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厂子要关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轻轻叹了口气,两人在停机坪上很匆忙的告别,看着奥莉薇亚转身上了直升机的一瞬间,他才明白,他生命中这些女人,竟然没有一个他能看透的。

    不知道是不是一种错觉,但是这种感觉竟然让他觉得有些无力,即便是现在,他已经不想那种老婆孩子热炕头了,但也希望一天天就看着别人背影离开啊。

    如果有一天,他能站在一个巅峰上,拥有所有曾经他未曾拥有过的东西,那时候,他的心境和格局会是什么样的呢?

    也许他都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么一天,但现在,他必须要去面对一些他必然要面对的东西。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机身上标着一个家族族徽的飞机停在了跑道上,陈飞上飞机之后,满心感慨,但他真的不想把这些无用的感慨带回华夏,纵使失败了,脑袋掉个碗大的疤,二十年后还是一条好汉么不是。

    连续的时差,让陈飞已经完全丧失了时间观念,加上跟跟杰克逊小姐和奥莉薇亚的匆匆一别,让他突然觉得,人生其实不是生下来活下去这么简单。

    回到泉城的时候,陈飞已经疲惫到不行了,回到家,陈妈还在沙发上看电视呢。

    陈飞强打起精神笑了笑,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然后在决定睡醒之后去干什么。

    好在这小老太太已经习惯了儿子经常会消失,但在她的心里,陈飞不过就是泉城农村两头跑,要是让老太太知道他刚从美利坚回来,还不得炸了?

    陈飞走回屋子,然后说:“妈,我睡会儿,太累,在我睡醒以前,千万别打扰我啊。”

    睡一觉,就把旧的东西和失败留在梦里,醒来还尼玛得一样奋斗,虽然说,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轻松,但有时候,人被逼到那个份儿上了,你想不努力也是不可能的事儿。

    陈飞闭上眼睛,准备好好睡一觉,然后在对厂子的事儿去做个了结。

    这一觉,陈飞怔怔睡了二十多个小时,陈妈都开始担心了,陈飞醒来的时候,虽然觉得神清气爽,但一想到那些破事儿也不免一阵心烦。

    陈飞起来伸了个懒腰,突然有种错觉,就好像之前根本就没离开过一样,他换了身衣服,随便拨拉两口饭,就准备去厂里。

    陈飞在去厂里之前已经给程刚他们挨个发了微信,叫他们来开会,他没急着进会议室,反而先去了研究室,所有人都跟没头苍蝇一样在里面站着忙叨,却不知道该忙什么。

    看到陈飞,都愣了一下,谁都没说话,他扫视了一眼,皱了皱眉,问小于说:“王工呢?”

    小于愣了一下说:“从那天你把药拿走了,他就没来过。”

    陈飞瞬间一股火就上来了,这老头是有脾气,但也不能这么无视他一个上司把,他一把拍在研究台上,说,这倔老头走了就走了,你特么就不会把他找回来?”

    说完,陈飞想了想,接着说:“你们几个现在去把他给老子找回来。”

    几个人看着陈飞,都能感觉到此时的气压相当深沉,谁知道这个平时看起来没脾气的老板为啥此时跟吃了炸药一样,说炸就炸,但即便是如此,他们也谁都没动地方。

    陈飞一愣,突然有点尴尬,可能这个世界上,拿着老板的钱把老板的话当耳旁风的,只有陈飞收下的这帮吃瓜群众了。

    他冷笑一声说:“不动地方?可以啊,那以后都别来了。”

    小于他们其实绝对不是有意抵抗陈飞的,完全是因为,王工这个人他们特别了解,要真是认定一个死理儿了,一百头牛都拉不回来,别说他们去没用,就是陈飞亲自去也得碰钉子。

    但老板发了火,小于也不能干站着啊,就说:“陈总,真的不是我们不去,教授的脾气真的特别古怪,我们是不敢去啊。”

    陈飞盯着小于委屈的眼睛,要是换做今天之前的他,估计会默默叹口气说,行了我去吧,但是这次从美利坚回来之后,他突然不愿意这样了。

    他冷笑了一声说:“我说,不动地方,以后就别来了,懂么?”

