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蛇蝎美人的暗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旁边的男人都惊呆了,不过这种手法是酒吧女人的惯用伎俩,他们通常都会把这种危险和怒气转移到别的男人身上。

    两个男人一旦打起来了,那就没他什么事儿了,趁机走就可以。

    但是对于别的男人而言,被女人吻的那一个,如果质量不好,就可以直接忽略,或者揍一顿以示雄威。

    很显然,对于纹身哥这些人来説,陈飞就属于那种质量不好的。

    身子看上去单薄不说,还有种比较怂的又弱的气质,纹身哥往前一步,当着卡洛琳的面直接把陈飞拎起来。

    陈飞现在整个人还陷入在卡洛琳勾人红唇的魅惑里不可自拔呢,就被人直接拎着领子抓起来了。

    相反的,卡洛琳正在饶有兴趣的看着陈飞,眼神中依旧充满了挑逗,让人某火横生。

    她看着陈飞被纹身哥从凳子上拉下来,整个人像一团烂泥一样被人拎在手里。

    随后,纹身哥冲着身后的人嘲笑说:“嘿,这个华夏的小子很没用啊,怪不得华夏人都叫东亚病夫。”

    这句话惹得设呢后一阵哄堂大笑,纹身哥接着对卡洛琳说:“我相信你喜欢这种男人是因为你下面太紧,不喜欢大鸟,不过跟哥哥在一起你一定会爱上的。”

    陈飞现在才发现,这个酒的劲儿竟然这么大,被拽下来的一瞬间,让他有点头晕目眩的,整个人有点站不稳,看起来像是个软脚虾。

    陈飞低着头打了个酒嗝,一股子辛辣的气息从喉咙里翻上来,顶的他差点干呕一嗓子,但他忍住了,站稳之后,他一手拍掉还抓着他领子的手,说:“你刚才说什么?华夏人怎么了?”

    纹身哥看陈飞似乎稍微清醒点了,依旧带着嘲笑的语气说:“忘了告诉你,我的中文名字是李小龙。”

    陈飞眉头一皱,双拳紧握,随着一声冷笑,周身腾起一阵肃杀之气,说:“哦,巧了,我叫叶问。”

    听到这个,卡洛琳捂着嘴慵懒的巧笑几声,看着陈飞,在华夏,小孩子都知道叶问是李小龙的师父吧,不知道这几个侮辱李小龙名字的杂毛知不知道。

    纹身哥似乎有点不明白,瞬间在陈飞面前比划了一下:“华夏人,不行。”

