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汉斯的骗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不能不承认,陈飞这种自我催眠的方法从某种程度上还是很管用的,加上酒精的作用,不到十分钟,就打起了呼噜。

    但自我催眠这种事儿,不可能是一辈子,等第二天醒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第二天陈飞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看着桌上的空就瓶子,它就好像在提醒他,昨晚发生了什么。

    等陈飞在打开电视的时候,那个国际频道已经换了别的节目,但媒体好像在大肆宣传似的,电视里放的,是曾经杰克逊演过的一部电影,这片儿陈飞看了不止三遍了,竟然都没认出来这是杰克逊演的。

    大概陈飞所见到了,都是病榻上的她,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之前她有多光鲜亮丽。

    陈飞想了想,虽然很不愿意,但还是打开了手机浏览器,因为华夏和国外时差的关系,昨天汉斯他们的发布会应该是在白天举行的。

    如果有消息,现在网上应该已经能找到了,果然,陈飞刚一打开,就发现头条新闻前三条,关于昨晚的发布会竟然就位列第一。

    在华夏一些新闻软件上,第一条必然会是有关国家,或者政策,还有一些外交或者国际新闻,第二条基本上就是什么一些社会风气,都是宣扬我华夏正能量的一些小新闻,第三条就是娱乐圈的一线明星啥的。

    可以说,几乎每个新闻软件都是这个套路,亘古不变,可是关于昨晚一个外国的新闻发布会,竟然能站在华夏的头条上!

    你要说陈飞相信么,他特么又不瞎,这么大的字他也不是看不见。

    陈飞的手有点发抖,点开了第一条新闻,发现点击率竟然已经达到了好几个亿,可以说除了山沟沟没网的,孩子太小不用手机的,老头老太太不会玩的,剩下但凡没事儿爱看点新闻啥的人,都点击过这条新闻。

    就算是杰克逊在外国红到什么程度,也不会上头条,除了美利坚总统,或者其他政治官员给她鞠躬以外,她顶多也就算个娱乐界天后,还没有资格在华夏上拥有这么多的点击量。

    那么,这个新闻出现在这里的头条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全世界,都对这个药物非常的有兴趣。

    清醒过来的陈飞也逐渐的冷静下来,他坐在沙发上,把那天注意的细节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

    那天为了以防万一泄露秘密,他还特地只拿了一支去了杰克逊的病房,当时他已经按照用法用量,真真切切的把里面的药物用注射器吸的一滴都不剩,根本不可能遗留下什么。

    这点就是用他脑袋发誓,他也是能保证的,想着,陈飞又有点焦躁起来,他拿出手机给王工打了个电话。

    等到王工那边接起来,还没等陈飞说话,只听王工先开口了,声音非常低沉,听着也好像是核爆炸前夕似的说:“我已经知道了,二十分钟时候,咱们公司见,别带任何人。”

    陈飞说了好,就挂了电话,他知道为什么王工不让带别人,就现在这种情况而言,这个药物的秘密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陈飞一分钟都不敢耽搁,直接穿上衣服,就直接出了门,现在十万火急,上天似乎就像是跟他开玩笑似的,每次在他看见希望的时候就又再一次拉着他的腿把他狠狠的拉下深渊。

    到了厂子,王工已经在等着他了,这次算是从王工跟陈飞认识以来,第一次单独相见,为了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事情,他们开车去了镇上,找了一个茶楼。

    王工绝对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他顾虑的东西要远远超过陈飞,作为一个在这一个行业元老级别的人物,他的建议自然是最上乘的。

    但越是时间长,越是接触的多陈飞发现他越是深不可测,两人坐在茶楼里,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去镇子上的一路,已经沉默了太长时间,等茶上来的时候,王工给陈飞倒上,从兜里掏出烟,还给他递了一根。

    陈飞都惊呆了,在一起相处的这么长时间里,他从来没见过王工抽烟是什么样的。

    这次,也是王工先开口说:“新闻我看见了,你是不是就是给这个女人治病去了?”

