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以后的格局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听到陈飞说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都知道,以前陈飞真的不是这种人,对村民向来都是只有恩,没有威,可是此刻,他这是咋了?

    难道去了一趟美利坚,整个人得到了升华?应该不能吧,就在大家都一脸懵逼的看着陈飞的同时,他接着说:“剩下关于钱的问题,就不用你们操心了,干好你们自己的事情。”

    邓洁看着陈飞,心里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他这个样子男人味儿十足,从他们刚认识到现在,他已经不在是她眼中的那个弟弟而已。

    她就是一个在村里无依无靠的女人,眼光再广,也长不到什么地方,可是这个男人的成长,却非常迅速,这都是有目共睹的。

    其实邓洁也很好奇,就在她没有陪着陈飞的这些日子里,他到底都在哪里经历了些什么呢?

    陈飞看着一桌子的人表情各异,但都沉默寡言,将手里的记录本一合说:“今天就到这,一个礼拜之后,这个地方集合,把你们做的事情汇报给我。”

    说完,起身就准备走,却突然觉得小臂一紧,他愣了一下,一股无名火起,有话刚才怎么不说,现在拉着他干嘛?

    但让陈飞有点出乎意料的是,拉住他的并不是邓洁或者刚子,而是从开会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王工。

    陈飞愣了一下,刚想问王工有什么事儿,王工却率先小声说:“跟我来研究室。”

    陈飞点点头,看王工的表情还是相当严肃的,要说他心里不忐忑是不可能的,因为在这个节骨眼上,什么都能出岔子,只有这个药不能。

    陈飞跟着王工往研究室走的时候,邓洁看了他们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刚子心比较大,就问她说:“邓洁,你说大飞最近这是咋了,感觉跟以前不太一样啊,脾气大了不少。”

    邓洁唇角微微一动,笑了笑说:“以后该改口叫陈总了,他这样也并不是不好啊,性子软的人可当不了领导。”

    刚子点点头,反正在他心里,陈飞不管变成什么样,他始终都会记着那一份恩情。

    要不是陈飞,可能现在他还在看守所蹲着呢,说不定都已经移送监狱了,想想刚子都觉得后怕。

    陈飞跟着王工到了研究室,里面没有人,今天大家都公休,王工四下看了一圈,确定没人之后,给陈飞倒了一杯水。

    陈飞觉得他这会儿紧张的心脏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王工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他怀疑是不是这个药物出了什么问题,他小心翼翼的问:“王工,是不是药……”

    王工很严肃的摇了摇头说:“药没问题,我就是想问你,泉城办公司的事儿你是认真的么?”

    陈飞愣了一下,心说这老头子真奇怪啊,刚才还大义凛然无条件支持呢,现在又把他叫这里来单独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啊?

    难道说刚才他说的那些,只不过是为了在别人面前给他一个面子?

    但就凭借陈飞对王工的了解,这个面子,谁都可能给陈飞,只有他王明远不可能,这老头多牛逼啊,敢把华康老总炒鱿鱼的这全华夏还有几个人?

    陈飞点点头说:“我当然认真的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说的,怎么了么?”

    王工听到陈飞说的这话,似乎瞬间松了一口气似的,抬手拍了拍陈飞的肩膀说:“对,我就是想跟你说这个事儿来着,我想告诉你,等公司建成之后,千万别让他们几个参与到泉城公司,他们就留在这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陈飞一愣,这句话确实把他说懵了,这老头说这话是几个意思,不过陈飞确实想着,等泉城这边的公司建立起来之后,就把邓洁程刚他们全安排进去来着,毕竟是一路陪伴他的兄弟们。

    他带着疑惑的问王工:“王工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光是他们,还有你,我都要带过去的。”

    王工摇摇头说:“想建立公司,首先要学会做一个老板,当你知道咱们厂子没钱的时候,你为什么还想着在泉城建立公司?”

