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高手对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按理来说,象棋中,想走出一个套路,那每一步肯定都是要经过仔细斟酌的,肯定不会是陈飞这样。

    大爷走一步棋要一分钟左右的思考时间,但是陈飞只用一秒,对,你没听错,就是一秒。

    别人也都没看错,陈飞整个的表情有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想想一下,你穿着短袖在南极下象棋该是什么表情,那他现在就是什么表情。

    围观的人里,离的近的,都不有点没明白,心说这是下棋么,这是闹着玩呢吧,你们家下棋都不用想的?直接就走棋,就是尼玛下五子棋还得想想呢吧。

    过了足有九分钟,大爷本准备落下的棋子在半空中猛地一顿,然后眉毛也随之收紧。

    其实大师对弈,普通人也就看个热闹,没几个能真正看明白其中的意思,但从大师的动作就能看出来,他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

    虽然别人看不懂,但大师的徒弟,那个前三强能看懂啊,此时就连他心里都是一震,陈飞走棋的速度出奇的快,看似只是随便下,毫无章法,但恰恰是这一点,差点就让老师落入陷阱了。

    连前三强都没想到,他竟然是这般隐藏的高手,就算他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但能走出一个冷门的边马局,也算是让人惊叹了。

    大师既然点破了陈飞的局,那接下来就是要见着拆招了,所谓的边马局,是一个冷门的开局走法,这种走法相对来说比较危险,如果一中一马走中间,那也就相当于唬人之势,效果大打折扣。

    但如果一直走边,再马八进九,形成蝴蝶双飞的局势就让人相当不舒坦了,这就是所谓的棋行显招,如果后面利用局势,压住对手,配合担子炮也能达到压倒性的局势。

    大师似乎看破了这个局儿,便要把陈飞往绝路上逼,两步之后,便破了陈飞的开局。

    小于在一边看的惊讶,按说这种大师级别的人,跟陈飞这种水平的人对弈,完全不会有这种隔空一顿的动作,看来陈总还真的是有两下子。

    陈飞坐在大师对面冻得整个人嘴都发紫了,心里骂了一百八十遍,这死老头子,下个棋要磨叽死了,他现在是真的想找个厚厚的插着电褥子的被窝钻进去,不然真的要冻死了。

    此时前三强在一边看着,脸上出现了笑意,大师这两步,完全不但破了陈飞的开局,还走出了一个敛炮之局,大有锋芒内敛的意思,这是一种大家风范的气度。

    反正陈飞也不懂,凭感觉喽,不过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冷,他吸溜了一下已经流出来的鼻涕,有点哆嗦的对着大师说:“大爷,咱快点行么,我特冷。”

    陈飞这一句话其实再正常不过了,但是放到高手对局中,大有看不起对方的意思,大爷抬眸看了陈飞一眼,心说小样老头子我看得起你,让让你别输的太惨,你倒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给我玩这个下马威。

    随即,大师一改之前以退为进的风范,开始了强烈的猛攻,当然一转前风,直接杀出一招仙人指路,第一着冲三,七路兵,这种布局一直当先,意向莫测,所以才叫做称为仙人指路,一般来说这种布阵方式可以活通马路,试探对方棋路来确定自己的战略。

    当然,这个布局多少也是有点攻击性的。

    前三强一愣,看来刚才老师是被那小子给激着了,对于他竟然使出了这一招,这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老师对这小子认真了。

    这边脑洞开的都快赶上宇宙了,那架势已经不止是下棋,而完全有种打仗似的排兵布阵,统领千军万马的意思,但陈飞完全不是啊,所谓见招拆招,管他用什么路子,但看到这招的时候,陈飞也愣了。

    虽然现在她是通过许慕青来做这件事儿,但他也不是完全不懂啊,别的不说,就这破局的气势,要是要考陈飞自己,估计还得再练十年。

    大师是凝神静气,陈飞是尽量要多快有多快,现在他真的只想快点结束了,他对一边观战的小于说:“你给我买包纸来。”

    小于现在是看上瘾了,这就跟看演唱会一样,为啥那么多人喜欢去看演唱会,哪怕票的位置不是特别好,很可能连个人头都看不见,但还是愿意花钱去看,为的是什么,当然是感受现场的气氛。

    现在他就是这个感觉,看着比赛对局,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紧张和狂热,偏偏这个时候陈飞让他去买纸,这不是扫兴是什么?