    小于听到这个冷笑,瞬间抖了一下,他觉得有一股寒意似乎慢慢的从陈飞身上漾开来,那种寒意有一种沉重的压迫感,好像不是那种不去做就会被开除,而是那种不去做就会死的感觉。

    其他几个年纪小的,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纷纷出去换衣服,准备去找王工,之前他们觉得王工这倔老头一认真起来就够可怕了,可是现在看见陈飞觉得还是王工那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们宁愿去惹王工,也不愿意在站在这种冰冷的气压下多听陈飞说一句话。

    看着这些人跑出去之后,陈飞又想起了液体注射进杰克逊身体里的那一刹那,和她那痛苦的表情,狠狠的把研究台上的瓶瓶罐罐都扫到了地上,听着噼噼啪啪摔裂的声音,他突然觉得有一种特别爽的感觉,虽然他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或者说,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感觉的。

    做完之后,看着一地的狼藉,陈飞心里突然有种难受的感觉,现在的他觉得自己完全陷入了一种矛盾体。

    陈飞强打起精神,走出了研究室,打开会议室的大门,程刚他们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程刚他们本来还在会议室里嬉皮笑脸的开着玩笑,一看陈飞进来,本来是想跟他打个招呼,但一看陈飞的脸色,谁都立刻闭了嘴。

    邓洁本来看陈飞回来了,还陷入一场小迷姐的兴奋中,特别画了个精致的淡妆来见他,可是一见陈飞这个样子,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赶忙把头低下去了,她多少比较了解陈飞的性格,这样不但不会吸引到他,反而会引起他的反感。

    孙志富已经身为人父,自然而然更会看人的脸色,陈飞虽说平时没生过气,但越是这种平时看起来和善的人,生起气来才更让人害怕。

    陈飞面无表情的坐在拉开凳子坐下,先是叹了口气,然后良久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在坐的几个人说:“大家都是兄弟,我呢,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这个厂子,大家都是废了心血的,我们没什么技术,也就最多只能当一个流水线生产厂家,后来你们看到了,只赔不赚……”

    说到这,陈飞顿了一下说:“而且前面耗费资金研究出来的药物,似乎已经失败了,现在看来,我们没有什么翻身的余地了,先走一步看一步把,你们呢,最近就准备把手里的红头股份准备一下,厂子倒了之后,看能分所少钱,自己都算算。”

    听着陈飞说这话,谁都心里一震,本来还好好的,陈飞怎么突然这么丧,他们一步一个脚印,从厂子开始盖楼到现在,趟过了多少河,付出多少辛酸,谁心里都清楚,无论再怎么样,陈飞都没有轻言放弃过,可是这次……

    谁都知道,陈飞一旦说这话了,就说明肯定已经是到了穷途末路,绝望了。

    这个厂子着实不容易,但就像陈飞说的,只进不出,好像这样的情况已经维持了许久了。

    刚子沉默了半晌,站起来说:“大飞,我这人直,大伙都能理解,但还没到这个节骨眼上,咱还是别太悲观了。”

    陈飞勉强的笑笑说:“我今天跟大伙说这个不是为了让你们安慰我,就是通知你们一下而已,行了,我要说的说完了,没有要说的,咱找个地儿喝酒放松一下吧。”

    其实谁都知道,陈飞这是压抑的,也都纷纷站起来,邓洁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跟着就出去了,他是觉得,发泄一下也挺好的。

    几个人找了个饭馆,这顿饭可以说是刚子他们有史以来吃的最压抑的一顿饭,饭饱之后开始喝酒的时候,大家的情绪才稍有缓和。

    只不过大家都能看出来,陈飞根本就是有意想把自己灌醉,三瓶白酒下去,陈飞笑着说:“其实大家也不用这么丧,老子肯定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只是这个努力做了这么久,有点舍不得,别的也没什么。”

    大家一起举杯,看到陈飞能想开,其实心里都好受了很多,他们完全是技术入股,根本就没往里搭钱,但陈飞不是啊,他前前后后的快搭了有小一千万了,这放在谁身上也有点受不了。

    后边越喝越开心,陈飞心情也开朗了不少,喝的也有点多了,确实,谁都有坎儿,过了就好了。

    晚上散场了,程刚和孙志富都是孩子爹,相继离去,包厢里就剩下了邓洁跟陈飞两个人。

    陈飞舌头已经喝得有点发硬了,笑着跟邓洁说:“哎邓姐,你说为啥这世界上有人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有些人生下来就含着屎呢?我就不相信了,你等着看,三年,老子特么也是有飞机的人。”

    邓洁看这陈飞这样子心里一软,伸出手一把把陈飞拉到怀里,说:“没事儿,你难受就哭出来,男人也不是铁打的。”

    陈飞还没反应过来,脸就埋进了带着女人味儿的温软里,他突然也是一阵心酸,眼泪瞬间就流出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