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狱警知道的事儿

    陈飞看着沈嘉琪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他深知每个人的不易,但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有人说,上帝为你打开一扇门,必定会给你关上一扇窗。

    但你特么的要明白一件事儿,这里是华夏,不是上帝的地盘儿,这里大都讲究,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套路。

    难得的很,许慕青突然出现,在陈飞脑中冷哼了一声道:“这女人真是不近人情啊。”

    陈飞楞了一下,按说,这姐姐最近已经很少出现了,今天倒是很难得,出现了,竟然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她说的也不无道理,虽然他很大一部分原因,相信沈嘉琪这么做有道理,但内心深处也不免会出现这么一句话。

    他脑中出现刚才沈嘉琪说的那一句,你知道我,做事是有原则的。

    陈飞突然觉得,他根本从来都不知道她,有没有原则他更是不了解,许慕青轻轻的笑了两声,声音充满妖冶,让人听了格外的不舒服。

    陈飞自己似乎也有些发现,每当运用许慕青的力量,或者她出现的时候,心中那种带着黑暗的情绪便会带出来,然后慢慢放大化。

    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他晃晃头,尽量想把那种情绪逼回心底,有时候,一种心情和情绪一旦起来了,真的就没有办法在当做没有发生过。

    许慕青似乎也知道陈飞想隐藏这种情绪,识趣的再没有了声音。

    陈飞走向林雪薇的病房,这一天情绪中的三起三落,好在他心脏没问题,要不这尼玛谁受得了,真心心累。

    门口的狱警拦住了陈飞,他最多也就只能从病房的小窗户上往里看看,只见这个夕日看似阳光的女人面色苍白,脸上还扣着一个氧气罩,眉头紧紧的锁着,睫毛还在微微抖动。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时候梦里还在挣扎呢,他突然有一阵莫名的心疼,就问旁边的狱警说:“我什么时候能进去看看她?”

    狱警摇摇头说:“现在不行,等她送监以后吧。”

    陈飞知道现在问也白问,耸耸肩说,我能问一下,这段时间里有人来看过她吗?

    狱警愣了一下,陈飞这个语气跟自己上司问话似的,骤然间就引起了他的反感,皱着眉头说:“我怎么知道,想知道你得问当时的看守啊。”

    陈飞挺纳闷的,心说这哥们脾气挺暴躁啊,通常这时候,拉近男人跟男人之间交流的神器就要上场了,他从兜里掏出烟,发了一根给狱警。

    结果没想到不但没能拉拢他,反而让狱警更加反感,推掉之后还回了陈飞一句:“你不知道这里是医院,不能吸烟?”

    陈飞突然觉得一股无名火从腹中蹿向脑子,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医院,估计他就能让这个不识趣的小子体验一下什么叫满脸桃花开了。

    但这种事儿吧,也只能想想,要是正儿八经的落实,还真差点事儿。

    他只能换上一副笑容说:“警官,你看这大晚上的,火气何必这么大呢,我就是想跟你好好聊聊嘛。”

    有时候,一个人的脾气是要台阶的,他看了看陈飞,摇摇头说:“这事儿我真不知道,你要是想知道,就到看守所去问问。”

    要不是刚才这狱警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稍微有些躲闪,陈飞真的就信了,现在他百分百肯定这人肯定知道点什么。

    看来现在光这么软磨硬泡肯定是没用了,对付这种人,说白了就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得换个套路问问。

    因为要说林雪薇之前还好好的,为啥突然就成这样了,这件事情绝非偶然,但到底是什么人,为啥就一直不肯放过她呢?

    陈飞想了想,就对狱警说:“哥们儿,你能告诉我她是什么时候被送进来的么?”

    狱警想了想说:“差不多晚上八点吧。”陈飞哦了一声说:“八点啊还好,至少晚饭过了,你们也不用太辛苦。”

    谁知狱警冷哼了一声说:“是啊,我今儿要是上班,可能这个饭就吃完了,今天搬家忙了一天,刚收拾完,屁股还没热乎呢,这就把我叫来了。”

    本来陈飞是想走关心为人民服务者的套路来的,但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说了这么一句,既然抱怨着没有吃饭,那就好办。

    吃喝拉撒那是人的正常生理,没吃饭就好说。

    陈飞眼珠一转,带着笑说:“那你们不会在这待一晚上吧,那不把人累死了?”