    这句话把陈飞问着了,陈飞想了想,就说:“王工你这话我就不明白了,咱们厂子现在是没有啥多余的钱了,但是钱可以再赚啊,不行了就去贷款,反正我相信咱们厂子一定会好起来的。”

    王工点点头说:“这就是了,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的,都挑三拣四说了一堆毛病,尤其是钱,这说明啥,这就是格局的问题,如果你带着他们,他们的目光迟早会拖垮你。”

    陈飞愣了一下,关于这个所谓的格局,他是不怎么懂,但王工说的似乎也不无道理,邓洁他们都是在农村生活了这么多年,刚子,志富有一个算一个,要说养殖还是种地,肯定都没什么问题,但要真说道什么公司建设管理上,他们还真的是一窍不通。

    他突然王工说的特别对,如果到时候因为管理意见出现分歧,闹不好最后连兄弟朋友都做不了。

    陈飞点点头说:“谢谢王工,我知道了。”

    随后王工看着陈飞笑了笑说:“至于钱的问题,我们一起想办法,我儿子那应该有些继续,我这边还有点棺材本,拿出来,再想办法贷一点。”

    听着王工说这话,陈飞突然特别特别感动,以前他有过很多无助的时候,但是现在,他豁然发现,其实他的身边一直都有人陪着他把这一路的艰辛走下去。

    他笑笑,看着王工说:“不用了,这个钱我想办法就行,用不着贷房子卖地的,你得信我,您老人家就好好做您的研究,行吧?”

    王工拍了拍陈飞的肩膀,这个小子,他是真的从心眼里能看好,但日后能不能成功还要看事在人为,他有没有这个脑子和天赋了。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厂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在忙他们各自的事情,只有陈飞,在默默的做一件他觉得很爽很解气的事情。

    倒不是他这人锱铢必较,而是他这个人,生来就很讨厌几种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但凡这些事儿要是在他身边发生了,就是狗拿耗子他也要去管管,但现在他可不是吃饱了撑的,主要是跟他也有关系啊,老话说了,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一个礼拜的时间很快过去的,厂子里的几个人又一起做到了会议室里,陈飞看着他们,问:“办的怎么样了?”

    孙志富和程刚都耷拉着脸摇摇头说:“不行啊,养蟾蜍他们还是愿意的,但是往地里种药材养虫子,他们都不愿意,还有一部分人听说要给最后一次钱,都选择拿了钱种地了。”

    陈飞皱着眉,跟他想象的差不多,为啥他们村儿的人都穷,全尼玛好逸恶劳,不把实际利益放在眼前的事儿他们是不会干的。

    想着,他就问:“现在愿意跟着我干的还有几户?”

    程刚打开手里的小本,磨叨半天才说:“咱们村儿按户算,一百零四户,只有三十六户愿意跟着干的,剩下都想拿了钱种地。”

    陈飞愣了一下,之前想过应该会很少,但怎么也应该会有一多半儿吧,但是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少,这就有点出乎陈飞的意料了。

    陈飞抿着嘴想了一会儿说:“明天把剩下的三十万,让邓洁做一个核算,然后给这些不愿意的发了,以后有他们后悔的时候,刚子,你跟志富后天开始就往别的村儿走,不行了就把村长带上,有领导在好说话。”

    程刚看着陈飞认真的样子点了点头,是该发展一下周边农村,不然就这几个鸟人,够生产几瓶药水儿的?

    随后,陈飞看着邓洁说:“财务那边你算一下,现在除了废料和人工,还要预算一部分以后扶持愿意跟着我干人的资金,这边厂子大概多少够。”

    王工那边自然就不用陈飞说了,药物研究是志在必得的。

    而且至于商标和产品名字,这个王工肯定能帮上忙,也不用太费事儿,实在不行,不是还有吴天赐那小子呢吗,不管这么说,这方面他肯定懂得多啊。

    说完之后,陈飞就问:“还有什么事儿么?”

    话刚问完,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了,是罗伯特,他看着邓洁他们说了一声散会,转身就出门边往家走边接电话去了。

    罗伯特笑着说:“怎么样,陈,东西准备好了吗,钱我已经带来了。”

    陈飞怎么听都觉得他这个笑容特别奸诈,但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跟这特别虚伪的笑了笑说:“哎,我现在就在厂子呢,你先在我家附近等我一下,我那倒东西马上就回来。”

    罗伯特很高兴的说了一声好,就把电话挂了。

    陈飞快步往家走,手机还没来得及放进裤兜里,电话就又响了,他看到来电显示的瞬间,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按下了接听键,说:“我去,你怎么才打电话来啊,我快到家了,你就在咱们说好的地方等我,记住了?”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陈飞就把电话挂了,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等会就有的好戏看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