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人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妈听儿子抱怨,自己也一肚子的委屈,这些天她总共也没见过儿子几面,虽说现在儿子没在城里有啥固定的工作,但总免不了东奔西跑的。

    她拉着陈飞坐下,小声说:“他们来的时候你也不在啊。”

    陈飞想着现在不是他在不在的问题,而是他们这几个混蛋玩意来干嘛的问题,现在陈飞的厂子就像一条正在跃龙门的鲤鱼,这几个臭鱼烂虾可千万别在这个时候来捣乱。

    说实话,他们几个整人的套路陈飞基本上已经都明白了,也伤不到他什么大的元气了,可有时候就是癞蛤蟆不咬人恶心人。

    谁也不想正努力往下咽着饭在看这些个恶心的东西啊。

    随后,陈飞想了想,现在副镇长已经进去了,再怎么说这里面还有吴天赐姐夫的功劳呢,里边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他没那么容易能出来。

    他就不相信在这个节骨眼上,而且在已经有了前车之鉴的情况下,他们还能作出什么幺蛾子。

    想到这,陈飞也有了点底气,就问:“妈,你就告诉我他们来干啥?”

    陈妈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就说是来找你的,你不在,我也没敢留他们,但是你表哥说等你回来了让你找他一趟。”

    陈飞点点头,李大健这个孙子,最擅长玩阴的,也是这几个人里边演技最好的,他正好从沪都回来以后身心俱疲,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好好发泄过,他们现在送上门,算不算自己往枪口上撞?

    他拿出手机,毫不犹豫的就给李大健打了个电话,没想到对方接的那叫一个快,如果不是因为玩游戏正好接听,那很有可能就是属于日夜守着电话等的那种。

    还没等陈飞说什么,李大健就开口了,难得语气格外的好,说:“那个,大飞啊,啥时候有空,咱们见一面呗?”

    陈飞一愣,但他们都找到家了,肯定就是要见他,如果推脱,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别打这个电话。

    陈飞很爽快的同意,说:“我现在就在家,我这两天脾气可不太好,劝你别往枪口上撞。”

    李大健那边愣了几秒钟,却又立刻堆着笑说:“不会不会,你放心,那你在家等着,我们马上就到。”

    陈飞挂了电话,刚才那句话对于李大健他们,绝对不是威胁,而是红果果的善意的提醒,最近诸事不顺,而且他也发现了,最近似乎很容易发火,整个人暴躁易怒,不知道是因为换季的原因还是受了许慕青的影响。

    刚才李大健说他们马上就到,他们,也就说明肯定是这三贱客要齐上阵,虽说人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前提是你必须是一个君子而不是小人。

    陈飞从沙发上站起来,跟陈妈说:“妈,等会李大健他们来找我谈事儿,你就上后边忙你的去。”

    陈妈听话的点点头,她也从来不愿意参合儿子的事儿,这样的时候,她一个老年人还是闭嘴的好。

    陈飞看着妈妈像个小女孩儿似的听话,也欣慰的笑了笑,要真碰上那种不讲理的妈,一旦有什么事儿,肯定会把他弄得两头为难的。

    本来还以为这些人要是来干什么,是不是得准备点刀枪棍棒啥的,陈飞觉得现在他也需要一个称手的兵器,于是默默的钻进了厨房里,本来整了把西瓜刀,但是想想,都特么一个村儿的,就是他叫来一卡车人,也犯不着刀兵相见啊。

    然后他又翻了翻,算是翻出了一个居家必备趁手的良品,擀面杖。

    陈飞把擀面杖揣在怀里,就等着李大健他们上门搞幺蛾子了。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陈飞就看见一辆小皮卡从远处开过来了,他先是一愣,初步算了一下,这种皮卡一车人的话大概能有几个,然后默默的把手塞进怀里,大不了等会他们冲过来的时候,他就在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是了。

    但等到皮卡停在陈飞家门口的时候,陈飞才发现不太对,从皮卡上下来的就只有李大健他们三个,后面拉的,好像也不是人。

    这才让陈飞稍微有点放心,这可能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既然没来人,那也就不用防备什么了,他随手把擀面杖扔在一边,对陈妈说:“妈,你先进屋,我没说话,别进来。”

    陈妈点点头,进屋去了,陈飞就趴在窗户上观察着外面三个人的动静。

    李大健他们下车以后,直接走向皮卡的后斗,然后开始卸车,陈飞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他们从车上卸下了一只羊,活的,还有几只鸡,半扇儿牛,还有一堆外包装看上去还算精美的礼品。

    陈飞有点惊,瞬间不知道这几个人要干啥了,如果现在给他们一个猪头,是不是要开始在他家祭祖了?

