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林雪薇出事了

    看到这,陈飞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

    妈的,他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了,竟然挂了女神电话,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差点就被他手一抖给错过了。

    难道这是老天给他之前破财的补偿,要这么想还是挺划算的嘛。

    此时陈飞的嘴已经咧到耳朵根子上了,接了电话就说:“大小姐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但很明显,沈嘉琪根本没有这个跟他开玩笑的心思,而且语气相当焦急的说:“陈飞,你现在在哪里?”

    陈飞愣了一下,心说沈大小姐这是怎么了,突然这么着急找他,不应该啊,难道是突然想他,就想现在见到他?不过想想这个可行性更是微乎其微,然后就问:“我在家,怎么了?”

    沈嘉琪语气中着急,但也不失沉稳的说:“你现在赶紧到省立医院,出事儿了。”

    陈飞听到出事儿了这几个心里幽然一沉,但是这个出事儿是谁出事儿了呢,关键是别人出事儿沈嘉琪应该也不会给他打电话啊。

    陈飞还想问什么,就听沈嘉琪补了一句说:“别废话了,赶紧来,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陈飞看了看电话,眉头拧在一起,难道是他父母的事儿?也不可能啊,要真是也应该是在京都啊,怎么会是泉城?

    不过现在不管是谁出事儿,陈飞都应该第一时间到场,为了女神两肋插刀,这不是追女神的基本法则么?

    不管是谁,沈大小姐能第一时间想到他,陈飞对此还是很欣慰的,想着,他就站起来跟王工说:“王工,我这边突然出了点事儿,商标的事儿您操心啊。”

    王工点点头说:“去吧,这些事儿交给王彻去办就行,你不用操心。”

    陈飞点点头,也很欣慰自己身边有这么一群靠谱的人在默默支持着他。

    随后,他出门开车,不过这一趟折腾的不轻,刚到村里屁股还没坐热乎呢,就得回去,想想怎么都有点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感觉,早知道他就找个地方先吃饭,现在也不用来回折腾了。

    要是现在第一时间能出现在沈大小姐边上,可能好感度又会增加,啧啧啧,还真是不巧。

    陈飞自顾自的吐了一会儿槽,不过好在今晚似乎并不堵车,一路畅通,到了省立医院的时候,比他想象的要快了半个小时。

    陈飞刚停好车,拿出电话,边给沈嘉琪打电话便往医院急诊室门口跑就看见沈嘉琪和一堆警察站在一起。

    这就很懵逼了,好吧,可能陈飞从接到沈嘉琪电话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整个人陷入一个懵逼的状态了,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他还特地看了一下时间,确认今天不是愚人节来着。

    陈飞把手机装回兜里,看着眼前的场景,警察,沈嘉琪,医院,这三个元素在他的想象里,怎么都不可能融合在一起啊,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偏偏出现了,他抬手狠狠给了自己胳膊一记皮条,很疼,也不是做梦。

    他绕过警察走过去,沈嘉琪还穿着一身职业装,很明显是刚从办公室过来的,连衣服都没有换,脸上的神色稍微有点焦急。

    看到陈飞的时候,她轻轻的说:“林雪薇出事儿了。”

    此时陈飞的脑子就像是浆糊里被人塞了个炸药,此时突然被引爆一样,这种感觉可能已经不是懵逼能形容的了,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多问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沈嘉琪看陈飞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好像有点后悔把他叫过来似的。

    她叫陈飞来的原因,完全是因为在他们公司,可能唯一最了解林雪薇的就是他了,出事儿是两个小时前,警察已经调查了之前林雪薇的所有下属,根本就一无所获,在他们眼里,这个漂亮的女上司似乎永远都骄傲和自信,却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

    过了很久很久,陈飞才终于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做梦,他晃了晃头,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问了一句:“林雪薇到底怎么了?她不是在看守所么?”

    其中一个警察看了陈飞一眼说:“陈先生是吧,我们想向您了解一下情况。”

    陈飞点点头说:“了解情况肯定没问题,但是我现在想知道她出什么事儿了?”

