死神在慢慢接近的感觉,他想透透气,可是又怕她突然醒来。

    她的状态比陈飞想象的还要糟糕的多,现在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等她醒了,询问之后,第一时间让她签字!

    奥莉薇亚一直沉默着,突然,她觉得抓着的杰克逊的手突然一紧,有一股微弱的力道也同样回了她一下。

    她赶忙去看,只见杰克逊轻轻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里有种说不出的惆怅。

    奥莉薇亚赶紧叫来陈飞,他走过去,对她说:“要不趁现在问问她的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奥莉薇亚才贴在杰克逊耳边小声说了一下她带着陈飞来的目的,随后,杰克逊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慢慢把头转向陈飞,点了点头。

    陈飞冲他笑了笑,但他知道,这个笑很勉强,面对这种关于生命的东西,谁能笑的开心呢。

    杰克逊还在奥莉薇亚的耳边小声说着什么,陈飞从包里拿出纸笔,这个免责协议还是要签的。

    把东西递到奥莉薇亚面前的时候,她缓缓抬头,说:“刚才她讲了一个故事给我,她说,在她刚知道这个病的时候,看过一个得渐冻人症的男人在机构里安乐死的视频,一个生命,就这么渐渐在所有人面前停止呼吸,真的很震撼。”

    “她说,在你来之前,她已经向机构申请安乐死了,这种痛苦她有点受不了,所以,就算你的这个药导致了相反的效果也没关系,死亡也是减轻痛苦的一种方式。”

    陈飞点点头说:“那就行,不过现在她应该是刚做完化疗,还不能做吧,但是我们需要准备点东西了。”

    奥莉薇亚把免责协议放在杰克逊身前,她缓缓抬起插满了管子的手,虚弱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差不多下星期可以注射了,不过也难说,她已经痛苦到这种程度了,不知道需不需要提前注射。

    杰克逊家的庄园有不下三十个房间,陈飞可以随便挑一间自己喜欢的休息。

    他随便找了一间背光的,直接把行李一扔就准备睡觉,这次他的身份是奥莉薇亚的朋友以及一个医生,关键时刻绝对不能露怯,但保证不露怯的前提就是先想办法休息好了,之后再说。

    一晚上的飞机,让他确实很累,但因为时差的原因,他根本睡不着,如果没有表的话,他的时间很可能已经乱了。

    在飞机上的时候是晚上,现在还是晚上,翻来覆去了一会儿,陈飞还是睡不着。

    他从床上翻腾起来,推开门,走到三楼,想看看奥莉薇亚干嘛呢,只见杰克逊房间的门虚掩着,他有点好奇,就走过去看。

    只见奥莉薇亚紧紧握着杰克逊的手,杰克逊虽然虚弱,但比刚才好的多了,两人似乎在说什么知心话,陈飞也不好打断,就又默默退出去了。

    在庄园里转悠了一会儿,陈飞突然觉得很孤独,不知道是这房子太大了还是怎么的,那种莫名去其妙就在不知不觉中侵入人心的孤独突然笼罩过来。

    这让陈飞想起,之前一个人在泉城,那时候上夜班,几乎都是凌晨好几点才睡,醒来的时候,几乎又是晚上,那种一个人从黑暗,历经到另一种黑暗的过程,那中间产生的孤独真的足以要了人的命。

    而现在,他就有这种感觉,为了赶紧缓解这种不痛不痒又能让人很不爽的感觉,陈飞决定出去走走。

    走到庄园门口陈飞默默的叹了口气,通向庄园大门的这条路起码有两公里,而且人家门口,停着一辆飞机,对没错,家门口停飞机。

    虽然很浮夸,但也把陈飞这种**丝狠狠的完虐了一把,要从庄园走到大门口,估计要一段时间。

    就在陈飞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去的时候,之前带他们进来的英国管家走过来,非常有礼貌的用华夏语问了一句:“请问先生需要什么?”

    陈飞问他说:“我现在想出去走走,但是太远了……”

    英国管家有点抱歉的说:“对不起先生,美利坚现在是宵禁时间,您不能出去,如果需要的话,明天我会派车送您出去。”

    陈飞瞬间尴尬了一下,摆了摆手说:“额,那个,明天再说了,对了,这么大的庄园怎么都没什么人啊?”

    管家非常绅士的笑了笑说:“小姐需要安静,而且因为之前工作的关系,她并不会经常在洛杉矶,甚至美利坚。”

    陈飞哦了一声,耸耸肩说了声谢谢,转身又回了庄园。

    这时候正好碰上奥莉薇亚从杰克逊的房间里出来,她看着陈飞似乎有点惊讶的问:“你不是睡觉了么?”

    陈飞干笑了两声说:“姐姐,有时差我睡不着,对了,你朋友怎么样了。”

    奥莉薇亚沉默了一会儿说:“她非常同意,但她的医生团队似乎不太同意,明天等她好一点了,必须当面把这个事情商量好。”

    陈飞点点头,人命关天,多商量未必是什么坏事儿。

    第二天陈飞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奥莉薇亚来敲陈飞的房门,看见陈飞刚起来,有点急了,说:“大家都在等你。”

    陈飞瞪了奥莉薇亚一眼说:“你急什么,不知道真正的大神都是最后一个出场的?”

    说完,便胡乱穿了一件衣服走了出去,打着哈欠走到杰克逊的房间门口。

    里面的医生一个个穿着白大褂,看上去非常专业和严谨,再看陈飞,鸟窝头,睡衣上随便套了个外套,看上去十分邋遢。

    现在鬼才会相信陈飞会医术,或者他拿出来的会是什么特效药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