    随后李大健便过来敲门,陈飞开门之后,又往后看了一眼,嗯,刚才隔着玻璃看到的都是真的,他带着怀疑的语气问:“你们把这玩意拿来要干啥?”

    李大健笑了笑,我尼玛,这一笑给陈飞都吓到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肥头大耳的李大健用过这么憨厚老实的笑容。

    笑笑之后,李大健说:“大飞你先帮个忙,咱俩先把牛肉抬进去,你家冰箱还有地方吧?让强兵他们去吧羊关你们家圈里去。”

    陈飞赶紧摆了摆手,眯着眼睛说:“别,东西你们拿回去,有事儿就说,要想往我们家塞东西,咱们呢,也就别见了。”

    这些人举动也太反常了,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啊,谁知道这是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

    李大健一看,也叹了口气,把东西就直接留在车上了,伸手一招呼,李强兵他们也就不白忙活了,都跟着李大健进了屋。

    既然到了家里,陈飞还是一个有礼貌的主人,给他们仨倒了水之后,也坐在一边儿,说:“你们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直说就行。”

    先是副镇长儿子抬头看了陈飞一眼说:“飞哥,之前是我们不好,我们不是人,我们有眼不识泰山,现在我爸也进去了,我也深刻的反省了我的错误,这次来是来赔礼道歉的。”

    陈飞冷笑了一声,然后看向李大健说:“你呢,你也是来忏悔的?”

    李大健猛地点头,随后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陈飞就盯着他的脸,想看看他又能说出点什么新鲜的话题。

    谁知李大健上来就给陈飞玩了一个欲语泪先流,泪腺一松,直接开始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眼泪了。

    这陈飞哪能受得了啊,男儿有泪不轻弹,这算是哪门子的事儿啊,不过还没等陈飞开口呢,李大健就抽搭着说:“大飞,你不知道,俺们家出事儿了,之前俺妈被人骗了家里所有的钱,说是什么国家政府政策,阳光工程啥的,让人骗了快十万,家底子都掏空了,现在还跟着了魔似的,后来家里亲戚都嫌弃俺妈,都不跟我们家来往了,这也就算了,还埋汰我们,后来我才明白,也就姨娘对俺家好,我真是当时猪油蒙了心,我错了。”

    陈飞一愣,突然感慨了一下,这世界真的是公平的,有一句话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冥冥之中早有定数了。

    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罢了,不过他也是真没想到,李大健家能让人把钱骗了,他突然发现,为什么在这个村里子,经济想发展一下这么困难了,可怕的不是村子穷困,而是人的思想贫瘠。

    如果想发展一个村子的经济,就要先彻底的改变一个村子愚昧的思想,和落后的民风。

    还没等陈飞说什么呢,陈妈推开门就出来了,看着李大健说:“你刚才说啥,你家咋的了?”

    陈飞暗自叹了口气说:“妈,我不说不让你出来么?”

    李大健一看陈妈出来了,普通一下就跪在陈妈面前了,哭的那叫一个难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又把刚才说的话说了一遍,之后没等陈妈反应,上来哐哐抽了自己仨大嘴巴,说:“姨娘,我知道我们家错了,就你们对我们家好,我真错了……”

    陈妈从骨子里就是个善良的女人,眼泪窝也浅,赶紧上去就把李大健扶起来说:“好孩子,知道错了就好,姨娘不怪你们,你先坐。”

    陈飞现在也不知道李大健这是唱的哪一出,更不知道这种是不是真心的,毕竟现在这个社会,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陈妈进屋去,不知道干嘛了,李大健还在那哭哭啼啼的,如果他是诚心悔过,他自然可以不计前嫌。

    结果李大健这边儿的事儿还没等陈飞细细观察和琢磨呢,李强兵也开始了。

    反正就是一顿道歉,陈飞听得耳朵也起茧子了,随后,陈妈从屋里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旧的手绢,打开之后放在李大健面前,是两沓子粉红色的钞票,陈飞看的也愣了,就问:“妈,你这是?”

    陈妈没理陈飞,而是跟李大健说:“这是这些年我存的,你家也不容易,先拿去用吧,把这个坎儿过了再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