    陈飞一个劲儿吸溜鼻涕,这个鼻涕要是再不擤,他就该咽了,虽然这么说有点恶心,但也是个事实。

    突然,只见大师一愣,似乎有点紧张的在手里捯着已经拿下的棋子,陈飞这是什么局儿啊,看着有点像是凤凰炮的走棋方法,却还有点像叠炮的走棋方法,这叠炮在《梅花谱》中曾经有过记载的,也算是历届参赛的选手很喜欢的热门走法。

    可是陈飞这局儿走的却相当诡异,让人捉摸不定,现在正是紧要关头,如果判断失误,很有可能导致全盘皆输。

    大师已经有点陷入僵局,整个人皱着眉盯着棋盘,再看陈飞,拿着刚买回来的抽纸哼哧两下擤完鼻涕,在一看大师暂时没有要走棋的意思,干脆跟盾墙根儿的老汉一样双手插在袖管子里,边抖腿边等了。

    在很多人眼里,陈飞这就是地痞流氓的样子,并且也是一种极为不尊师重道的表现,但特么只有鬼知道,他特么现在浑身已经开始僵硬了。

    要是不抖,可能就要冻休克了,但也不乏一些比较叛逆的人,就觉得陈飞这个样子帅呆了,虽然轻率,却有胸怀大志,气吞山河之意。

    陈飞默默跟许慕青说:“你能来一个快点的杀法么,最好直接走一步就能将军那种,我觉得我快冻死了。”

    许慕青没有说话,但陈飞知道,以现在的她,可是相当听话的,所以应该不用确认她是不是听见了这个问题。

    可是现在,局势明显变得很对立,在象棋中,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个词语来用形容这将,和帅这两个个棋子在象棋中的作用最为恰当。

    不过在象棋对局中,很多时候都只用“将”这一个字来代替“将军”,这倒并不是为了省力,实则是为了借音。

    “将”与“僵”是同音,这样就直截了当地提醒对方,你现在的局面很僵,已陷入了被动不利的境地。

    若是以现在的局势上来看,两边应该都差不多,也就是陈飞稍微处于下风一点,但如果棋高一着,反而压到对方形成新的局势也并不算困难。

    前三强看着整个对局,竟然不由的为老师担心起来,一代象棋大师,要是就这么被这小子看起来随随便便,嘚嘚瑟瑟的打败,试问脸上谁脸上能挂的住,看着眼前难分的局势,他也只能在一遍干着急。

    如果这小子连老师应付都比较吃力的话,那只能说明他的水平是在自己之上了。

    终于,在僵持了三分钟之后,大师一子落下,陈飞心里一喜,太好了,这老爷子真是磨叽死了,下回只要不是要命的事儿,他再也不像用许慕青的力量了,这种痛苦没体会过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

    随后,陈飞稍微移动,双方进入最后的阶段。

    陈飞是觉得,他是真的坚持不住了,现在抖已经不管用了,好在他皮厚,但这跟厚不厚没关系,这种冷是从内往外发的,又不是从外感觉。

    小于看陈飞已经擤鼻涕快用了半包抽纸了,也不禁有点纳闷,现在气温都尼玛零上了,他怎么还能冻得跟个水猴子似的。

    对于陈飞而言,小于这就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那种。

    其实陈飞真的有点坚持不下去了,都想着这老爷子要是再拖一回儿,他真的想投降认输了,反正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也不怎么丢人,但再仔细一想,都已经坚持了这么久了,要是现在投降,是不是有点对不起自己了。

    反正马上就结束了,陈飞想着,脑袋都已经冻懵了,也没看到什么,按照感觉随便拿起一个棋子直接就走了过去。

    相反的,这一下弄得老爷子半天没动,陈飞心里一沉,妈的又来了,下个棋就这么难吗?在这么下去一会儿,就真的不是下棋了,而是要命。

    前三强看着对局,惊讶的张开嘴,这陈飞手里拿着的,正是老师的将,也就是说,他这一下,竟然将了老师的军。

    可是这不可能啊,这局势还没怎么显出来,这小子是在玩赖吧,他本来对着不怎么对老师尊敬的小子就看不顺眼,不想好好下棋就不要开这种赌局,现在他的行为,无疑就是在侮辱他们。

    就算陈飞的能力很强,但他也绝对不允许一个这样的人,来侮辱他钟爱的象棋事业。

    记者从刚才对局就一直在录,虽然他们可以不用懂,但现在对方的将已经被吃了,说明对局结束了?

    这时候,那个前三强上前一把抓住陈飞的脖领子,恨恨的说:“我告诉你,少给我玩这一套!”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边,那个大爷放下手里的棋子,哈哈大笑了两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