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把他找回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现在算是了解一点王工的倔脾气了,用一句挺俗气的话就是,有钱难买爷乐意,陈飞相信,这句话绝对可以诠释王工的一生。

    陈飞拍了拍小于的肩膀,说:“小于,你知道王工家在哪不,敢明天我们去一趟,我得亲自给这老爷子认个错。”

    小于听这话有点惆怅,其实说了这么多,这个陈总还是不太了解王工的脾气,要是去几趟就能把王工给拉回来,那他早都给他拉回来了,关键是这老头脾气不禁大,还特别怪,谁劝都不好使。

    初步估计,他要是带着陈飞去了,可能连门都不一定能进得去。

    陈飞当然不知道这情况,但有句话说的特别好,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他肯定是要看看的。

    小于说这倔老头的家在京都,看来还得是一个长途跋涉的活,之前他,们几个技术研究人员都是住在厂子的宿舍里,京都的条件跟这比肯定是好多了。

    回到家陈飞还在琢磨呢,要是去京都找老头子,肯定不能空着手去啊,多不好看,咋说也得拿点东西,可是以这老头倔强的性格,难说他不会喜欢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陈飞就跟小于踏上了去京都的动车,按照王工脾气的分析,他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无论如何,他这趟是志在必得。

    其实说是道歉,倒不如说陈飞压根还没死心,王工他们没日没夜的研究了这么久的东西,不管结果好坏,都是心烦心血,虽然陈飞把最后的一步给搞砸了,但总归结果如何,也得跟王工说说。

    陈飞想了想,就问小于说:“哎,小于,咱们不能空着手去啊,老头有啥特殊爱好?”

    小于想了想说:“老爷子心气儿高着呢,好像也没发现他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好像喜欢下象棋。”

    陈飞反问一句:“下象棋?”小于点点头说:“我好像就发现王工这一个特点,他是个臭棋篓子,又爱玩赖,之前在京都的时候,开始还有人跟他玩,后来就没人跟他玩了。”

    陈飞一愣,喜欢下象棋他也不能就尼玛给他买一副啊,买这东西,上超市买一副几十块钱的,咱拿不出手,整一副象牙的,买不起,这特么多尴尬啊。

    小于看陈飞现在陈飞正发愁呢,也就没吱声,这个老爷子是真不好对付,你要想指望他能主动原谅你,那这辈子想想就行了。

    到了京都站,陈飞站在门口,左思右想也不知道能拿啥去,但空着手又实在说不过去,就随便在一遍超市拎了个果篮,小于看到了,一愣,有点似笑非笑的看着陈飞,给他看的有点毛。

    陈飞心说,你丫不想想办法在这看着我笑干什么。

    对于对付王工这件事儿,陈飞实在是嫩的不能再嫩了,他跟了王工那么多年,什么架势没见过,这老爷子脾气古怪着呢,弄个果篮就想糊弄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陈飞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跟着小于就打车去了王工家,到了他家,陈飞也有点搞不懂,这老爷子什么品位啊,住一四合院?

    小于蹲在门口,努了努嘴说:“陈总,就这,您自己进去吧,我就不进去了,别让老师看见我,不然咱俩得一块让赶出来。”

    陈飞瞪了他一眼,点点头,心说这小于平时也是一挺随和的人,办起事儿来也是雷厉风行的,怎么今儿一说到王工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他还就不信这个邪了,就不信他王工是个大老虎,还能吃人是怎么着。

    陈飞上大门跟前敲了敲,里边没什么动静,又敲了敲,还是没动静,这就奇了怪了,这个点儿按理说不能出去吧?

    就在他准备去找小于问问老爷子到底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只听吱呀一声沉重的响声,门竟然开了。

    开门的不是王工,四合院里边应该住着有三家,只见这也是个留着花白胡子的大爷,看样子可比王工岁数大,看到陈飞似乎有点意外,就问:“哎,小伙子,你找谁啊?”