    狱警摇摇头刚想说什么似的,又顿了一下说:“不是,关你什么事儿,你甭跟我来这套,套近乎也没用,说了不能进去就不能进去,赶紧回去。”

    陈飞看着狱警脸色不善,估计也是因为又饿又困没休息好就被叫来加班,心里也烦闷,就说:“你放心警官,我不进去。”

    说完,就直接坐到旁边的长廊的长椅上了,随手拿起手机百无聊赖的玩起了消消乐,反正他是来之前已经吃了一大碗王工的面条,现在他可是知道什么叫饱汉子知道饿汉子饥。

    反正不管怎么说,政府肯定不可能让这人就一直在这待着,总会有人来换班的。

    陈飞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十点一刻左右,最多不过十二点,肯定会有人来换他。

    那狱警一看,心说这人别不是有病想劫狱吧?说了不让看还在这待着,神经病啊?

    虽然陈飞这会儿手上在玩游戏,但是心里却一直都没有平静,林雪薇这次出事儿肯定跟上次那些人有关系,虽然他不知道之前那些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但这件事儿绝对跟他和沈嘉琪脱不了干系。

    沈嘉琪公司税务出现问题之前,林雪薇先是在酒吧对着他莫名其妙的来了那么一出,然后紧接着就财务就出现了问题,上次刚出事儿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也曾经想过去问问林雪薇,但却被她恶言相向。

    那时候一气之下,他也就没有在说过什么。

    但是这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儿,他觉得,这事儿不搞清楚是真的不行了。

    整整玩了两个小时的消消乐,手机都快没电了,陈飞才听到狱警旁边一个声音说:“李哥辛苦了,本来应该是我值班,但这不临时有点事儿,不好意思了啊。”

    陈飞一看,卧槽有门,那就赶紧的吧,别耽误事儿了,想着就从长椅上站起来,结果那狱警一看陈飞也站起来了,就赶紧嘱咐那个来换班的狱警说:“看见旁边坐着那男的没,这人有问题,你晚上精神点,千万别让他接触犯人。”

    这狱警真尼玛太可恶了,虽然做着一副正在说悄悄话的动作但尼玛完全是扩音器的嗓音啊,难道是故意说给他听呢?

    陈飞现在已经很耐着性子了,毕竟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这种境况下,还是别没事儿找事儿,但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丫等着我把事儿从你嘴里套出来的。

    狱警跟来换班的嘱咐完了就,看了陈飞一眼就往外走。

    陈飞上前一个健步就窜过去了,也不跟他说话,就是在他后面走而且保持一段距离,不哼不哈,不声不响的。

    好歹人家也是狱警,你偷偷摸摸人家都发现的了,更别说你丫给这么光明正大的了。

    刚走出一条街,狱警突然站住了,猛地转身,陈飞倒是没预料到他会突然这么干,差点就撞他身上了,赶忙止步,故作惊讶的问:“哎你怎么停了啊。”

    狱警被陈飞这一句话问的有点懵,心说明明是你跟着我,现在还特么突然问我一句为啥停了,你搞笑呢?能不能按套路出牌?

    他冷哼一声说:“我告诉你,我可是区散打冠军,你要是有什么小心思,别怪我这没提醒你。”

    陈飞一笑,说:“警官你看你,老这么一惊一乍的干嘛,你走的这条路是夜市一条街吧,我就是饿了想去吃点东西,咱俩顺路。”

    听陈飞这么一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当即他也就没说什么,只觉得这男的跟脑袋有问题的似的,还是别老根这种人待在一起,智商低是特么会传染的。

    有句话说的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从省立医院到夜市一条街不远,公交车两站路,但确实也没有别的岔口能过去,他也就只能暂时容忍他们走一条路了。

    这个夜市离医院很近,来吃饭的,大都是一些护士和病人家属,所以开的很晚,有些店家都开通宵,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泉城这边有名的小吃一条街,价格不贵,却融合了华夏各个地区的味道。

    这狱警三十出头,跟他差不多年岁的小同事都叫他一声李哥,干这行也有些年头了。

    一路上他都没跟陈飞说过话,陈飞也很识趣只是在他旁边走着,没想着搭讪。

    李哥看到一家叫,宋家板面的店,抬脚就准备进去,却觉得小臂一紧,他心里一顿,再抬头,一看是被陈飞拉住了。

    一阵心烦,今天搬了一天房子,本来就不爽,这会儿被陈飞这个狗皮膏药一阵死缠烂打,真的烦都烦死了。

    转过身,一把甩开他抓着自己小臂的手说:“你特么别没事儿找事儿我跟你说,哪凉快哪带着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