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7章 一切准备就绪

    如果现在给陈飞前面放一个镜子,他就能看见现在自己的表情有多臭,而且相当难看那种。

    奥莉薇亚看着他的表情,虽然难看,却不像只千在沪都废旧别墅里面那种充满煞气,而且感觉非常搞笑。

    陈飞默默的骂了一句妈卖批,说:“你们来之前,罗伯特装逼耍帅的跟那会儿大厅里的人说,让他们出去,账他结,但是!他并没有。”

    奥莉薇亚听着陈飞抱怨,突然觉得,原来这个男人竟然也会有这么可爱的一面,竟然捂着嘴笑出了声。

    陈飞生气是有道理的,算不算,这里一杯咖啡都四百,整整一个大厅的人,加上还有点餐的,这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消费。

    而他凭白为了别人装逼买单,这特么谁能忍,嗯,大概是今儿出门没看黄历。

    刚这么想完,陈飞的左眼骤然跳了起来,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他现在有点哭笑不得,尼玛为啥不早点跳,要是早点跳了他肯定能想起来,肯定就在罗伯特跟他说,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一瞬间,把他拉回来让他结了账再走。

    奥莉薇亚一把拉着他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这一句话把陈飞从刚才的不爽中拉回来了一些,什么时候开始?当然是越快越好了,这种事儿,拖得时间越长越不好,所谓夜长梦多。

    陈飞想了想说:“你得容我回家准备一下,问问王工,有些事儿还要找他商量。”

    比如注册商标,还有药物的名字,据说这玩意不是有讲究的么。

    不过有时候真的越急越乱,真的把正事儿提到眼前了,才发现,好像要准备的东西还有很多。

    奥莉薇亚倒是无所谓似的说:“我就在京都n总部,准备好了来找我就可以了,爸爸终于同意我留在华夏一段时间了,我想趁机好好学习一下中文。”

    陈飞点点头,刚才的阴霾也一扫而光了,他还以为灾星要一直跟着他呢,既然这样也就不用但心了。

    奥莉薇亚倒是自己先跟陈飞道了别,临走的时候,陈飞一把拉住了她的小臂,想了想说:“你自己一个人吗,要注意安全。”

    她对于陈飞的这句话竟然有点受宠若惊,说:“你这算是在担心我吗?”

    陈飞一愣,算是担心吗,他切了一声说:“别自作多情,我是觉得像你这种姑娘天生就特别容易招人绑架,别有被人绑了回头耽误我正事儿。”

    奥莉薇亚这两天刚学会了一句华夏的话,叫死鸭子嘴硬,现在用来形容陈飞真的是太合适了。

    她浅笑了两声,说:“我就在这里开房间就可以,明天会有人来接我,随时联系啊。”

    陈飞点点头,开车回去了,折腾了这么久天色都暗下来了,现在对于创业他完全在兴头上,巴不得现在就到家,然后跟王工商量一下商标的问题。

    一路上,陈飞哼着小曲儿,想来也算是顺利,因祸得福吧算是,对于布朗特给他投资这个事儿他倒是不怎么担心,想想也知道,如果他觉得没的赚,肯定不会这么干,再有钱的人也不会想拿钱打水漂玩。

    回到村里,他第一件事儿就是去了厂房的宿舍,直接杀到了王工的房间,一进去王工正用小电炉子煮面条呢。

    陈飞上去就把火给他关了,这倔老头也懵了,他总觉得陈飞有时候跟他特别像。

    还没能等他问什么,陈飞自己就先颠儿不住了,说:“王工,资金的事儿我谈妥了,咱们以后有自己的公司了,所以,商标的事儿,得抓紧。”

    王工听完也愣了一下,从刚开始的时候,陈飞的跟他的想法就是一样的,无论如何要做自己的公司和品牌,拒绝做别人旗下的产品或者合作,这对第一次创业者来说虽然比较难,但这就跟鲤鱼跃龙们一样,越过去了,这个坎儿也就过了。

    王工没说话,转身把煮着面条的火又打开,然后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看样子很精致的笔记本,递给陈飞,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淡淡的话:“自己看。”

    陈飞懵了一下,心说这老头什么意思,这又是哪一出,说白了,虽然跟王工接触时间长了可能真的能理解他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但直到今天为止,他的有些行为还是能让陈飞肝儿一颤。

