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药物注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杰克逊看着陈飞,眨眨眼睛,陈飞看到,这一分钟里,面对死亡的时候,连曾经那么坚定的眼神竟然也有了些许动容。

    除了面对国家大义,没有人能洒脱到无视生死,陈飞突然觉得他手里拿着的这个药,就如同死神手里的一块硬币。

    抛硬币只是一个抉择的游戏,但是当把游戏的结果变成生和死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是一场多么残酷的纷争。

    陈飞没有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她,这个选择,一定是她自己去做的,其实到了现在这种时候,她的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马上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他看着她的泪水从眼角流出来,陈飞伸出手轻轻帮她擦掉。

    陈飞突然发现,他现在很懂她的心,那种即将面对生死的不甘,和渴望活着的心,但同时又无时不刻渴望得到解脱,因为那种病魔的折磨已经让她在不知不觉中丧失了对生的渴望。

    自相矛盾下,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脑子,让她憔悴,虚弱,一张绝美的容颜变得面无血色。

    陈飞将剩下的药抽在注射器里,轻轻的问:“你要吗?我们没有时间了,等下天一旦亮起来,你的医生就会进来给你进行化疗,说实话,我觉得以你现在的状态,应该很难撑过去。”

    陈飞说这话完全不是在吓唬杰克逊,完全是用事实说话,如果真的再化疗一次,这姑娘肯定是撑不下去了,也许就算还能勉强维持生命,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杰克逊听到陈飞说的这话,估计也想起了之前做化疗时候的,那种难言的痛苦。

    她猛地拉住了陈飞,点了点头,用很标准的英语说了句:“是的,我准备好了。”

    陈飞也随之点头,直接闭住呼吸,缓缓将针头扎进了杰克逊臂弯中埋着的滞留针中。

    看着黄澄的药液缓缓一点点的注入杰克逊的身体,陈飞的心也被一点一点的吊了起来,因为如果说刚才还能后悔的话,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再也,没有回头的路,刚才对着杰克逊没有说完的话此时慢慢的浮现在陈飞的心里。

    如果这一针下去,药物起了相反的作用,也许,你就再也起不来了,一个鲜活的生命就一定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无法看到第二天升起的太阳。

    陈飞觉得很可惜,不管结局怎么样,是死亡也好,还是奇迹也罢,奥莉薇亚都没能陪在她在意的朋友身边了。

    陈飞现在百分之百的可以断定,这个灾星,一定是在什么地方被人控制了。

    随着最后一滴药物被注射进去,陈飞拔出了针头,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些莫名的鼻酸,眼泪也从眼角滑落了。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那种悲伤竟然犹如包裹在他的身体里一样,久久无法散去。

    陈飞不知道这个药物被注射在人类的身体里之后,到底要多久才能有效,这结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他都要陪着她等下去。

    此时杰克逊却大不如前,此时她躺在床上相当平静,完全不像是一个要历经生死的人。

    陈飞看到她的这种平静,心里突然抖了一下,小声说:“你不害怕?’

    杰克逊摇了摇头说:“也许刚才害怕,但现在不会了,有时候当你已经确定你要经历什么的时候,一切就不那么重要了。”

    话音刚落,杰克逊却突然眼睛睁大,喉咙里发出一声震天的惨叫,整个人瞬间便缩成了一团。

    陈飞吓坏了,他下意识的从床上弹起来,看着杰克逊的样子,她似乎难受到了一定的极限,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却连整条大筋都抽搐到了一起。

    杰克逊的这一声惨叫,无疑是惊动了这座庄园中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那个汉斯。

    他带领他的团队冲进来的时候,杰克逊整个人已经窝成了一个扭曲的状态,双眼已经开始充血了,不停的嘶吼和乱抓。

    这也许是陈飞一生中仅有的一次手足无措和惊慌。

    汉斯冲进来的时候,看到一边放着的注射器,当然已经明白了陈飞现在站在这里是干什么的。

    他用力的一把推开陈飞,开始带着他的专业团队调试各种机器。

    陈飞看得到,之前杰克虚弱的心跳每分钟仅仅只能跳动五十多,现在已经冲到了一百七十多下,这已经达到了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运动员的平均水准了,但一个病入膏肓的小姑娘要是这样,在正常人眼里,这人多半儿就是废了。

    陈飞被汉斯推开的时候,觉得他自己浑身已经达到了瘫软的状态,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紧张。

    难道一个生命就这么丧失在他手里了?

