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真人不露相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这世界上,不管打架还是社会关系,关于打脸这种事儿的形容词都是,左右开弓,正反手俩大嘴巴的。

    所以,穿制服的家伙这一巴掌打得虽然疼,但是因为他能在这个地方活的好好的,还能做到这个位置,肯定也是不容易,多少还是有点自己的套路的。、

    加上为人可能比较灵活,所以早就被打习惯了,虽然这次疼,但想到副局长上边还有个顶头局长,也就不怎么担心了。

    他没说话,尽量往后退了一步,避免直接直接出现在副局的视线里,就现在而言,只要局长不发话,这个面儿上的事情,也只能事儿后再说。

    陈飞站在一边也惊呆了,上次去找王工的时候,听对面儿那个象棋协会的老爷子说,王工有个孝顺的儿子,但是他脾气倔,总跟儿子把关系处理不好。

    难道这特么就是王工的儿子,堂堂生物工程局的副局长?

    陈飞在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心说这老爷子藏的够深的啊,早知道这样他早说不就完了,害的他一天天为了这个事儿失眠睡不好觉,四处想办法,求爷爷告奶奶的,绕了一大圈儿远路,结果还没什么用,耽误事儿不说,还差点把这事儿办砸了。

    王工看着儿子,说:“我怎么来了?我还不能来了?”

    王工儿子似乎很怕老爸,刚才一脸器宇轩昂的样子面对这个倔老头子似乎突然就变成了一番大孝子的模样,在场人眼睛不不瞎,都看到了,尤其是那个穿制服的,感觉都快藏保安后边了。

    不管你是什么单位,国企私企还是机关单位也好,试问谁不怕领导穿小鞋?

    为啥叫领导?从过去,是父母的一句话,决定你的终身大事,现在,完全就是老板的一句话结束你的终身大事儿了,三十岁多的男人,在这个位置上,正好准备娶媳妇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上面撸下来,那他这辈子可能在这个工作上是不可能再有什么造诣了。

    包括保安在内,谁也不是傻子,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个节骨眼上了,就没人再提老乞丐这回事儿了。

    王工儿子往后看了一眼穿制服的,他这个孝子,肯定能允许别人骂他,也不会允许别人说他爸爸是臭要饭的,这小子估计有点悬了。

    这一个眼神给穿制服的吓得瞬间一身冷汗,但也就是这一个眼神,惊醒了梦中人。

    他知道,副局长肯定不会就这么放过他,但是不管再哪里,每一个地方都有它独特的小社会小系统,这个定律在哪都不意外,所谓的小社会系统,就是只要你在这里不是最底层的小员工,肯定就是靠别人提拔上来的。

    既然是靠别人提拔,那提拔你的那个人,自然就是你的靠山。

    而靠山这一个层面的人,会尽可能的保留手底下的人,也就是所谓的收拢人心,支持你的人多了,他自己自然上位也就容易了。

    这就是所谓小系统里的共生关系,说来很简单,但也很复杂化,在这里,情商不够高的,要么现在还在坐窗口,要么已经被恶劣的淘汰顺序给弄走了。

    能留下来的,势必能应对各种局面,而站在大厅里处理事情,肯定是已经找到了提拔自己的靠山。

    而这个穿制服的人,就是一个,赶巧了,一手提拔他的人,正好是这个生物工程局的局长,也就是说,就算他口误,那也只能证明他看走眼了,只要局长这边不动摇,日后只要亲自上门赔礼道歉就好了。

    想明白了事情的轻重缓急,他也算下定了决心,也不能老在这站着藏在别人后面啊,趁着现在能表现赶紧表现。

    局长刚才突然来了一个重要的电话,等会儿回来,他就可以把这事儿推到陈飞他们身上,就说是他们先动手打的人,反正在场的都拍了小视频,证据有的是,而他,自然就成了顾全大局,稍微有点有眼不识泰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倒霉鬼。

    旁边看热闹的也觉得笑炸了,拍了朋友圈之后,赶紧发,内容是有狗血的,有搞笑的,要说隐藏在大华夏的,我辈段子手还真的不少。

    有的人直接配上小视频,说了一句:朋友,我似乎已经看到了你脱制服走的样子。

    还有的直接来了句,这社会,穿破棉袄的都是真龙。

    更有不知道是做某宝的还是做微商的,不知道从哪拍了一张王工的照片发到朋友圈:生物工程局副局的爹同款乡村破洞风棉衣,有现货,带价私聊。

    这时候,副局看着陈飞说:“您好,您是?”

