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月下黑影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根本不知道他的自控能力到底有多少,对于除了密码库以外的另一个门,他决定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万一看到什么特别牛逼,他又恰好喜欢的东西,那肯定要控制不住剁手了,伸出去的手动了动又收回来了。

    随后,陈飞摸了摸怀里的药盒子,咽了口唾沫,刚才从别墅到这个葡萄园,来回时间差不多三十分钟左右,就是不知道那个爱宅如命的老管家会不会有晚上来巡庄园的习惯。

    陈飞小心翼翼的关好灯,把地窖顶开一个缝隙,往周围看了一圈儿,确定没有动静之后,才从里面爬了出来。

    好在这个宁静的庄园没有什么夜猫子,不然这个点儿应该都是巡逻者倾巢出动的时候。

    出去之后,陈飞特地选了一个比较绕的路走,这样就算有老管家来巡查,也肯定不会走相对来说比较偏僻的路。

    回去的路,因为很绕,所以时间相对长了一点,陈飞边走边思考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他从三楼上下来是很容易,但是怎么上去?

    第二天一早,那帮医生肯定会来检查陈飞的房间,不管会不会确定有误,估计就在今天他们就会给杰克逊小姐做化疗了。

    陈飞走到他跳下来的窗户下面,看着漆黑的窗口,他肠子都要悔青了,妈的当初找房间怎么就没找个矮一点的,现在倒好,光能下来,上不去了,还挺尴尬的。

    陈飞蹲在窗户后面的一个矮木后面,虽然现在上不去,他总不能像个傻子一样站在窗户底下看着。

    黑暗中,陈飞蹲着琢磨,突然,月光下闪过一个黑影,刚好被他用余光捕捉到。

    陈飞心里一惊,瞬间往后缩了一下,但看那黑影似乎也是穿了一身黑衣,形色匆忙,十分谨慎似的。

    但因为陈飞也是黑衣,又在又树影隐蔽,那黑影匆忙一下也未必就能发现他。

    陈飞没敢动弹,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敢发出太大声,眼睛却借着皎白的月光死死的盯着那黑影的动向。

    因为他是蹲着的,没有参照物,所以也看不出黑影的身高,只能看清楚他身材很匀称,从他的胸部并没有凸起的状况来看,这货应该是个男人。

    陈飞轻轻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黑影来的方向似乎也是葡萄园的方向,他瞬间心里一顿,难道说,他也是从地窖出来的?

    陈飞很想否认,因为刚才短短的四十多分钟里面,他根本就没跟这个人打过照面,如果他去了,按照时间上来估算,他们应该会在地窖里遇见,没理由这么巧刚好谁也没看见谁吧。

    那黑影接近房子大门的时候,瞬间拉开一个缝隙便进去了,陈飞出来的时候大门应该是关着的,所以这黑影难道是光明正大的走出去的?

    如果现在表情能被具体化,估计就能看见月光下,蹲在后面的陈飞一脑袋问号。

    黑影进去之后,陈飞才从树影后面站出来,他突然哦了一声,难道说,之前地窖里,另一个房间的动作就是他发出来的?

    想到这,陈飞浑身立刻起了一层白毛汗,人那要这么说,在陈飞进去之前,这个人很可能已经进去了。

    想想都有点细思甚恐,也就是两个人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却互相不自知?

    陈飞实在是不明白,这人进去是干嘛的?难道是为了钱?

    如果是为了钱,那根本就说不通啊,要真的是偷了钱,不应该直接拿着钱跑路么?为啥还要跑回来?

    再换个思维,这家伙要是去干什么正经事儿,穿成这样鬼鬼祟祟的又是干什么?

    陈飞突然警惕起来,他突然有点纠结,要不要回去再看一眼,比如刚才这个黑影可能在的房间。

    想着,陈飞叹了口气,妈的他这属不属于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特么操心人家是不是被盗,真尼玛搞笑。

    陈飞摇了摇头,只要没人看到他就行了,现在还是想想怎么从窗户上爬进去。

    突然,陈飞发现,他窗户旁边刚好有一根排水管,但就是不知道,这根管子陪着这栋宅子多久了,能不能承受一个人的力量。

    他悄悄走过去,抓着管子往下拉了拉,应该还蛮结实的,想想那个年代应该也没有啥豆腐渣工程吧。

    眼看在外面待的时间越长,陈飞心里就越没底儿,思虑再三之后,他还是决定就从这个管子上去。

    但是众所周知,一根排水管道,挨着这么多窗户,一个人就算再轻盈往上攀爬也会发出动静,而且像陈飞这种在沙漠当兵,时间又短,根本就没有学什么攀爬类技能。

    也是,在沙漠能能有啥高的东西让你去爬,仙人掌?

