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让我跟大爷来一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一听大爷这么说,赶忙来了精神,就说:“大爷,您有什么好招?”

    大爷神秘一笑问陈飞:“小伙子,你会下象棋么?”

    陈飞瞬间一愣,下象棋这东西他是会一点点,但充其量就是个小学生水平,难道这大爷出的招儿就是这个?要说他会不会这个都不重要,关键时刻也是可以会的。

    陈飞笑笑说:“大爷,会不会的您不用担心,您就直接说说您这个招就行。”

    大爷看着陈飞小声说:“这臭棋篓子,就爱下棋,哪有棋局儿往哪凑合,平时是哪有棋局往哪儿凑合,你们要不在他家门口堵着,这个点儿他早出去找局子去了,所以啊,这会儿他馋着呢。”

    陈飞有点不解的问:“王工为啥要出去找局子啊,我看这边棋牌室也挺多的啊,下个棋什么的也挺好的。”

    大爷听陈飞这么一说,立马呸了一声说:“快拉倒吧,你去问问附近的,谁下棋见了他不得绕着走,带他玩他耍赖,不带他他又在后边叫,观棋不语真君子,他可倒好,光听他叨叨了。”

    陈飞听了就在一遍笑,心说王工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呢?就问:“大爷,那你的意思是?”

    大爷说:“你呢,也别理他,消消停停的在这下个棋,过一会儿啊,他自己闻着味道了就出来了。”

    听着大爷支招,陈飞算是心领神会了,点点头,跟小于说:“赶紧去找个棋牌室租一副来,我这跟大爷下一会儿。”

    小于一听有门儿,那还等啥,转身就租棋去了,看来还是得经常在一起生活的是时间长了才比较了解啊,当然,陈飞纵然是要跟大爷下棋,但目的也不只是把王工钓出来这么简单,顺便还能对他稍加了解一下嘛。

    小于办事儿倒是麻利,很快棋盘和棋子就都拿来了,两人往石桌上这么一扑就下开了。

    陈飞下棋全凭运气,根本没什么智商可言的,但这大爷就不一样了,完全就是个象棋高手啊,开始的时候,几乎一分钟就是一局,通常是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就被将军了。

    大爷一看这小子也不行啊,就故意放慢了速度,跟他玩玩,其实孤寡老人这种,有个人能陪他们,其实不管怎么样,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小于在在旁边把热豆浆给他俩倒上,光站远里看看,跟爷孙俩似的,其乐融融一片和谐之相。

    其实陈飞虽然是小学水平,但小时候下的就还可以,小时候农村孩子都没什么玩具,能有一副象棋,那能抱着好几天不撒手,天天找人对局子,可是后来长大了,也就渐渐的没这么喜欢了。

    王工在屋里,听着外面象棋敲击棋盘的声音,心里那叫一个痒痒,便把门打开了一条缝隙偷偷的从里边往外看。

    陈飞被大爷带着玩的也开心了,边下棋边问:“大爷,王工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大爷手里捯着棋子,想了想说:“没见过几次,不过那小伙子长得可是一表人才,完全不像是这个老顽固,而且还孝顺,连我都羡慕哦。”

    说完还直砸吧嘴,陈飞也跟着叹口气,现在他也是真的懵逼了,你要说儿子不孝顺,关系不好也就算了,一表人才还孝顺,这老头到底是安得什么心?

    突然,陈飞想到了什么似的,小声问:“哎大爷,王工儿子别不是亲生的吧?”

    大爷也愣了一下说:“这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你别说,也不是没可能,反正我是不相信这老顽固能教育出那么优秀一个大小伙子,……将军!”

    随着最后一颗棋子落下来,大爷又杀陈飞一盘,不过还没等大爷高兴准备在来,就听一个声音在他后边阴沉的说:“你说谁不是亲生的?”

    小于想来也是累了,整个注意力都在棋盘上,给自己找乐子,一听这声,赶忙愣了一下从石凳上站起来。

    陈飞也是一愣,尼玛刚才他都不知道王工是什么时候突然就钻出来的,还没等陈飞想先打个招呼,王工直接拎着他的领子给他拽起来了。

    王工是个标准的京都汉子,也就是现在年纪大了,当年可能还真有点虎背熊腰的意思,这一下把陈飞拎在手里,跟拎一只小鸡一样。

    还没等陈飞反应过来,王工就自己一屁股坐下摆上象棋了,这给陈飞弄得还挺懵逼的,不过这老爷子既然愿意出来就是好事儿啊,总比他不愿意见他强。

    小于见状赶紧给陈飞使眼色,意思这是一个好时机,赶紧抓紧时间跟他谈啊,这老爷子变脸可快了,别一会儿甩手在进去了。

    但依着陈飞可不见得,这时候不把他玩高兴了,估计他也不会愿意坐下来看着这张脸仔细跟你谈,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身边看着,等着他玩。

