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9章 老头也是会套路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杨斌是何等聪明,在这一领域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当然知道,今天王教授既然能把脚踩在他生物工程局的地板上,肯定就是有什么要非办不可的事情。

    而且跟着王教授来的这个陈飞,肯定是一个能把这倔老爷子收住的人。

    有些人可就是那种看着其貌不扬,威气内敛,一旦到了某周场合或者正儿八经的时候,就能震慑全场那种。

    这个叫陈飞的虽然现在还看不太出来,但是也还真说不好就个这么个主,所以,还是先看看他们今天到底是要干什么。

    几个人直接略过了前厅,走到后面的办公区域,虽然说上班时间,不能带人进来吧,但是这俩人是局长副局长同时带来的,这特么谁敢拦着,谁拦着谁找死。

    但是被这个高地位的人同时带进来的,别人也不免会多看两眼,但就凭多看这两眼就足够惊呆了的,毕竟王工他们的形象确实很扎眼。

    尤其是王工,穿成这样,却能被两位局长同时带进来,谁都免不了多加猜测一番。

    这一路,直到走到最后面局长办公室,确实吸引了不少眼球,而且这种机关单位也避免不了有这种长得特别招人喜欢的小姐姐,陈飞这一路别提有多爽了,被人刮目相看的感觉谁都会觉得有面儿的。

    进了办公室,杨斌赶紧请王工根陈飞坐下,茶水伺候好之后,小声带笑的问:“王教授今天来想必是肯定有什么急事儿,跟我就不用藏着掖着了,咱们都是自己人。”

    陈飞一听,卧槽,他这边还没来的急说话呢,那边就已经开始献殷勤了,这不正好是个机会么,刚想开口,就被王工给拦下来了。

    陈飞一愣,心说,我去这是什么情况,不趁热打铁赶紧说,王工这是怎么个意思呢?

    没想到王工把手往破棉袄袖子里一塞,就跟杨斌说:“我就是来看儿子的,没啥事儿,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啥?”

    陈飞彻底懵逼了,他现在也不知道说啥好,就算王工私底下跟这局长有些私人交情,但是现在人家制服还没脱下来呢,你在人家的地盘,当着一个外人的面儿直接扫人家面子,是谁心里都能膈应一下,更别说人家的身份还在这摆着了。

    想到这,陈飞的冷汗直冒,这个王工是真的不懂世俗交情还是怎么,完全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节奏啊。

    谁知杨斌一笑,也没有再说什么,这个老爷子的脾气,他算是十分了解的,就说:“王教授,我不是这个意思,您也别发火,天气冷,多喝点茶。”

    陈飞在一边真是目瞪口呆啊,这个王工到底有多大本事,都这么怼这个局长了,他竟然还能笑嘻嘻,客客气气,尊尊敬敬的跟王工说话,这老头现在在他心里简直就是神一样的节奏,没谁了。

    王工听完,才慢慢悠悠的把手从袖子里拿出来,坐在沙发上吸溜吸溜的喝茶,完全是一副不紧不慢的节奏,急的陈飞在一遍直跳镚子还不敢表现出来。

    他现在要是非要开这个口,肯定就是坏了王工的面子,要是照这倔老头的脾气,估计转身走都是有可能的。

    王工要是走了,谁还管他陈飞是个谁啊,虽然他是挂着老板的名义进来这个办公室的,但完全就是一个有点跟班的性质啊。

    可是现在要不说,也不知道王工这样是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总之,现在的陈飞是真的很懵逼。

    俩人喝了会儿茶,局长是各种找着话题的跟王工聊天,却很聪明的始终避开他们此次来的目的,陈飞在一遍听的简直不要太着急,但是又没法说,这种感觉,抓心挠肝的,别提有多难受的了。

    聊了一会儿,杨斌突然笑了笑,叹了口气说:“教授,但年您是把我脾气治改了,您自己这个脾气还是老样子啊。”

    这句话话音一落,就跟站在一边的王工的儿子说:“王彻,你去前边给我查查,有没有这位陈总送上来的申请书,有的话直接给我拿过来。”

    听到这句话,陈飞的心里都已经开始激动的放鞭炮了,然后默默的想起了一首歌,歌词是,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

    说实话,耽搁了这么长时间,陈飞是真的已经要放弃了,他甚至真的有一种王工来这就是为了叙旧的,但是万万没想到!