    陈飞赶紧伸出手,现在就是有熟人好办事儿,你说这老爷子,抱着这么个宝贝儿子,还尼玛自己没事儿颠儿出来工作,这种人在才是国家的栋梁之才啊。

    副局长也是给足了陈飞面子,但凡是跟他爹在一起的人,他都一百个尊敬,毕竟自己的爹啥脾气他都知道,能跟他一块相处时间稍微长点的,是真不容易,那个小四合院也是他给买的,因为那里边上年纪的人多,让老爸跟老年人交流也挺好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不到一个月,老爸就在邻居之间的名声“臭名昭著”了,为此他也很头疼,提出给他换房子,结果这倔老头就是不肯走,还给他撵出来了,到现在见到他也没个好脸。

    陈飞见副局伸出了手,这可是莫大的殊荣,像这种级别的人物,对于陈飞来说,想握握手真的不太容易,但是没想到,这回是人家主动了,脸上自然也有光啊,他赶忙笑了笑,上前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说:“我叫陈飞,是王工现在的老板。”

    副局也愣了一下说:“陈飞,我知道你,一直没机会拜访,谢谢你照顾我父亲。”

    此时此刻,仿佛整个大厅里像是一个茶楼,不禁都为穿制服的家伙叹了口气,在别人眼里,那家伙的前程就这么活生生的被他葬送到手里了。

    陈飞一愣,心说:我去什么情况,什么叫知道我,没机会拜访,老子这么出名么?我特么怎么不知道呢?

    但是现在众目睽睽之下,陈飞也不好问什么,想来可能也是王工告诉他的吧,这么想想也觉得比较合理,就也笑着回了一句:“没有没有,老爷子人特别好,我应该的。”

    话音刚落,那个看着成熟了不少的将近四十岁的局长就进来了。

    本来他刚才出去接电话的时间,就不短,想着不管多大的事儿等他进来人群也该散了,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还在这堆着,时不时的还拍张照片什么的。

    这地方是别人能来乱拍照片的吗?这是关于专利的,只要有多少秘密的么,这种秘密一旦泄露,会对人造成的损失是不可估量的。

    局长刚走到中间,穿制服的眼疾手快,赶紧就挤到局长身边,开始了新的套路。

    所谓,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现在的社会人儿谁还不会玩点套路啊,城市套路实在深,不行你就回农村,这句话就严重的反映了现在对于套路这种事儿,对于人生的影响和严重性。

    这人确实是局长提拔上来的,这人有点眼色,学历也不低,当时让他上来完全是出于业务多方面的考虑,每一个单位,总不能过的太死板。

    穿制服的看着局长,一脸正在把委屈往下咽的表情,恶人先告状的说:“局长,这事儿我办得不好,我把人当成要饭的,差点让保安给赶出去。”

    局长愣了一下,要饭的?现在要饭的和正常人都能看出来,这就是个三岁小孩也能分清楚吧,怎么可能认错呢?

    随后,穿制服的再一次先发制人,接着说:“今天华康的人过来申报业务专利,人也挺急的,我就寻思给插个队来着,没想到那俩人先动手了,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才叫的保安,这不,您们来之前,他们一起那个小子都跟保安比划上了。”

    局长一听,当然不乐意了,就算工作人员看走眼了,这是他们的失误,自然有上面的人处罚他们,但你要是敢在这个地方撒泼,他肯定是万万不允许的。

    局长冷笑一声,他平时要么在外边忙交际,忙应酬,要不然就是在办公室里批文件,好容易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办公大厅里,就出了这样的事儿,这还真是巧合啊。

    想着,他就顺着人流进去了,穿制服的跟在局长后面,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看样子,局长是有点生气了,刚才的叙述中,他也没夸张,事实就是如此,华康药业的人,本来就跟他们有着极大的利益关系。

    想到这,他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看局长发飙的样子了。

    局长进去之后,就想看看是哪两个不长眼睛的,竟然在这个地方给他闹事儿,结果抬眼就看见副局长站在那面带微笑,毕恭毕敬跟人说话,再抬眼一看,心里顿时生出了四个大字:“我的妈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