    他是洛杉矶一股黑色势力的小头目,按说这个酒吧也算是在势力管辖范围内,自从第一次在这里见过卡洛琳之后,便对她念念不忘,从那以后就经常来这里堵她,也算是碰运气。

    可惜了,今天好巧不巧的就连卡洛琳带陈飞一起碰上了。

    陈飞听着纹身哥嘴里的华夏人和不行的时候,面色一凛,活动了一下脖子,带的关节一阵咔吧作响,给纹身哥他们也吓了一跳。

    陈飞在回归社会之后,总是忘记虽然时间短,但好歹他也是当过特种兵的人,虽然在出事儿的第一时间还是懵逼,那也算是习惯性反应。

    但在国外,我们总是说,祖国母亲,你妈在外边被人骂了你啥心情,所以,你可以说他怂,但你不能带上华夏两个字。

    陈飞手一伸拿起一杯特基拉,左手瞬间就捏住了纹身哥的下巴,他的速度极快,纹身哥根本就没来的急反应,下颚的骨头已经被陈飞的两个指头死死的钳住了。

    随后,陈飞的左手稍微用力往下一拉,只听咔吧一声,纹身哥的下巴竟然硬生生被他给拉脱臼了。

    体会和想象一下不用嘴巴,光是用喉咙发出的惨叫是什么感觉,陈飞当然不会给这个出言不逊的杂毛这个嚎叫的机会,一杯特基拉顺手就塞在他嘴里了。

    那种正在好叫的时候被直接灌一杯烈酒的感觉,估计会呛到他妈都认不出来他,

    陈飞笑嘻嘻的看着纹身哥,嘴里塞着子弹杯,咳不出来,却又被呛的难忍的样子,简直不要太爽。

    剩下的几个一看纹身哥吃亏,有人直接搬着凳子准备砸了,陈飞叹了口气,好好的喝杯酒怎么就这样了,四周安静的喝酒的人瞬间都被惊的四散跑开。

    陈飞轻松一手抓住准备砸他的椅子,手腕用力一扯,右腿抬起,猛地屈伸,也就是我们所谓的踹,依然是一声闷闷的响声,那个想动手的人惨叫一声,便跪在地上了。

    陈飞这一脚,可是结结实实的踏在那人的膝盖上了,而且喝了酒的人,本来就没轻没重的,难说他会不会骨头碎了。

    那个嘴里被塞杯子的发现在,杯子好像取不出来了,陈飞就站在一边抱着胳膊笑嘻嘻的看着他含着杯子流口水。

    这些人也不是傻子,都成这样了,在这逞能也很没意思,是万万没想到一个看起来瘦弱的华夏小子竟然会这么强悍。

    搞定了这些人,陈飞也没什么心情喝酒了,而且洛杉矶的宵禁时间也要到了。

    陈飞准备结账走人才发现,卧槽,现在他哪来的钱,别搞笑了,华夏的银行卡在洛杉矶也不能用啊,之前吃饭的时候点餐也没给钱,但好像人家没管他要,他那会儿脑子乱哄哄的,也忘了。

    卡洛琳看着刚才还十分刚硬强悍的陈飞,此时上下一起摸索的窘迫样子笑了笑说:“今天的酒我请。”

    陈飞赶紧摇摇头,本来他也不想欠别人人情啥的,更何况这还是在老美的地盘上,他就更不想欠什么了,走到哪咱也得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华夏汉子不是么。

    从他摇头之后,卡洛琳果然就没有再提请陈飞这事儿了,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跟个猴子一样的在身上乱摸。

    摸到最后陈飞也放弃了,现在要是给他个搓澡巾,说不定还真能搓点精华下来,钱肯定是没有了。

    玉石,陈飞很打脸的走到卡洛琳身前,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我那个,刚来这儿不久,身上没有美金,要不这顿算我欠你的,下次还你。”

    陈飞说完这句话,门突然想到,这特么也是变相二次约女孩儿的技能啊,但他刚才说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他想是这解释一下,免得被人误会,毕竟这种方法老掉牙了,因为约妹的意图太明显。

    但还没等陈飞真的说什么,卡洛琳便从她的机车服口袋里摸出一管cl的口红,酒吧的灯光下,一晃一晃的,能看的出来,这颜色特别适合她,鲜艳的像是开在归途中,黄泉路彼岸花的颜色,充满着死亡和诱惑的味道。

    她扯过陈飞,撩起他的衣服,在他紧绷的下腹上用口红写上了一组号码,转身出门的瞬间还做了打电话的动作。

    就把老板站在吧台里,对着陈飞也露出一脸羡慕的神色,说:“华夏功夫很厉害,小伙子,这女孩很辣,她会很渴望再见到你。”

    陈飞耸耸肩,心说废话,这么漂亮,谁不想再见啊,就问:“她经常来这里吗?”

    老板摇了摇头说:“不是,第二次,算上这次的话。”

    陈飞哦了一声,跟老板告别也走出了酒吧,身上还留着卡洛琳用口红写出的电话。

    门口早没了卡洛琳的踪影,陈飞只能撇撇嘴,坐上回去的车,在洛杉矶,如果有女孩在男孩的衣服上用口红写上电话,那就说明这女孩大有要泡你的意思。

    陈飞也忘了这句话是上高几的时候从小说上看到过的了,但刚才卡洛琳在陈飞某部位上面一点用口红写电话的时候,那感觉简直要上天,今天一天遇到的未免有点刺激,偶遇?那也太特么爽了。

    不过也就是那几个小混混没想到陈飞的战斗力,也是恰好他塞了个杯子在他嘴里拿不出来,要不然今天没有这么简单就能过去。

    陈飞想着小腹上一串数字,就觉得一阵肝儿颤,这种女人,脸上就写着危险勿近四个字,简直就是毒药级别的,虽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这美人儿绝对不是淑女,还是别招惹的好。

    回到庄园,刚刚好宵禁的时间,陈飞也不得不感慨他的把控力,要不是因为这儿还住着个病人,刚才再在酒吧他就追出去了,

    陈飞回房间洗澡的时候,对着镜子唇角一动,随后将那组数字印在脑子里,然后拿起毛巾擦掉了那一抹刺眼的红色。

    接下来的时间时间里,就要准备给杰克逊做药物化疗了,但愿上苍保佑,他一定要成功。

    水柱浇在陈飞身上,让他原本喝了酒的脑子清醒了些,洗完澡,他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整个脑子里想的,都是玫瑰和笔记本主人。

    他们竟然会在这里遇到,究竟是不是巧合?还有那个字体,罗斯柴尔德家族,吧本就复杂的疑团搅的更是一团糟糕。

    陈飞翻了个身,虽然在临走之前,玫瑰说,他一定还会找她的,但在变成事实之前,就当做不知道吧。

    会后,陈飞闭上眼睛,想好好睡一觉,总觉得,暴风雨就要来了,接下来的一大部分时间,就在也不可能这么舒适和安逸的躺在床上睡觉了。

    一夜好梦,因为喝了酒的原因,陈飞睡得格外踏实。

    第二天很早的时候,陈飞就醒了,换好衣服,就准备去看看奥莉薇亚,他敲了敲她的房门,没人应答,他便自己推开门去看,结果发现,屋子里面竟然没人……

    第479章:莫名的失踪

    他抱着一肚子疑问,这个时间奥莉薇亚能去哪里?难道是出去吃早饭?