    他想起之前林雪薇的样子,美艳的,高冷的,认真的,崩溃的,每一个样子都不能让他联想到她会出什么事儿。

    警察一看陈飞紧张的样子,知道也许这个叫陈飞也许是了解林雪薇的一个突破口,心里其实也算高兴,就说:“陈先生,您先别激动,林雪薇在看守所里试图自杀,但未能成功,已经抢救过来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陈飞心里一震,脱口而出道:“别扯了,不可能,她绝对不是这种人。”

    警察听到陈飞这么说,眉头皱了皱说:“事实摆在眼前,所以我们才来找你询问一下林雪薇小姐之前是不是受过什么伤害或者挫折。”

    听到警察这么说,陈飞脑中立马浮现出了林雪薇的父亲在澳都金沙赌场门口的样子,和他跟陈飞说过的那些话,就算有些秘密林雪薇想把它们埋在心里,他也猜了了**不离十了。”

    陈飞想了想说:“她有什么挫折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又一次看到她哭,一个人的时候,其余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话音刚落,抢救室的灯灭了,几位医生走出来说:“人没什么事儿了,还没有醒,但是经过检查,病人似乎患上了比较严重的抑郁症。”

    抑郁症,陈飞知道这重病似乎是一种比较可怕的精神类顽疾,只能控制,很难治愈,这东西源自于他们自己内心深处的黑暗,如果不自己走出来,无论用什么药都等于白搭。

    他虽然不知道林雪薇心里都藏了什么,但他知道像是林雪薇那种女人,如果不是背负什么大的包袱,一定不会变成这样的,在他眼里,林雪薇是一个知性而又让人尊重的女人,自立自强,可是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陈飞转头对警察说:“我只能告诉你们,我跟别人一样,只是林雪薇曾经的一个下属,他对我跟对别人没什么不同,对于别的事情,我也不了解。”

    他觉得,不管怎样,他都想守住她心里最深处的秘密,也许这个秘密,林雪薇自己也不想被人知道吧。

    警察对于陈飞的这句话很懵,但是毕竟这不是犯罪案件,他们也没有权利过多干涉,只能以后多加注意,而且这种自杀类的案件,在监狱和看守所里多的是。

    林雪薇是上面交代要特殊照顾的,所以今天出了这个一个事儿,他们身上的责任肯定比较大,如果不做出点样子,也很难跟上面的人交代。

    但既然没人知道是为什么,他们也尽心尽力去调查了,就可以了。

    警察走过去,对着沈嘉琪微微笑了笑,说:“沈小姐,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陈飞看着沈嘉琪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沈嘉琪似乎很难见陈飞这种十分正经的表情,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在办公室突然接到的电话。”

    陈飞点点头,半天没说话,整个医院充满消毒水味,和阴沉的气息,过了好久,才抬起头说:“你能不能撤诉?”

    沈嘉琪愣了一下,盯着陈飞,看他的样子绝对不像是在跟她开玩笑,就说:“撤诉?这么简单吗?”

    沈嘉琪风轻云淡的一句反问,让陈飞愣了一下,他突然觉得,刚才他考虑了很久才问出来的话,此刻看来竟然是如此仓促。

    他是对林雪薇有些好感,但仅仅是好感,尊敬和佩服,这种事情出现,对她来说是一个坎儿,作为一个朋友,他是想帮她跨过去。

    又是一阵沉默,陈飞和沈嘉琪各怀心思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其实即便是到了现在,她也不愿意相信,背叛这种事儿是林雪薇能干的出来的,肯定是有她不能说的原因。

    她一直在等,等林雪薇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已,但没想到,等来的确实林雪薇得抑郁症甚至试图自杀的消息。

    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她跟林雪薇相处了五年,竟然还不如陈飞跟她相处几个月来的感情深。

    甚至有些陈飞知道的,关于林雪薇的事情,她连看都没看出来过,想到这,沈嘉琪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撤诉,绝对不可能,如果不给她一个合理的理由,她做不到。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陈飞刚才提出撤诉,心里竟然有一种莫名的生气,但又不知道这种莫名是从何而来。

    片刻后,陈飞站起来说:“大小姐,你早点回去吧。”

    沈嘉琪愣了一下,抬头看着陈飞,他的表情似乎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她这才想起来,他们似乎已经好久都没见过了。

    从刚开始的一副撸丝模样变得沉稳了不少,有了一种值得让人信任和踏实的感觉,她唇角微微一动,勉强的笑了笑,看了一眼病房门口,刚才林雪薇已经被人从急救室推出来,送进监护室了,旁边还有狱警看守,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她点点头,在这压抑的夜晚,磨灭了最后一丝感性,理智的说:“让我撤诉,不可能,你知道我,做事是有原则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