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孤儿院第二管理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大军整个人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看着陈飞和邓洁,手里拉着姑娘走过来,还尼玛特别不识趣的说了一句:“陈总,你看看这是谁?”

    陈飞硬生生把喉咙里的酒咽下去,那姑娘看到陈飞的时候,也瞬间愣了一下。

    陈飞现在真的想从桌子上抄起一个瓶子砸死大军,尼玛这个熊孩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本来看着袁宁就够尴尬的了,他竟然还问?

    现在陈飞简直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眼看大军笑嘻嘻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他心里就一股无名火。

    虽然大军儿不知道他和袁宁之间都发生过什么,但上次去她家,人家对他什么态度大军还看不出来么,真不知道他这脑袋是不是榆木做的。

    倒是邓洁比较玲珑心,率先看出了陈飞有点尴尬,她上前一步,伸出手,笑的花枝乱颤的说:“呦,你就是那个让我们家大军心心念念的姑娘啊,快坐。”

    说完,还特地安排了一下座位,把陈飞和袁宁隔得老远,然后邓洁还默默看了他一眼。

    陈飞此时在心里给邓洁了一个五星好评,加一个大大的赞,要不说邓洁虽然是个寡妇,却这么招男人喜欢呢,人家这个察言观色的本事真的不是盖的。

    随后,邓洁给袁宁拿了个杯子,然后倒了杯酒,为了缓解气氛,就说:“以后你要是能跟我们家大军走下去,那就是一家人了,大家不用这么拘束,来来来,今天你能来,也算是双喜临门了。”

    说完,就举起了杯子,几个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喝了一杯,但整个气氛还是相当怪异的。

    袁宁从一进来,不知道是因为拘谨还是因为看见陈飞了,整个人气压低的吓人,只有大军一个人自得其乐,美的要飞起,邓洁则是照顾着每一个人的情绪,负责调解气氛。

    最怂的就是陈飞了,低着头没说话,对于袁宁家,包括你袁宁的那份愧疚,真的能让他这辈子都记在心里,而且不知道怎么去面对。

    邓洁在心里肯定是护着陈飞的,虽然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归不能让气氛太尴尬了。

    张罗着几杯酒下去,袁宁也开始主动跟别人说说话了,陈飞则是坐在一边默默喝酒,本来愉悦的心情,瞬间又被压的很低。

    出乎意料的是,几杯酒下去之后,袁宁竟然主动跟他端起了杯子,唇角扬起一个连陈飞都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笑容,说:“你不准备说点什么?”

    陈飞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大军的反应,只见他整个人好像好像还很期待似的,看着他。

    他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端起杯子,嘴张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什么,现在他只希望自己赶紧喝多,他勉强的笑笑说:“有啥说的?你和大军儿的事儿我都知道了,他是个好男人,很适合你,祝你们幸福啊。”

    说完,眼睛都没眨,直接一杯就咽进去了。

    袁宁冷笑了一声说:“你还是只会逃避,懦夫。”

    陈飞端着杯子正在倒酒的手突然抖了一下,然后停在半空中,呆呆的看着酒就这么从杯子里溢出来,邓洁看了赶紧拉住,他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住了手。

    他放下酒瓶子,苦笑了一下,是啊,从胖子的事情上来说,他确实是个逃兵,他只想忘记这件事情,他怎么可能愿意相信,他就这么死了。

    邓洁似乎是嗅到了空气中凝重的味道,打圆场说:“大军,你照顾好你女朋友,陈总喝大了,我先送他回去。”

    袁宁没说话,只是自嘲的笑了笑,此时陈飞也只能装醉,他只能先逃离这个现场。

    出门的一路上,陈飞跟邓洁也没怎么说话,走出了厂子,他才勉强的笑笑说:“麻烦你照顾一下王工他们了。”

    邓洁也笑笑,她不知道在这个男人身上到底背什么能让他看起来这么疲惫,包括厂子走过这么多大风大浪,她都没见陈飞这样过。

    临走的时候,她伸手拍拍陈飞的肩膀说:“我知道有些事情你不能跟姐说,但也别让自己太累。”

    陈飞点点头,耷拉着脑袋回家了,今天的好心情,也随着袁宁的到来一扫而光了,他心里始终放不下这个事情,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胖子有可能没有死。