    随后,陈飞走向杰克逊的房间,这小妮子还真是姐妹情深啊,一天两夜了,她不吃不喝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推开杰克逊的房门,陈飞才发现,奥莉薇亚也不在这个里面,那她去干吗了?

    按理来说,奥莉薇亚不可能把陈飞一个人扔在这么大的庄园里,然后自己消失啊,这是怎么回事儿。

    陈飞刚准备出去,就看到那个身材高大的医生拿着一个文件夹进来,几个人算是又不折不扣的打了个大照面。

    两方的态度依旧不那么友好,但现在陈飞想知道奥莉薇亚去哪了,他们一直在监护杰克逊小姐,也许他们能知道也说不定呢。

    随后,陈飞他低了语气问:“你们知道奥莉薇亚去哪儿了吗?”

    几个人特别默契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摇摇头说:“没有。”

    陈飞哦了一声,准备自己去找找看,心说这几个人回答的太齐了吧,外国人就这么有默契么,那真是厉害了我的哥

    他是想找到奥莉薇亚然后研究一下注意事项的,关键是跟杰克逊小姐本人,她那身体状况也研究不明白啊。

    想着,陈飞把这栋庄园里大大小小的房间全都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奥莉薇亚的影子。

    陈飞突然有点怀疑,庄园也就这么大了,她一个小姑娘能去哪,而且她朋友还得着重病,按理来说不应该啊,就算有急事儿离开她也应该先说一声啊。

    既然房间里面没人,陈飞把他们庄园里的人也问了一遍,都说没有看到奥莉薇亚人在哪里。

    陈飞掏出手机,给奥莉薇亚打了两个电话,但没有接,反而弹出了一个提示信息,大概意思就是现在没人接,按几可以留言之类的。

    陈飞照着做了之后给她留言说:“哎,我说小姐姐,你丫去哪了能说一声么,我觉得咱们那个药可以提前用了。”

    随后,同样的内容,他又给奥莉薇亚发了微信,希望她能快点看到。

    偌大的庄园,陈飞把这些房子都翻遍,也就差不多到中午了,他还真有些担心,一个把他不远万里从华夏带过来的人突然就这么一声不响的消失了,他心里肯定不得劲啊。

    最后,陈飞决定先不找了,她应该不会是这种放着朋友不管的人,就算不为了他,为了杰克逊小姐,她也一定会回来的吧。

    陈飞回到杰克逊的房间里,她依旧带着氧气罩,只不过现在她是醒着的,周围没有医生在,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护工。

    陈飞对着护工表示了一下,那人就点点头出去了。

    陈飞拉了个凳子,坐在之前奥莉薇亚坐的位置上,看着杰克逊日渐消瘦的脸,轻轻说:“你放心吧,别有什么压力,肯定会好的。”

    杰克逊点点头,问陈飞:“奥莉薇亚呢?”

    她说话很费劲,因为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了,不过面对这一个弱弱的问题,陈飞只想握了个大草的,心说尼玛之前她不是一直陪着你的吗,我还想找她呢。

    但是面对一个躺在病床上的小姐姐,陈飞还是忍了,小声说:“她多久之前离开的?”

    杰克逊愣了一下,说:“昨晚还在,后来我睡着了……”

    陈飞点点头,示意她不用再说了,心说,这小小绝对不是睡着了,估计是晕过去了,每天这么痛苦的感受里,谁能大言不惭的睡着。

    陈飞坐在床边,看着杰克逊的样子,别说,还真跟奥莉薇亚长得有那么一点点像,不过这小姐姐沧桑的病颜都这么好看,要是能好起来,肯定也是个惊为天人的主。

    陈飞坐了一会儿,既然奥莉薇亚不在,那这事儿也就只能跟她本人商量了:“我的意思是,可以提前用药,你说呢?”