    王工这个套路,陈飞跟他比,简直就是小学生的水平,人家是沉着稳定,完全没露出一点点求人办事儿的样子来,全凭浑身气场,镇住这个局长,这么一来,没有低三下四的情况,没说欠谁人情,因为最后是人家自己乐意给他办的,还能坐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上。

    现在想想,当时陈飞要是开了这个嘴,就相当于把他们从太上老君的位置上,直接拉到了土地公公的水平。

    王工儿子王彻出去以后,杨斌又给王工添上水,这个王教授对他来说,那是救命恩人一样的角色存在的,而且这个倔老头从来不求人,他要的就是等局长自己明白他所来的目的是什么。

    不过当年要不是王教授这个性格,他那一个难关也不一定能度的过去。

    过了约么有十来分钟,陈飞上次的表格就被拿了回来,直接放到了杨斌的办公桌上,直到此刻,他才发现王工的脸上露出一个难以捉摸的笑意。

    陈飞现在算是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姜还是老的辣,他是不得不佩服啊。

    杨斌拿起桌上的的申请表,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猛地抬起头,突然问陈飞:“这是之前就交上来的?”

    陈飞点点头,无奈的说:“是啊,因为压的太久,跟本就没有给批下来。”

    杨斌又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申请表,然后又看了王工一眼,他突然发现,这个表格事关重大,而且已经只是跨领域的问题了,更有跨国际的可能性。

    这些天,尤其是外国的电视台,报道的一款关于治疗淋巴性癌变的药物已经公布全球,这让身为华夏的生物工程师们都大跌眼镜,不管是炒作还是什么,这件事都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尤其是他们这种相关性质的工作单位。

    可是当看到陈飞填的申请表的时候,让他眼前为之一亮,这个上面所说的,竟然跟报道的几乎一样,如出一辙。

    这也相当引起他的注意了,随后,杨斌十分认真的看着陈飞说:“陈总,你知道你的这个药,跟现在电视台里报道的一款外国专家研究出来的药,药理是一样的吗,就是前两天的事儿。”

    陈飞一听到这个就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因为对面坐着的,是有素质有教养的局长,他就要开始骂街了,虽然他是个男人。

    他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冷笑一声说:“我何止是知道,因为他们正在宣传的,就是老子的东西。”

    虽然一忍再忍,省略了很多脏话,但是老子这个词儿,他还是没有忍住,因为这真的太气人了,这事儿放在谁身上,谁都得崩溃。

    杨斌一愣,然后突然表现出一种莫名的狂热,对着陈飞追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陈飞对他没什么好隐瞒的,抢功这种事儿他一点也不担心,毕竟这东西马上就要被外国心机婊给抢走了,只要不是落在他大华夏的,他就不能接受。

    想着,他就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通通给杨斌讲述起来,而且他把能回忆起来的所有细节都讲了一遍,甚至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此时一个看上去很是沉稳的杨斌脸上已经很明显的表现出异常的不淡定,如果陈飞说的是真的,那他们根本就是在侵犯华夏的权益,这种事儿拿到国家上,可以说已经可以上国际法庭了。

    一边王工的儿子王彻也表现的很不可思议,他很相信,他的父亲有这个能力,而且这个是他父亲一生的心血,之前好像就一直在搜集一些关于这方便的东西上面,几乎之前的一些研究,就是在为了这个做日后充分的准备。

    但是万万没想到,之前国外的医生竟先拿出了这种东西的成品,当是当他看到这个报道的时候,他竟然还专门去各种地方查资料,希望能搞到一些有关他们那种药物的资料。

    不但是这样,他还拜托曾经一起上大学的,在国外的医生朋友帮他搞一下这个现在市面上有可能透露出出来的资料,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都可以,结果当然都是不了了之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几个人就这么坐在这里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互相,却没有人能说出什么话来。

    有时候事情太过重大的话,就没有办法做定论了,难道说要上报国家,让国家去跟他们理论,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事儿毕竟要牵扯出来的东西太多了,是根本没有办法想象的。

    因为当涉及国际的时候,就会暴露很多问题,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陈飞他们的心血,还是要听听他们的意见比较好。

    随后,杨斌压住自己所有的表情,一脸认真地的看着陈飞说:“那这件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