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找茬?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杰克逊看着奥莉薇亚捂着脸的样子,也轻轻的叹了口气,确实,如果不是她的这个病,也许就不会牵扯进来这么多东西,也不会连累到闺蜜。

    杰克逊伸出手,扯了扯奥莉薇亚的袖子,问她:“我觉得,你是对这个华夏男孩儿动心了?”

    奥莉薇亚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骤然脸一红,这个问题她似乎完全没有想过,她喜欢陈飞吗?

    这个男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进入了她的生活,一次又一次的救了她,也许要不是陈飞,她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其实很多次,他本不用这么做,但他还是奋不顾身,也许这是喜欢?

    杰克逊看着闺蜜一脸小娇羞的样子,也不经意的笑了笑,她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不管以后怎么样,这件事情是什么接过,陈飞都是她的恩人,但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真的无能为力。

    第二天一大早,陈飞就收到了一个特快信件,撕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张银行卡,他皱了皱眉,冷笑了一下,有钱人就是六,两千万美刀,还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随后把卡装进兜里,就给王工打了个电话,别看这小老头平时生活拖拖拉拉的,要是让他办个什么正事儿,还是挺积极的。

    陈飞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找了件还能看的过眼的衣服就开车去接王工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以貌取人,就连动物都是一样,要不然怎么公孔雀都会开屏呢,说白了就是这个道理,长的磕碜穿的还寒酸的这种人,到哪儿也不招人待见。

    到了宿舍门口,王工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近了一看,也就亏着陈飞没喝水,不然这车就白擦了。

    他是实在没明白王工这尼玛是什么品味,平常看他穿着白大褂,觉得这老爷特有气场,年轻时候肯定也是个颜值爆表。

    陈飞从车上下来,看着王工身上还露着俩洞的破棉袄,一条黑裤子吊个腿儿不说,还被岁月磨得油光锃亮,一双小时候军训发的黄胶鞋上是一双特别长的袜子。

    这一身打扮真是看的他目瞪口呆,半天没说话,王工也懒得理他,直接绕过陈飞就拉开车门就准备上车。

    陈飞连想都没想,直接一把就把他给拉下来了,心说这老爷这是干啥,上次在京都的时候也没见他穿成这样啊,难道这是故意的?

    关键是别人故意什么的都是有目的,这老爷子能有啥意思,想故意被人赶出来然后碰瓷儿么?然后引起社会关注?

    想想也不可能啊,人家一个生物工程师,能干这么素质低下的事儿么,但那又是什么意思呢?

    王工一看陈飞把他拉下来了,眉毛一立,语气冰冷的说:“你拉我干什么?”

    陈飞一愣,就王工这个脾气,有些话也不好明说,说轻了吧,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说重了吧,那脾气一上来能给你吃了似的。

    但是为了这个事儿,就是把陈飞吃了,他也得善意的提醒一下,毕竟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儿啊。

    随后,陈飞干咳了两声,说:“王工,咱们好歹也是去生物工程局,你这不太好吧?”

    王工听着陈飞这么一说,一把把他拉着的手甩开,声音直接拔高了好几个度,喊着说:“咋的,我就这样,不愿意让我去拉倒。”

    陈飞是没想到这老头牛脾气这么重,他这还没说啥呢,就喊开了。

    但是,他没有放弃,又呲着牙笑着说:“那啥王工,我又没说你啥,我意思咱换身精神点儿的衣服再去,这不让人看着舒服么?”

    王工眼睛一立,这次倒是没有喊,但是直接往前走了两步就蹲地上了,两只手往袖子里一揣:“我不去了,爱咋咋的。”

    现在陈飞已经不只是目瞪口呆了,可能是以前跟王工接触的少,所以根本就没发现这老头的脾气这么大还这么古怪,现在看看还真收拾不住这老爷子了。

    你说你用老板的身份压人家,人家就直接给你撂挑子,好好说,人家还得跟你喊,这放谁谁受得了?