    之前没有药物研究出来的时候,他还会打电话给赵玲妹,问问有没有胖子尸体的消息。

    关于这个事情的消息,赵玲妹也没有再打电话过来,对于这种平时接触不到的事情,久而久之,他也就慢慢的忘记了。

    现在又被拎出来,重新把他的伤口再翻出来撒一遍盐,他回到家,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似的,让他心里又有点不安。

    与此同时,在同一个不同的纬度,南越的一片阔土上,林依依站在一片阔土上,走在那些被她培养作为杀戮工具培养的孩子们中间。

    那些小孩子看见她的时候,仿佛看到了至高无上的女王,都将手里的枪背在身后,右手贴上左边的肩膀,低着头,极为谦卑。

    上百的孩子,在这个如同教堂一样神圣的地方,被当做工具驯养,这是一件多么讽刺的事情。

    而林依依则穿着一件露背的长裙,看上去高傲无比,仿佛正接受着这些年轻战士们顶礼膜拜。

    她带着一些武装的士兵,唇角露出笑容,似乎很满意的享受着,她微微侧头,小声对身边的一个佣兵说:“这里被管理的很好,主要负责人是谁,我想见见他们。”

    佣兵想了一下,说:“泰缅的沙耶和华夏的袁。”

    林依依听完,微微愣了一下,华夏的人?在她的身边已经很少还有华夏人的存在了,连佣兵都没有,也许是华夏最初的日子,早都在她心里留下了浓重阴影吧。”

    而且她也不确定,真的有华夏人能把她的孤儿院管理的这么好。

    她接着对身边的人说:“你把他们叫来,我要见见他们。”

    林依依到年轻战士们的最前面,坐在早都为她准备好的王座上,优雅而又不失分寸的翘起二郎腿,睥睨着下面的人,这里,仿佛就是一个完全不受法律制裁的她的国家。

    唯一的王者和法律就是林依依,她一直做着这种不为人知的事情,当然阮晋元是不知道的,不然阮晋元也不会傻到就这么放纵这个女人在他本土的地盘上养虎为患。

    林依依眯着眼睛,看着下面的孩子,这些孩子大部分是南越贫民窟,坟窟里养不起的孩子,还有一部分来自南非的某些国家,甚至更少有一部分来自华夏。

    他们看着林依依的眼神炙热而崇拜,而她也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身,有多强大,这些孩子的年龄肯定要比一个成年人容易洗脑的多。

    没一会儿,从后面走上来两个人,其中一个黑瘦黑瘦的,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瘾君子,另一个看上去脸上有着分明的棱角,留着大胡子,脸上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刀疤。

    见到林依依的时候,留胡子的人先是愣了一下,她看到他的时候也顿了顿,好像在脑中思索着什么。

    男人看着林依依,丝毫没有畏惧的小声说了一句:“是你?”

    话音刚落,旁边的黑瘦男人一枪托就打在他背上,似乎很惊恐的说:“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还想要命么?”

    林依依倒无所谓,站起身子,缓缓走向留胡子的人身边,仔细看了一番之后,不怒反笑的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你看我的记性,反倒忘了你在这。”

    说白了,从上次云滇归来之后,林依依早都忘了她把救起的胖子安排在了这里,而她那时候也根本没有露面,久而久之,见面的时候反倒心境不一样了。

    看来当时她选择从河里把胖子捞出来,而不是杀了他,这是一个多好的选择,至少现在,除了她越做越大的生意之外,他们还有着共同的敌人,陈飞。

    旁边的人看到林依依跟胖子说话的样子也惊呆了,这个华夏男人当时被扔进来的时候,他们都很嫌弃来着,毕竟在他们眼里,华夏人跟狐狸差不多,都很狡猾,而且不服管教,但没想到,这些日子,这个男人的坚韧毅力让他们大吃一惊。

    甚至他能很快的取代之前孤儿院的管理者,坐到这个位置,让他们这里的人都很难相信,现在看来,这个华夏人跟女王似乎还是老熟人。

    林依依转身走向座位,居高临夏的看着胖子,唇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她当然还记得当时陈飞那个看起来呆呆傻傻的小跟班,如果不是她已经经过了这些惨无人道的洗礼,也许一样不会相信这个站在她前面,留着连毛大胡子,脸上报警沧桑,有明显岁月印记的人,跟之前的,是同一个人。

    胖子唇角撇了撇,他本以为在见到林依依的一刻,会好奇和疑问,但并没有,问了有什么意义呢,之前那个傻乎乎的小胖已经死了,从悬崖上掉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淹死在河里了。

    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南越教堂孤儿院的第二管理者,阿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