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电视台都来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不明所以,看的眼前一亮,这男的长的挺平庸,穿着一身儿西装,拎着个小公文包,乍一看绝对是扔在人堆儿里找不到的那种。

    但是,一般按套路来说的话,在这么多人里,这男的要是想过来,应该是通过人群挤过来,而不是被人群像是分水岭一样让出一条路。

    小于在一边,看着男人慢慢往他们这边走,突然惊讶的叫了一声,然后有点惊恐的看着陈飞,说:“我去,陈总,你看这男的。”

    陈飞开始的时候不屑的哼了一声,但好在他还没牛逼到可以眼睛长在头顶上,只是觉得这男的看着也没啥了不起,有啥可大惊小怪呢。

    随着男人越走越近,陈飞也开始觉得不对劲,这男的虽然长得一般,但尼玛绝对是个红人啊,我去。

    直到男人都快站在陈飞面前了,他才认出来这人是谁,尼玛,前两天华夏第五频道不是才刚转播过一场象棋直播的吗,好像是一个全国的比赛来着,虽然象棋这种东西,在一般人眼里都是老年人休闲的玩具,但在华夏,这也好歹算是个运动名吧。

    而这人好像就是前三强之一,就前两天陈飞才刚看完,说实话,要不是因为正好前两天在电视上看了这个直播,今天他还真就估计不到一分钟就会被这大爷虐死。

    陈飞是觉得,一场打赌而已啊,有没有必要把场面搞得这么大,全国前三强都来了,是不一会儿记着也来了?

    说实话,陈飞这也算是第一次见电视里的人,多少还有点紧张,看着男人直接走过来,心理还在想一会儿要怎么打招呼,毕竟人家可是红人啊,华夏电视台都播出了,想想这特么也算是沾光了。

    结果非常尴尬的一幕出现了,走到陈飞面前的时候,陈飞立马站起来,伸出手就准备跟这个红人握手,结果怎么奈何人家压根就没看他直接越过他冲着那大爷过去了。

    陈飞就这样伸着一只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僵在了原地,这种尴尬简直了,就跟给你一个直播机器,直接录下来播报全国似的。

    小于看着陈飞这样,也觉得尴尬,但更想笑,他很不自然的收回手,然后瞪了小于一眼,说:“我靠,还特么挺牛逼。”

    陈飞说这句话,绝对是为了缓解尴尬,完全没有展示自己比人家牛逼的意思,陈飞看他比赛的时候,那套路,那脑子,他直接都看不懂。

    但是难道那前三强往那大也跟前走,也不由的生出了疑问,这大爷跟他啥关系啊,该不会是亲戚?那要这样,陈飞还是夹着尾巴回去算了。

    本来现在这个小公园里边就挤了一堆人,但好在每到夸张的地步,现在可倒好了,因为那个前三强来了,直接从一堆人,变的人山人海,跟特么开新闻发布会似的。

    陈飞自己都没想到象棋爱好者这么多,过了一会儿陈飞竟然看到几个扛着摄像机的人从人堆儿里挤出来,直接忽略掉陈飞走到前三强旁边,打开了摄像机的镜头,就准备开拍。

    此事前三强已经到了大爷身边了,然后就做了一件让陈飞下巴都掉下来的事儿,他恭恭敬敬的对着大爷鞠了一躬,说了一句话:“老师,好久不见了。”

    小于也愣住了,老师?什么鬼,看来这大爷还真不是这前三强的亲戚,说不定就是个小学老师,初中老师什么的,华夏人,尊师重道,不管你有多大成就,看到老师了,你该鞠躬还是得鞠躬的。

    这么一来陈飞也就放心了,心想估计这大爷年轻时候是个老师,然后恰好开启了这个前三强对象棋爱好的大门,所以这么值得尊敬。

    但事实上是很打脸的,虽然陈飞这么想,但一边的摄像和主持人已经给了一个明显的回答,以纠正陈飞这个错误的想法。

    只听见一个女主持人,拿着话筒,面带微笑的说:“今天我们在小公园,拍到了全国象棋前三强之一的马先生偶遇华夏象棋协会大师,鞠躬之下,才得知,马先生正是象棋大师的得意弟子……”

    陈飞是只听到这一句,剩下的就没往下听了,知道他现在什么心情么,除了懵逼以外,还觉得挺丢人的,俩人一个是全国象棋比赛前三强,一个是象棋协会的大师,他今天就是自己找死,班门弄斧。

    而且看这架势,要是这些电视台的不走,等会儿一开局,摄像头直直的对着,那陈飞这张脸可就算是丢全国了。

    到时候别说他妈妈和村里人,要是再巧合点,沈大小姐还有周南音肯定都能看见,陈飞已经可以想象这些人看着他在全国丢人时候的表情了。

    陈飞叹口气,小声问小于:“小于,你说我这会儿后悔还来的及么?”