    陈飞礼貌的笑笑说:“那个,大爷,我找王明远王老师。”

    大爷一听,冷笑一声,说:“找那个臭棋篓子?他家在那边儿。”说完就给陈飞一指王工家的方向,背着手就回房间了。

    陈飞算是看明白了,王工这人私下里也不招同龄人待见啊,看起来还挺和善的一个老头,愣是一听王明远仨字儿,甩手就走了,可见这老头,不只是工作上脾气古怪,连生活上也不例外。

    即便是老头没理陈飞,他还是冲着老头喊了一声:“谢谢啊大爷。”

    老头贼硬气的手一摆,直接进屋了,陈飞只听屋里门咣当一声,给陈飞都震着了。

    陈飞砸吧砸吧嘴,这一个院儿的老爷子看来脾气都不咋好,随后他走到王工门口,轻轻敲了敲,发现没啥反应,就又敲了几下。

    这时候,从里边传来了拖鞋拖拉地板的声音,对了,是这个声音,平时王工走路就这样,应该是他。

    王工开门一看是陈飞,先是楞了一下,随后直接就要关门。

    陈飞大老远的来,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被人拒之门外呢,他腆着脸嘻嘻一笑,顺手往前一挤,一只脚就塞在门缝里了。

    其实按照一般人的套路,脚都挤进来了,肯定是不会再关门了,再不济也得先把人推出去再关门啊,这倔老头可不管着一手,咣当就是一下子。

    这四合院的门虽然都是木料的,但都是些老料子,实木的,就是个核桃这么一关也得给挤碎了,更别说一个人的脚了。

    陈飞顿时疼的大嚎一声,差点没贵地上,要不是因为王工岁数大了,估计他就要开骂了,还没等陈飞搞清楚,就听王工家的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

    小于在门口也是听到了惨叫声,就赶紧跑进来看,只见陈飞抱着脚在院子里直蹦跶,现在天才刚刚有回暖的迹象,京都的天气又相对来说比较偏冷,脚多少都比较凉,要是被砸到什么的,那酸爽就已经不叫酸爽了。

    小于叹了口气,果然没他跟着还是不行,陈总对付王工还是差的多。

    他把陈飞扶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然后自己也坐在一边,说:“老师根本不吃这套,你就是把头塞进去也没用。”

    陈飞嚎叫了半晌,才算稍微好点,听小于这么说话也挺纳闷的,刚才这一幕他又没看到,这话却说得他好像亲眼见的一样。

    小于见陈飞一脸疑问,露出一脸同情说:“因为我也曾经跟你遭受过一样的待遇。”

    这一下,两人深情对视一眼,完全就是一副难兄难弟的样子,只能互相同情。

    陈飞把果篮放在石桌上,想了半天说:“哎小于,王工他们一家人都住这里吗?”

    小于摇摇头说:“王工老婆去的早,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个单身了,好像他还有个儿子,但是他跟儿子的关系也处不好,不过他儿子不住在这里。”

    陈飞哦了一声,突然很是同情小于,他才是真正的伴君如伴虎,而且他有个特别不合时宜的想法,他老伴该不是受不了他,活活被气死的吧?

    陈飞这么想虽然损了一点,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你看看,你个老头,工作中跟上司关系不好,跟同事也处不愉快,跟同龄人和邻居也不行,就连儿子他也不愿意亲近,那你说着老头到底是为啥呢?

    小于叹了口气说:“陈总,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陈飞想了想,要是这老头一个人就还好办,我们进不去,那就等,等他出来不就完了,而且要真他一个人住,总得出来买东西,买吃的喝的吧?

    小于觉得这个也可行,等他出来再说,总比去碰壁好,王工一天什么事儿都能干的出来,说不好在强攻几次他就能报警。

    陈飞相信,金诚所至金石为开,他就这么等着不信他不出来。

    但事实,陈飞把自己的脸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在这坐了俩小时,都透心凉了,这老爷子完全没有出来的意思,果篮里的水果都快成冻的了。

    结果正主没等来,倒是把刚才给开大门的大爷给等出来了,只见大爷拎了个暖壶,拿俩碗,放在石桌上,什么都没说,就给他俩倒了两碗惹豆浆。

    陈飞和小于从来到现在,一口水都没喝上,这大爷上来就两碗豆浆,真是暖到他们了,两人捧着碗,不到一会儿就喝的一干二净。

    大爷叹了口气说:“你们俩孩子,到这儿来找他,他是个老顽固,回去吧,再冻着生病。”

    陈飞也是哭丧着脸说:“大爷,不瞒您说,我们还真有特比重要的事儿找他,可是王工不开门,我就只能在这等了。”

    老头看了看小于说:“呦,这不是前两天儿,天天来那小伙子嘛,那个臭棋篓子,下棋臭,脾气也臭,你们上我那暖和暖和去?”

    陈飞到现在脚踩在地上一用力还有点疼呢,今天京都的天儿有点反寒,俩人都冻得不行,还真的想去大爷家去暖和一下,想了想,陈飞咬咬牙说:“算了大爷,我还是在这等着,小于去跟大爷暖和就行。”

    大爷一看陈飞挺执着,叹了口气就说:“算了,看你们这么诚恳,我给你们支个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