    陈飞点点头,但他很不能理解,就问:“王工,剩下的三支药我都拿回来了,而且当时瓶子里的药物我都已经抽干净了,他们怎么也……”

    陈飞是不懂,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不耻下问的时候了,这一切都太过蹊跷,谁都不明白汉斯搞到的这个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飞突然心里一寒,整个心凉了大半截,脑子嗡的一声,没等王工回答,就接着问:“难道是,是因为药品瓶子内壁的残留液体……”

    他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发抖了,这绝对不是夸张,如果你每天辛辛苦苦花了好多钱,坚持好多年买彩票啥的,突然中了世界头奖,结果竟然这个奖已经有任冒名顶替了,你觉得你会不会崩溃。

    而且这个药品的成功不单单是代表着一种财富,而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和对这个世界,全部人类的贡献。

    王工看着陈飞,表情很是淡定的摇摇头说:“这个药的药理我太了解了,这玩意本来就是活菌病毒,他们要是想用那点残留液进行研究,肯定相当困难。”

    陈飞听到王工淡定的语气,整个人也稍微舒缓了点,他突然发现,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整个手心里已经都是冷汗了。

    他接着问王工说:“那您的意思是,凭借那点东西他们研究不出来药物成分?”

    王工现在说话,完全就跟一锯子一样,一点一点拉着陈飞的心:“不,可以。”

    现在没人能懂陈飞的心情,有多丧呢?就像一个心脏病人坐过山车,保不齐等会他就得被王工给整猝死在这里。

    他现在有一种身体瘫软,但精神想掀桌子的感觉,王工这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汉斯他们已经能分析出这个药物的配方了?

    还没等陈飞把王工刚才的话消化明白,王工就又带着可怜的他坐了一次过山车:“但是就凭你去那里,到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把我的药搞清楚,那简直就是做梦。”

    好吧,陈飞现在什么都不想说,这老爷子可能真的不是在吊着他,完全是因为他说话大喘气,王工说话一向很有把握,既然他这么说了,那肯定就说明他是有十足的把握。

    陈飞这会儿也不发表任何言论了,他就等着王工什么时候把想说的一气儿说完,免得他可怜又脆弱的小心脏在这乱活动。

    王工喝了口茶,想了想说:“我个人觉得,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我们的药,早就被那个外国佬给盯上了。”

    听到骗局这两个字,陈飞的问题就又来了,他骗肯定是没问题啊,关键是这种事儿你拿出来骗人有啥好处?而且又是怎么做到这么像的?

    陈飞突然很想给奥莉薇亚打个电话问问,汉斯这个货是哪来的勇气,不过现在分析这么多已经没用了,这个药已经在全世界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对没错,是世界,也就是说,如果汉斯搞得是假的,那全世界的人民都会上当受骗。

    王工想了半天说:“事已至此,多说无用,既然他们先造了假,以后肯定会找真的出来,而且就残留药液来说,研究出跟我们这一模一样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陈飞想了半天,也就是说,他们能研究出来也是迟早的事儿,但是把眼光放长远一点来看,只要他先一步申请到专利,那到时候,有人作证的话,他们就是侵犯专利权了。

    除非二者的药物成分不一样,否则这个东西,真的是一告一个准儿的。

    可是现在最让陈飞头疼的,还是这个专利的问题,生物工程局现在压了那么大一堆药品专利项目,说不定还能一个不小心把他的给pass掉,这得等到猴年马月去?

    到时候别说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猪被别人吃了是小,万一汉斯这王八蛋弄出来的不知道什么玩意是一三无产品,弄到全世界,那陈飞这个道德的锅就背大了。

    随后,王工说:“行了,这个事儿,急不得,走一步看一步,你也没有证据人家是抄袭,更不可能去理论,所以只有暗箱操作,先把专利搞到手。”

    陈飞苦笑一声说:“我叫您一声爹行么,您自己看看现在生物工程局压的申请表,等咱们那个排上号,恐怕得四五年了吧,更何况还不一定能申请到。”

    王工叹了口气,把头一低,好像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说:“行了,明天咱俩再去一次。”

    陈飞点点头,他也只能这样了,其实就算王工去了不也是一样,不过这倔老头子看样子还真不相信那边有这么邪乎,所以让他去看看也挺好,至少让他感受一下,他也是很辛苦的。

    回家的路上,陈飞把这件事情捋了一下,希望能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因为申请专利这条路,走正规的渠道,真的太难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