    王工站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陈飞,他就是想看看这小子的笑话,看看他怎么收场。

    小于看了周围一圈说:“陈总,你要是这会儿走了,不一定能挤出去不说,还落个不战而退的逃兵下场,其实你看啊,这些人,这么厉害,你一个后生又不是这个圈儿里的,就算输了也不丢人,真的。”

    陈飞觉得小于说的有道理,但现在他完全对这大爷有点肃然起敬的意思,他只是觉得大爷下棋真不错,但是完全没想到人家是个大师,所以说刚才虽然也下了几把,把把都输,但也是人家一直再让着他。

    也就是所谓的你让着我我都会输,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时候,大爷笑了笑,看着陈飞说:“来吧小伙子,好好发挥,让我看看你的实力。”

    陈飞此时心里已经有了一百个捂脸哭泣的表情,发挥啥啊大爷,别闹了,你就不能给我个台阶让我赶紧跑吗?为啥一定要赶紧杀绝啊,我也是个好人,别这样行么。

    虽然陈飞心里这么想,但是表面上依然露出一个微笑,一个带着内心深处某种叫做羊驼的动物的微笑。

    这时候,记着才注意到陈飞,赶忙走到他前面,采访道:“您好,请问今天是您要挑战象棋大师?您觉得,您有多大把握?”

    陈飞呵呵一笑,他能说没有把握么,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被坑了,要是早知道这老爷子这么厉害,他肯定不吹这个牛逼,真是造孽啊。

    看陈飞半天没说话,前三强走过来跟记者说:“老师说他跟本就不懂,回头你你们把这块掐了,别播,给人留点面子。”

    其实本来陈飞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话要是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不是这么个味道了,总觉得好像看不起谁似的。

    陈飞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什么叫留点面子,随即他一笑说:“没事儿,我脸皮厚,不用给我留面子。”

    随后陈飞一笑,对记者说:“其实呢,我跟大师这个对局完全是个意外,更没想到他是象棋大师,我呢只是个晚辈,让老前辈多多指教了。”

    眼看从这个前三强到这,在来几个记者,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周围的人已经有人冲着中间喊,让快点开始了,大爷便直接跟陈飞相对而坐,棋盘已经铺好,就等着对局了。

    在陈飞眼里,象棋无非就是个马走田,象走日的事儿,瞎猫碰碰死耗子,哪有什么对阵的章法可言的。

    但是现在,连现场带直播,全国这么多宝贝儿看着呢,他就是输也得输的有面子。

    随后,陈飞从兜里掏出烟盒,缓缓点上抽了一口,按说录节目,是不可能以这个形象进入镜头的,但是他不管啊,他也没求着这些记者录是吧。

    片刻后,陈飞在心里默默的说:“象棋你行吗?”

    许慕青冷笑一声,现在还没有她不行的东西,现在她会觉得自己的力量空前的强大,只要不是让她做一些非常理的事情,那就都是小意思,比如让她带着宿主上天摘炸弹,那肯定是不行了。

    但下个象棋这种小事儿,简直就不要太简单。

    现在陈飞需要许慕青力量的时候,都有一种明显的感觉,就是寒冷,刺骨的寒冷,还有心脏,就好像被人抓着似的,他现在根本不能用这种力量太长时间。

    陈飞搓了搓手,现在如果别人能感受到的室外温度是七八度,那陈飞能感受到的肯定已经是零下七八度了。

    前三强看着陈飞,有点发抖,当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只以为他是吓的,心说刚才他对着摄像头装逼的劲儿去哪了?

    事不宜迟,陈飞知道,不管大小,这场战斗,越快结束越好,真的是越快结束对他越有利。

    随后,对局开始,按照习惯和礼貌,大师好歹是这行比较牛逼的人,陈飞又是个晚辈,理应让他先走的。

    陈飞呢,只到哆哆嗦嗦的保持好自己的体温,然后快点结束这场对弈就好了。

    陈飞现在走棋完全不经过大脑,事实上他就是随便走,就像我们有时候就跟着某一种感觉去做一件事儿一样。

    双方几步走下来,只见大师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缓缓抬起头看着陈飞,这小子,很明显不对劲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