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这一夜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有时候顶的东西太多了,跟那些个妈宝男比,陈飞已经是男人中算是百折不弯的了。

    陈飞酒意上头,此时正是男人脆弱的时候,正好陷入女人的温柔乡,何不就此沦陷,谁还管什么你谁我谁的。

    陈飞的眼泪从脸颊上百川东到海,都流进了邓洁胸前的沟壑中,弄得邓洁心里痒痒,腿也不自觉地夹紧了几分。

    她唇角轻轻勾了一下,按说,这样的男人,在她邓洁眼里要多优秀有多优秀,但偏偏天不遂人愿,在陈飞身边的女人又太多,她一直也没什么机会能真的跟这个男人有什么单独相处的机会。

    陈飞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邓洁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管是那一种,至少也是醉了。

    邓洁把陈飞拉起来,不由分说的就将嘴贴在他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口,然后站起来,慢慢把陈飞从凳子上扶起来,说:“走,咱回家。”

    陈飞点点头,刚一站起来就是一阵目眩神迷,这酒劲儿还挺大,晃悠的一下,又被邓洁再一次扶住了。

    两人慢慢往邓洁家走,说白了,其实陈飞今天也压根没想回家,他要是这个状态回家,陈妈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也不想看妈妈失望的样子。

    邓洁把陈飞放到床上,灯光调的相当昏暗,很明显,女人三十如狼似虎,更何况是一个漂亮的俏寡妇,这个男人冷落她真的太久了,今晚她一定要让他摆到在她的石榴裙下。

    陈飞头有些昏昏沉沉的,就在邓洁家的床上闭着眼躺着,有时候人喝酒是真的能喝到那种有点飘飘然却还不至于酩酊大醉的状态。

    他现在就属于这一种,过了一会儿,一股耐人的幽香就钻进了陈飞的鼻孔,这是一种成熟风韵的味道。

    他猛的睁开眼睛,就着本有点昏暗的灯光侧头去看,只见邓洁正穿着内衣背对他坐在床边上,用毛巾擦头发,味道就是从这个女人身上发出来的。

    陈飞一看这架势,猛的从床上坐起来,邓洁的身体好不逊色于一些年轻的小姑娘,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天保养的好。

    邓洁听到动静便转过头,一看陈飞正盯着她看,巧然一笑,说:“看什么看,跟没见过似的。”

    这当然不是,陈飞不但看过,还特么睡过呢,但是上次和这次的感觉完全就不一样,上次是人性使然,可是这次,他自己也有点按捺不住了。

    陈飞坏笑的一把从后面抱住邓洁,手指就在她肚脐附近转起了小圈儿,逗得邓洁笑的花枝乱颤,这地方很有感觉,但是痒。

    还没等陈飞说什么,邓洁也上了床,任由陈飞从身后这么抱着她,这时候,她才突然有一种作为女人的幸福感。

    陈飞将头埋在邓洁的后脖子里,伸出舌头轻轻那么一刮,轻声说:“邓姐,你咋这么好看呢。”

    这一下把邓洁撩的不要不要的,按说陈飞有那么多女人,好看的比邓洁多的有的是,但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舒服。

    邓洁伸出手指在陈飞的脑门上怼了一下,嗔道:“你睡过的女人还少啊。”

    陈飞想了想,睡过的女人?总共也就三四个而已,就说:“可是邓姐最有女人味儿啊。”

    这一句话简直就把邓洁夸上天了,她咯咯咯的笑了几声双臂直接勾上了陈飞的脖子,将连贴在他眼前,眼神迷离风情万种,玉足伸出,直接从陈飞的小腹慢慢往下滑去,直到触到一个硬硬的东西,才说:“飞,姐想要你……”

    她这一声说的语气轻颤,带上一点小抖音,把陈飞撩的水深火热,陈飞当然受不了这种熟妇玩这套,当即就把裤子脱了,如狼似的扑在了邓洁身上。

    没有慢慢撩人,没有慢慢褪去衣衫,只有撕扯和狂狼,一个深不可测,一个鞭长莫及,陈飞二指轻轻一掐,便解开了她最后的束缚。

    都这时候了,哪来的温柔乡,邓洁只觉得下身一胀,随后便仰头一声释放,听得陈飞心里万般痒。

    久旱逢甘露,这种身痒心痒,邓洁已经许久都没有了,陈飞则是完全一个愣头青年,只顾着自己百般发泄。

    邓洁双手勾着陈飞的脖子,恨不得把他的魂儿都给勾住,腰部以下的充实感让她有点欲罢不能,她大口的喘着气,将双腿挂在男人的腰上,**说:“小冤家……你太厉害了,快给姐。”

    陈飞听着身下邓洁的鼓励,小腹一紧,你说这女人在做这种事儿的时候,声音怎么就和平常不一样呢。

    邓洁的声音一浪接着一浪,让陈飞越来越快,差一点点就缴械投降了,好在之前全身而退了。

    邓洁本来的充实感被瞬间抽空,眯着眼失落的看着陈飞,她看着眼前的男人,说:“小冤家,姐姐快出来了,你怎么……”

    陈飞坏笑两声,翻身从邓洁身上下来,抓起旁边的裤子直接将上面的皮带抽下来,将她抱着背对着,然后用皮带绑住她的双手,邓洁也是一愣,陈飞这是玩的什么?她邓洁可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

    她有些慌张的说:“飞,你要干啥?”