    就像是乱入的画风,总感觉哪里不对。

    他小心翼翼的接过王工递上来的笔记本,坐在床边打开第一页,内容陈飞是一个字也看不懂,全都是一些化学制剂的名字还有分子式。

    其次就是一些药效药理,落款还有日期,是用钢笔写的,可能是因为时间长了,字迹已经有有些褪色了。

    “这是什么啊?”陈飞翻了两页,几乎都是五年前写的,有点纳闷的问。

    “我让你看。”王工懒得跟陈飞说别的,手里煮着面条,又淡淡的扔给陈飞这么一句。

    陈飞一肚子疑问和委屈,心说我的化学水平真的只留在高中方程式配平上,你现在给我看这个什么合成作用还是几年前的,我哪知道这是啥啊,还让我看。

    但抱怨归抱怨,陈飞还是相信,王工既然让陈飞看,肯定不能全是这些他看不懂的吧,他突然觉得这就跟小时候看的武侠一样,某一天,骨骼惊奇的小孩在山上遇到一个大爷,大爷扔本小孩看不懂的书,啥也不说,结果若干年后,发现是特别牛逼的武功秘籍。

    抱着这种心态,陈飞也就自得其乐的接着往后翻了,这个笔记本相当厚,将近半本儿都是这些东西,日期也是从五年前一直到今年的。

    再往后看,陈飞竟然发现了斑蝥类的文字,他突然皱着眉往后翻了几页,当时的日期是还没有认识陈飞之前。

    再完后翻,陈飞竟然好像在哪里见过,直到今年的这些,最是熟悉,这不就是王工给他的成分表吗,虽然当时他看不懂,但是现在对比起来还是能发现的。

    再往后翻,是一些铅笔画的简单的图样,竟然跟之前储存的药物的玻璃管儿一样,陈飞皱了皱眉再往后翻,就已经看见了药物的名称,金蟾注射液。

    陈飞愣了一下,猛地抬起头看着王工,小声问:“王工,你是早都把这个药名字想好了么?”

    王工笑了笑,给陈飞递上一碗面条说:“没想到我们真的能走到这一步,来先吃饭。”

    陈飞把本子小心翼翼的放到旁边,今天一天没吃饭,本来也没觉得饿,把面端在手上的时候,陈飞才彻底觉得肚子已经唱起了空城计。

    对于王工,陈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臭不要脸的比喻一下,如果他是刘备,那王工就是诸葛亮,连这种事儿已经都帮他绸缪好了,难道还不算军师?

    陈飞用筷子挑起面条吃了两大口,然后把感动和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谢谢。

    一般这个时候,要是按照王工的脾气,肯定就欣然接受了,但是这次他竟然难得的笑了笑,好像他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似的跟陈飞说:“不要谢谢我,是你成就了我。”

    陈飞愣了一下,不知道是不适应王工对他这么说话,还是没明白王工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随后王工回忆似的就说:“之前我就一直在研究这个药物,之前再华康的时候,就已经开展了这个计划,可惜遇人不淑,我也就没说出来什么,也是偶然得知了斑蝥身上有一种提取物非常重要,但一直都没有成功,没想到,这次竟然歪打正着,正好碰上了。”

    陈飞笑笑说:“可能这就是缘分,就跟咱爷俩似的,多的不说,就为了我们共同的努力吧。”

    王工笑笑说:“这个名字,之所以叫金蟾注射液,也是因为黄斑大鳄蝥身上的提取物本身就是金黄色的,加上蟾酥,我是觉得比较符合药物特性。”

    陈飞点点头,金蟾这个名字挺好,而且在华夏,金蟾也是一种吉祥的象征嘛。

    俩人正吃面条的时候,小于一推门说:“打老远就闻见老师煮的面味儿了,还有吗给我来一碗呗。”

    说完就往锅里看,结果还没看到锅里的面条,就看见陈飞旁边放着的笔记本,眼睛都直了,大叫了一声:“我去”

    陈飞被他突如其来的这一声我去吓得,面条差点没从鼻子里呛出来,咳嗽了好一阵子才说:“小于你知道你多大了么,能不能稳妥点。”

    小于眼睛从刚才就没从那个笔记本上移开过,说:“天啊,老师这个本子不是宝贝么,上次跟儿子翻脸还是因为您儿子翻了一下吧,现在竟然舍得把您这无价之宝拿出来了?”

    陈飞也看了一眼,心说不至于这么夸张吧,一个笔记本而已啊,不过看样子,这么多年了,这本子除了侧边旧了点,但可以看出来,保存的相当小心。

    就在陈飞准备问问这到底为啥这么宝贝的时候,他的电话突然响了。

    这个点儿,一般是不会有人给他打电话的,他把手伸进兜里,顺手就给挂了,没想到打电话的人还是很执着的,陈飞有有点不耐烦的拿出手机,出现的备注让陈飞有有点受宠若惊,打电话的竟然是沈嘉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