    陈飞冲着小于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说话,但是大爷不乐意了,面对一个臭棋篓子,他还不如跟陈飞这个后生晚辈下来的爽快,当下,大爷就站起来准备走人。

    陈飞一看急了,赶紧一把就把大爷按住了,说:“大爷,我看您棋下的好,您下坐着下,等会儿我给您找个高手陪您过两把隐。”

    大爷一听,半信半疑的说:“你小子可别糊弄我年纪大,要真能找个高手来,我就坐着玩会儿。”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俩小老头跟俩小孩儿似的,陈飞使劲儿哄着说:“大爷您放心吧,我指定给您叫来,这都不是事儿。”

    大爷一听也高兴,顺手就把棋盘摆上了,小于在一边担心的说:“陈总,这俩老头脾气都不好,您可别糊弄他啊,在京都,咱人生地不熟的,上哪儿找会下棋的去。”

    陈飞当然不怕,他有许慕青还怕什么,他虽然不是万能的,但她是啊。

    虽然想到许慕青,陈飞到底还是有点后怕的,但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用着用着就习惯了。

    陈飞站在一边,看着王工跟大爷对弈,两人杀的是水深火热,但陈飞发现一个问题,刚才大爷对他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么次的水平啊,怎么跟王工一玩整个人水平下降了这么多呢。

    连着看了几把,陈飞才算是彻底看明白,感情大爷在这耍王工玩儿呢,大爷一直以退为进,完全让王工感觉他玩不过,最后再用一个小局,巧妙的一招毙命,这确实够损的。

    王工杀红了眼,最后把象棋往桌上一摔,指着大爷就骂:“老东西,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大爷也不甘示弱,站起来指着王工就说:“臭棋篓子自己棋艺不行,摔也没用。”

    小于一看有点急了,赶紧跟陈飞说:“陈总,赶紧劝劝,这大爷的脾气我是不清楚,但老师的脾气来看,在这么吵吵下去就要动手了。”

    陈飞一听赶紧上前一步当和事老,往中间一挡,说:“别别别,二位先坐,听我说句公道话行么。”

    大爷很喜欢陈飞这个后生晚辈,相比起王工还是稍微讲道理的,也不想扫了他的面子,就率先坐下,脸红脖子粗的瞪着王工。

    陈飞赶紧给小于使了个眼色,让他把王工按着坐下,王工现在看见陈飞就跟看见苍蝇一样,气儿不打一处来。

    陈飞赶紧堆笑说:“王工,我这回来找您是有重要的事儿跟您谈谈,这样,我算是看出来了,您这个棋也不差,您犯不着跟大爷这么见识,我替你下,但我要赢了呢,咱就进屋好好听我把话说完,我要是输了,就麻溜滚蛋,这辈子都不出现在您眼里边。”

    大爷一听也不乐意了,什么叫犯不着一般见识,冷哼一声说:“小伙子,做人可不敢这么吹牛,刚才就你那臭水平,我是不屑的跟你玩。”

    陈飞笑笑说:“大爷,您也别急,谁还不得保留个真实力不是?”

    这句话完全挑起了俩犟老头的兴趣,王工也一拍桌子说:“好,你要是能下过这个老东西,我就跟你回去,要是下不过,你也给我趁早滚蛋。”

    陈飞听了笑了笑说:“那咱们一言为定。”

    大爷从石桌上站起来,瞪着王工说:“好嘞,那我们就老规矩!”

    两人冷哼一声直接就往院子外边走,陈飞又点不解就问小于说:“哎,说好的下棋他们这是干嘛去?”

    小于想了想说:“我之前听老师说过,他们有个规矩,打赌摆擂台,就在前边小花园儿里面,只要在这摆的,都是高手,看的人多呢,陈总,不是我说,你这水平还不如我呢……”

    小于说到这,突然觉得这么再说下去有点得罪人了,干脆就乖乖的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

    陈飞冷笑一声,跟在俩老头后面说:“行了,这大爷水平也没到什么高水平,我觉得我还应付的来。”

    到了地方,这棋摊儿一摆上,不到一会儿乌央乌央的就来了一大帮人,把陈飞都唬住了,这里边还真是什么人都有,上到七八十岁的老爷子,中烟到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下到上小学带小黄帽的,啥都有,不知道以为超市在这送鸡蛋呢。

    陈飞是觉得,输人不输阵,人多没什么了不起,大爷刚一上桌坐下,突然人群中分出一条小路,一个男人缓缓的从大群人的尽头走过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