    陈飞从后面靠紧了邓洁,往前一送,喉咙里发出一阵轻吼,随着韵律摆动,颤着声音说:“姐,舒服吗?”

    邓洁就算看起来再开放,也是农村带时间长了的,也就刚结婚的时候,这种夫妻生活频繁一点,但从来没有这么花哨的玩法,这一下让她羞红了脸。心里多多稍稍有点抗拒的。

    她扭动着身躯,嗔怪道:“好弟弟,快把姐姐放了,这样不行……”

    可是她哪知道,她越是不安的扭动,对陈飞来说才越舒爽,他仿佛正驰骋着一匹骏马,在流过草皮的溪流上快速来回飞奔。

    而有时候,女人越是显得弱势,男人越是强硬万千,他喉中低低的吼了一声,伸手在邓洁洁白的臀上拍打着,这种感觉简直让人有点欲罢不能。

    邓洁也是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而且竟然很喜欢,她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陈飞的样子,突然变得很迷醉,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想被这男人睡一辈子的感觉。

    陈飞越是拍打她,她叫的越是浪,让陈飞整个人都沉浸在这种耳朵和视觉的刺激之下,渐渐的邓洁突然觉得小腹之下一酸,双腿猛地夹紧了陈飞,喉咙中发出一声**看,随后山洪暴发,硬生生淹没了陈飞这批驰骋的骏马。

    过后,邓洁趴在床上,大口的娇喘着说:“小冤家,你可真厉害,姐姐不行了……”

    陈飞也爬在邓洁身上,将头埋在她后颈子上,呵呵一笑说:“邓洁也厉害,太舒服了。”

    有时候酒精就是随着汗水和荷尔蒙的挥发变得淡去和消散,一发过后,陈飞有点渴了,就准备去喝水,邓洁趴在床上,双腿紧紧的夹着,她就是不想这么快洗掉陈飞留下的东西,哪怕有一个属于她也好。

    如果陈飞这个男人注定是风,那就给她个孩子也好。

    陈飞下床,只穿了一个内裤就准备去外边倒水,结果忽略了一个重大的问题,他看到厨房的灯开着,还以为是邓洁粗心忘了关,就拿着杯子走过去。

    有时候,人要是后知后觉才可怕,走到厨房的一瞬间陈飞就尴尬了,大军穿着睡衣睡裤看着只穿了一个小内内的陈飞,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说真的,陈飞是真的完全忘了还有个大军在邓洁家住着,这一下是说也说不清楚了,就在这一瞬间,他身上的酒意也完全被吓醒了。

    大军刚准备说话,陈飞瞬间跳起来捂住他的嘴,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干咳了两声,说:“今天晚上的事儿你特么可千万别给老子说出去。”

    陈飞本来想在后面加上一句,我跟你姐是个意外,可是特么是个屁的意外啊,孤男寡女不都是你情我愿的么,不过也就只能希望大军别哪天不长脑子嘴一秃噜,到时候就全完了。

    陈飞觉得,他倒是无所谓,毕竟他是个男人,但邓洁承受的流言蜚语已经太多了。

    大军看着陈飞点点头说:“放心吧陈总,我,我保证不说出去。”

    陈飞点点头,又喝了两大杯谁才跟大军各自回房间,其实他是真后悔,尼玛穿个衣服出来怎么了,怎么就这么懒。

    不过估计刚才邓洁叫的声音这么大,估计大军也能听见,只不过不知道跟谁罢了,现在倒好,直接让人家撞上个正着。

    回到房间,邓洁已经睡了,也许是因为喝了不少酒,也许是刚才被陈飞玩坏了,有点过于疲惫。

    陈飞穿上衣服默默坐在床头抽了根烟,他有点担心,刚才做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她不会以后怀孕什么的吧?

    这好像是每一个男人跟除了老婆以外的女人完事儿之后都会想的问题,谁都没有例外过,不过今晚虽然算是意外,但也算是个美丽的意外了。

    抽完烟,陈飞帮邓洁盖好被子,默默的走到客厅躺在沙发上开始想,今天跟刚子他们说的确实有点早了,过两天去找找王工,说不定会有什么意外的惊喜,他总觉得王工就是一个很神奇的倔老头子,而且,他的身份也很奇怪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