    但是现在事在人为,迫在眉睫的时候,陈飞肯定不能在这跟他耗着啊,于是也蹲在地上说:“行,老爷子,我也没别的意思,可能就是觉得您今天穿的太个性了,咱就穿这个去,管他赵钱孙李的,快上车把,到了可能都得中午了。”

    陈飞这么一说,王工才狠狠的瞪了他站了起来,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

    其实陈飞根本不知道,如果王工真是自己不想办这个事儿,按照他的脾气,从第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不去了。

    上车之后,陈飞一脚油门就出去了,到时候实在不行哄哄这老爷子不让他进去就完了,但是想着带上他也是觉得他好歹是这方面的专家,到时候有什么问题,总比陈飞什么都不懂的好。

    因为是工作日,路上并不是很堵车,但因为从泉城到京都还是有点距离,到了虽然没到中午,但前面排队的人已经很长了。

    陈飞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好,王工就先下车了,俩人刚上台阶,就被保安拦住了。

    陈飞心里咯噔一下,他就知道,这种地方都这个样子,八成是把王工看成是个臭要饭的了。

    他上来一伸手,直接说:“兄弟,我们是来办事儿的,不是乞丐。”

    保安一看陈飞,皱了皱眉说:“哦,那行,进去吧,最近老有要饭的上我们这儿来骚扰别人,对不住了啊。”

    陈飞点了点头,趁着王工还没反应过来,拉着他就往里边走,不过这种国家机关跟企业就是不一样,保安还是很有素质的。

    进去之后,前面排队的人挺多,办这个事儿多少会有人咨询什么的,所以办起来不但相当麻烦还非常慢。

    陈飞早上出门特别着急,也没有上厕所,这一弄多少有点尿急,就把手里的资料给王工说:“王工,你先排着,我先上个厕所啊。”

    王工没说话,就点了下头,说实话,陈飞是多少有点不放心,因为王工的脾气怪的很,一般人肯定受不了要干仗。

    到了卫生间,陈飞叹了口气,尼玛,这上厕所排队跟尼玛京都火车站的进站口似的。

    上完厕所,出来之后才感慨,亏着他膀胱好。

    他突然想,你说这世界上,啥是幸福呢,此时此刻,陈飞觉得幸福就是,当你特别想要上厕所的时候,就能找到厕所给你上,这特么就是幸福,也就是说,远大而且遥不可及的,那只能叫梦想,抓住眼前的,才是幸福。

    但是等出来的一瞬间,他就再也感受不到这种幸福了,刚才还秩序盎然的大厅里,已经乱作了一团,似乎刚才发生了啥事儿一样,好多人围成一个圈,里三层外三层的。

    陈飞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就往圈儿里挤。

    事实上,他的想法一点都没错,果然是王工又惹麻烦了,一个穿着皮鞋,脑袋梳的油光锃亮的男人正扯着王工的领子叫骂。

    陈飞赶紧上去,把那男的胳膊一抓,说:“放手,这怎么回事儿?‘

    男人一看陈飞强出头,不乐意的说:“关你丫屁事儿,滚开。”

    陈飞冷笑一声,心说,老子这脾气镇不住这倔老头,还镇不住你这孙子了?

    随即反手扣住男人腕子,找准一个穴道死死往下一按,只听男人当时嚎叫了一声松开了手。

    陈飞再一看周围,都是都是一些好事儿的傻子,一天天了没事儿干,这种热闹有什么好凑的,还拍小视频?

    他走到人面前,挥了挥手说:“行了行了,赶紧办正事儿。”

    男人估计也就是个纸老虎,看着厉害,其实根本就不堪一击,面对陈飞轻轻松松这一下也有点懵,从地上站起来,指着陈飞跟王工说:“臭要饭的,给我等着。”随后就挤出了人群。

    陈飞懒得理他,就问王工说:“刚才怎么回事儿?”

    王工冷哼了一声,说:“插队。”

    插队?那是该揍他,这种时候大家都着急,再说别人在这排了这么久,你说插进来就插进来,这不活该的么。

    随后,陈飞摆了摆手说:“行了,咱不管他,排队去。”

    但有时候,很多人就是很操蛋,大厅秩序还没恢复呢,刚才那油光锃亮的男人就回来了,身边还带了俩穿制服的,应该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男人一眼在人堆儿里看到了陈飞,然后指着他说:“就是这小子,跟这个老乞丐。”

    工作人员胸前挂着一个牌子,顺着男人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就走过来了。

    另一个直接把保安给叫来了,这一下,本来好不容易才散了的人群又一次聚集了起来,工作人员看都没看的说:“把这俩人带出去,怎么看人的?怎么又把乞丐给放进来了?”

    上次是王工懵逼,这次他可是实实在在的听见了,阴沉着脸,走上一步说:“你说谁是乞丐呢?”

    陈飞是不知道王工的战斗力,但是他绝对知道,这货把王工给惹怒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