    说到杀人,之前在沪都的烂尾楼里,他轻而易举的搞死了两个雇佣兵,那时候,他记得自己结束那两个人性命的时候,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可是现在,他竟然已经有了一种罪恶感的恐惧。

    汉斯不停的给仪器做调试,以及急救,陈飞一动没动的看着杰克逊,他很想说一句对不起,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时候,管家也冲了进来,毕竟杰克逊的声音真的太悲惨了,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哀鸣。

    老管家当然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屋子的慌乱。

    最后,陈飞也不知道是怎么被人拉出去关在门外的。

    他颓然的坐在门口,沉重的门声就好像急救室的大门,跟陈飞相隔甚远。

    陈飞有点懊恼,他总觉得可能压根一开始就错了似的,是不是就不应该把这个药带过来,他一开始就应该听王工的,就不会这样了。

    陈飞靠着大门坐在地上,听着里面的杰克逊的声音,从嘶吼转为微弱的呻吟,最后再没了别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陈飞抬头去看,是汉斯,他整个脸上还挂着汗珠,看起来十分严肃,眉毛似乎都拧在了一起。

    看到陈飞之后,他顿了顿,什么都没说,然后转身离开了,似乎去找什么东西了一样,

    陈飞从地上站起来,有点手足无措,随着天边第一抹朝阳出现,天也亮了。

    他缓缓走回房间,坐在床边,也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

    免责协议还在他包里,可是奥莉薇亚还没有消息,他突然有点急了,就算杰克逊已经挂了,不会追究他的责任,那他也不能就这么回去啊。

    那个灾星还生死未卜,他就这么回去未免太缺德了。

    就在陈飞觉得所有事情现在就像一团乱麻,找不到头绪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陈飞眉头一皱,这种时候谁会打电话过来?

    接到电话之后,里面先是安静了几秒,然后就是从喉咙里传出的呜咽的声音,陈飞表示很懵逼,就问:“你谁啊?”

    陈飞是问了,但是那边并没有回答,还是那种奇怪的声音,随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就在陈飞完全被这一电话搞得莫名奇妙的时候,紧接着从刚才那个号码里传进来一条短信。

    陈飞打开一看,虽然是用英文写的,但应该不难看出来,内容是一个地址。

    他心里一惊,突然明白了,刚才那个呜咽的声音该不会就是奥莉薇亚的吧?

    那这个地址的意思,也就是说,她现在应该就处在这个位置。

    陈飞费劲儿的翻译了一下短信上的地址,usa没有错,地点还在美利坚,但后面写的应该不是洛杉矶啊,他是英文水平有限,挨个词儿翻译下来,才发现,这个地址是在美利坚的纽约某一个街道的旅馆。

    他顿时心里一沉,我去,这灾星被人整到那儿去了?这些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把人整走了?

    但是前后一比对,在用脑子一想,傻子都能想象出来,这事儿肯定就是杰克逊的那帮医生干的。

    动机就太简单了,他们的本来目的应该是想把奥莉薇亚扣押之后,等到他们给他做完第三次化疗之后,再把她放了的,但没想到陈飞竟然自己偷偷的拿到药并且私自给杰克逊注射。

    所以事已至此,木已成舟,再扣着奥莉薇亚也没有用了,所以才让陈飞去领人。

    陈飞愤愤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妈的这个灾星是中了什么诅咒了,这辈子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人绑架一回?

    对于这种被绑架专业户来说,估计别说陈飞了,她老爸应该差不多都习惯了吧。

    陈飞现在也顾不得杰克逊到底是什么情况,不管是什么,他在这里,一点忙都帮不上,还不如先去找到奥莉薇亚,然后再商量一下现在怎么办,毕竟他跟杰克逊并没熟到那个份儿上。

    想着,陈飞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准备立刻动身前往纽约解救这个似乎一辈子都在被绑架的灾星。

    陈飞出去的时候,一帮医生正在门口窃窃私语着什么,看到陈飞从房间里出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闭上嘴,谁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用一种十分怪异的表情看着他,仿佛是再看一只动物园没进化完全的猴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