    陈飞往手心呸了两下,抓着管子就上去了,他尽量保持平衡和轻盈,不发出动静,开始的时候都比较顺利,眼看到了窗户跟前,却发现,从下面看的时候还好,这么一看,管子到窗户的距离还是有点远的。

    陈飞叹了口气,要是在下面琢磨也就算了,现在被挂在这儿,高不成低不就,但凡一个人出来就能看见他跟壁虎似的挂在管子上,尼玛就太尴尬了。

    现在只能想办法从这过去了,随后,他咬了咬牙,凝神静气,冲着窗台一蹦,想直接跳上去。

    但他很明显想多了,别人家的欧巴都是腿长一米八,陈飞总共身高也就一米七多,小短腿儿有时候在腾空时候是很无奈的。

    在腾空的一瞬间,陈飞心里就一沉,心说妈的这回完了,这肯定是跳不上去了。

    这三楼要是以这个姿势掉下去,绝对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的节奏啊。

    但人本身的求生意识还是在的,陈飞伸出手拼命的抓着,就在他要掉下去的一瞬间,左手中指突然发出一阵温热感,他只觉得一股难言的力道直接冲上手腕子。

    如果现在有人拍下陈飞这一幕,慢慢看,谁都会觉得这货简直太逆天了,

    陈飞被挂在半空,仅仅只有两根指头勾住三楼窗台极小的一角。

    挂在窗台他完全不敢松懈,但这股力道真的竟然让他很吃惊,两个指头承受了他全身的重量却完全没有吃力的意思。

    既然手上有了支点,那就好多了,右手一撑,他直接跳到房间的窗台上,纵身一跃,便翻了进去。

    刚进到屋子,陈飞整个人的冷汗才发出来,他靠在窗台下的墙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现在才开始后怕。

    刚才那一下太尼玛千钧一发了,幸亏也就不高,要是再高点,陈飞的心脏就要从嘴里边吓跳出去了。

    过了挺长时间,陈飞才算缓过神来,缓缓从怀里拿出药,默默骂了几句,明明是他的药,偏偏搞得他跟贼一样,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

    陈飞没敢耽搁,趁着天黑,不如说干就干,等天亮了,他们可能就要先下手了。

    汉斯这帮人肯定想不到他已经把药拿到手里了。

    想着,陈飞把药又装进怀里,悄悄打开房门,宅子里只亮着两盏灯,看起来十分幽暗,配上地中海风的忧郁蓝,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陈飞看了一圈儿,刚才进来的黑影他是不知道是谁,但希望现在他不要在活动了,这房子的任何东西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就算是各取所需?谁也别妨碍谁的好。

    陈飞看了看周围,此时应该不会再有人出来了,而且这间庄园每个房间里都有独立卫生间,肯定不会有人因为起夜注意到他。

    现在陈飞算是明白了,作为一个特工是啥感受,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真的不要太爽,太刺激了。

    陈飞缓缓的走向杰克逊的病房,他轻轻的推开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连病房门都变得沉重了许多似的。

    随着门的摩擦,发出沉闷的吱呀声,这一声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的刺耳。

    他没敢把门拉的太开,恐怕现在脸老护工都已经睡着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陈飞的动作很轻。

    走到杰克逊的病床前面,她憔悴的样子映在陈飞的瞳孔里,他走近了点,自从上次他唤醒了她,汉斯他们应该不知道才是。

    也就是说,他们应该不会再一次注射镇定类的药物给杰克逊了。

    他弯下腰,轻轻碰了碰杰克逊的胳膊,想把她唤醒,她需要最后一次确认,她是否真的想注射陈飞的药。

    碰了两下,杰克逊的睫毛轻颤,睁开了眼睛,陈飞看着她格外虚弱的样子,心里也生出一阵怜悯,他坐在病床边上,勉强的笑笑说:“现在没有时间了,你必须要确定,你是不是要注射这个,如果……”

    陈飞没有接着说下去,其实每次看到别人生离死别,他心里都会有种异样的感觉,现在一个人的生命就在他手心里掌握着,他怎么能不触动。

    杰克逊现在已经完全被折磨的有些脱相了,她伸出手拉住陈飞的袖子,眼中噙满泪水,看的他鼻子一酸,差点就跟她一起哭了。

    陈飞咬了咬牙,从消毒器具中拿了注射器,将药灌满,尽量将语气变得轻柔了些,问她:“最后确定你遍,你要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