    杰克逊看着陈飞,随后唇角淡淡的笑了笑,说:“没关系,我可以的,我已经交代了,剩下的我已经交代给奥莉薇亚了,包括注射的时间,你去找她商量就好。”

    陈飞点点头,这他就放心了,既然能有个做决定的人,相对来说就简单多了。

    陈飞站起来,把还挂着吊瓶的她的手放进被子里,安慰了两句,出去了,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赶紧找到奥莉薇亚。

    走出杰克逊的病房,陈飞回到自己房间,就算他昨天喝酒喝得有点懵逼,也还记得那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玫瑰,还有那个跟她长着一样深邃眼睛的**美女,他冥冥中觉得这三人似乎有啥关系。

    长的像也算是一种过错?当然不是,关键就在卡洛琳根本不是经常去那个酒吧,怎么偏偏好巧不巧的就在陈飞去的时候去了呢?

    要是找以前,陈飞根本不能想到这种细节,总觉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好像瞬间开窍了或者是智商高了。

    他想快点结束这边的原因,虽然私心是想验证一下这个药物到底是不是有奇效,如果真的有,那这个药能带出来的价值就不只是上亿这么简单的了。

    还有一件事儿,就是关于这个玫瑰,跟那个笔记本的主人到底有什么关系,他是想回去在仔细看看那本笔记,说不定会有什么蛛丝马迹之类的。

    其实要说这种事儿,还是直接问的比较直接和靠谱,但他现在绝对不可能承认他的身体里真的有这个。

    而且关于这个指环的用法,一切都还过于笼统,就像许慕青说的,王霄之前肯定也得到过这个指环,但是指环并没有选择他,也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陈飞突然有对岸明白,玫瑰为什么说,他以后一定还会找她了。

    他坐在床边苦笑了两声,摸了摸左手中指,而中指似乎有感应似的,竟然有点微微发热,他一愣,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融会贯通。

    随后,陈飞躺在床上,借着来自美利坚微弱的月光看着手指,跟正常人没有人么卵区别,但有时候,平凡的人被加载上不同的命运,也就便的不同了吧。

    这是陈飞来美利坚的第二天,就如此无聊的荒废过去。

    第三天的清晨,似乎没什么阳光,天上蒙着一层说不出的阴霾,陈飞已经调整好了时差,看看表,现在差不多九点。

    他站起来,收拾好以后就出门去找奥莉薇亚,这小妮子消失了一天,今天也该出现了,按照华夏的法律,消失二十四小时就可以立案,这眼看就要到了,她不管干嘛应该回来了吧。

    陈飞起床之后第一反应就是先去检查了奥莉薇亚的房间,门是半掩着的,床上的被子和床单一如既往的平铺着,连个坐过人的痕迹都没有。

    陈飞皱着眉,在房间里看了一遍,奥莉薇亚的日常用品也都放在一边,似乎完全没有动过,跟昨天他来看的时候一模一样,

    陈飞转身出门,几乎是小跑着到了杰克逊的房间,几个医生已经在仪器上抄写什么东西了,但是依然没看到奥莉薇亚的影子。

    陈飞狠狠骂了一句卧槽,奥莉薇亚的突然消失绝对是有问题的,电话依然打不通,微信也没有回过,她平时绝对不是这种人。

    难道要报案?陈飞皱着眉头,但不放过任何一丝希望,有些焦急的问那个为首的医生:“看到杰克逊小姐的朋友了吗,我现在必须找到她,跟他商量药物注射的事情。”

    高个子一声扬了扬眉毛说:“我们没有看到,请你出去,我们在为三天后的化疗做准备。”

    陈飞突然有些急了,三天后,化疗?

    陈飞并没有决定三天后就进行药物注射啊,这些人什么意思,还没等陈飞反应过来的时候,其中一个医生已经将一管药物注射进了杰克逊手臂滞留的软针里面。

    陈飞有点急了,问到:“谁给你们的权利这么做?之前杰克逊小姐说过,关于注射药物问题,她已经交代给了奥莉薇亚。”

    高个子医生故作无奈的耸耸肩说:“对不起,陈先生,我似乎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么,现在奥莉薇亚小姐在哪里?”

    被这样逼问了一句,陈飞竟然无话可说,可是这么重要的时刻,奥莉薇亚竟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陈飞想了想,说:“好啊,现在正好你们都在,可以亲自问问杰克逊小姐。”

    刚才不知道给奥莉薇亚注射什么药物的医生呵呵一笑说:“很抱歉,为了三天后的治疗,我们刚刚给她注射了强性镇定类药物,她现在可能已经在沉睡了。”

    “卧槽。”陈飞不顾形象的大骂了一声,几个医生有些得意的离开了房间。

    陈飞有些气急败坏的坐在病床上,看着杰克逊憔悴的面容,如果再来一次他们那种化疗,一定会让她痛不欲生的,而且她的身体,真的没有办法再撑一次了,可是就算他不管这些人,强行注射他的药,但关键问题是,药呢?

    药物在庄园的保险库里,而保险库的密码只有奥莉薇亚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