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林雪薇的姨娘

    谁知陈飞被人甩开也不生气,嬉皮笑脸的看着狱警说:“警官,我知道一地儿味道特别不错,大晚上的吃面的吃面不容易消化。”

    说完,就又上来拉狱警,可能是因为陈飞太过死皮赖脸,他是在是拗不过,想想只是吃顿饭而已,反正他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开始没有反抗,板面店的老板娘就这么看着两个男人在店门口拉拉扯扯的最后走了就很郁闷。

    对于省立医院陈飞并不陌生,之前萨垛被抓那会儿他住院,晚上没少偷着溜出来吃东西,当时医生还不停的嘱咐他别吃辣的,别吃凉的。

    但是陈飞是全当了耳旁风那种,什么忌口啥的,全都无所谓,短短几天,就把这条夜市从头吃到尾,哪家的什么有特色他比谁都清楚。

    陈飞拉着狱警走到最里面拐角处的一个店,这家店的地理位置虽然隐蔽,但这里的海鲜绝对是一绝,尤其是麻辣小龙虾,保证吃完让人吃完流连忘返。

    陈飞他们去的时候,店里已经没有位置了,陈飞招呼老板娘说:“姐,加张桌子啊。”

    这里虽然位置少,但你要是不怕冷,外面还是随时可以加桌子的,陈飞坐下之后,老板娘就拿来菜单,看着陈飞,脸上笑眯眯的说:“这不陈飞吗,你可真是好久没来了。”

    陈飞一笑说:“姐还记得我啊,我最近有点事儿,这不,今天陪哥哥喝点,我这哥哥可是狱警。”

    老板娘在这开了十几年的店儿当然明白陈飞什么意思,赶紧捧着就说:“哪能不记得呢,你当时还包着纱布呢,狱警啊,哎呦警官光临小店,我今儿给你们送个菜。”

    陈飞呵呵一笑说:“那就谢谢姐姐了啊,这样,三十只小龙虾,两打扇贝,海蛎子生蚝要新鲜的啊,辣炒花蛤,老醋花生土豆丝在来个酸菜鱼。”

    狱警在一边坐着,说实话,他们这职业你要是木讷一点不懂怎么拍上级的马屁,你也就一辈子就只能站在这个位置上为人民服务了,别想着往上爬,他恰好就是脑子一根筋那种,完全听不出来领导的点拨。

    但是此时一听他们一直服务的大众人民这么捧着,虽然是占了陈飞这个老客户的光,但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这一时间,也就没有那么重的防备心了,陈飞在一遍看着狱警的表情,笑了笑,在服务员端上凉菜的时候说:“小妹来瓶扳倒井。”

    这不是什么高端的酒,酒劲儿也不大,但这种酒陈飞知道,总是能不知不觉得上头,一般人根本控制不住。

    小妹哦了一声,就去拿酒了,狱警一看陈飞这是怎么个意思呢,还特么要喝一杯咋的?他跟他也喝不着啊,就说,酒你自己喝啊,我不喝酒。

    陈飞一看狱警这样,也不像是不能喝的样子,就笑着说:“哎呀警官,我也不知道我是哪儿得罪你了,要是没有,那你肯定就是累的了,咱华夏不是有这么句话么,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杜康咱这没这个条件,但不是还有别的嘛。”

    话刚说完,酒就上来了,陈飞也是趁热打铁,给两人倒上一杯,却没急着喝,有些人有个毛病就是不吃点东西不动杯子,所以还是别先触这个霉头,反正人已经坐这了,也不急于这一时。

    眼看着一桌子想喷的海鲜端上来,陈飞给他递了一双筷子说:“别愣着,赶紧吃,我都饿了。”

    说完,就率先大快朵颐起来,那狱警一看陈飞动手,一天没吃饭的他也咽了口唾沫直接上手了,别说,这家做的海鲜真的是一绝,好吃!

    两个大男人风卷残云了一会儿,也差不多了,陈飞见状一愣,看来今晚是要破财啊,之前给罗伯特擦屁股的伤痛刚好。

    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老婆套不得流氓,这话现在五年级的小孩儿都知道。

    陈飞又叫了三十只小龙虾续上,才端起杯子对着狱警说:“刚才我听跟你接班那小孩叫你李哥是吧,那你应该比我大,李哥,咱俩也算是缘分碰一个吧。”

    李哥也是小龙虾吃嗨了,端起杯子跟陈飞碰了一下一杯就下去了。

    陈飞一看这李哥酒量应该不差,想让他喝多八成有点困难啊,这种人一般不能喝快酒。

    掌握了这个规律之后,陈飞根本就没停,把他这辈子脑子里的拿点奉承人的话都拿出来了,眼看这一瓶下去了,他又要了一瓶。

    眼看李哥的脸已经在灯光下显得有点红了,陈飞才笑笑说:“李哥你干这行贼不容易吧,之前我一朋友也干这行的,天天跟我抱怨,说犯人不好管,特别累。”

    陈飞当然没有当狱警的朋友,但是现在就是靠嘴吹呗,虽然没在外边管过人,但总在里边被管过啊。

    陈飞这句话说的恰到好处,加上喝了酒的关系,一下就把这个李哥的话匣子给拉开了,他是放开了跟陈飞喋喋不休了一通,各种抱怨,八成是把所有的苦水儿都给陈飞倒出来了。

    看来真是三百六十行行行都不容易,后来就不是陈飞跟他碰杯了,都是他一杯一杯的找陈飞碰。

    陈飞呢,到后边则是能躲则躲,在自己身子下边放了个垃圾桶,能倒则倒。到后来这个李哥就说他从毕业就特别木讷,干了这么多年也没能被提拔上来啥的,这阵子老婆又想要孩子,简直要多烦有多烦。

    陈飞看他这会儿肯定是有点多了,就说:“行了李哥你也别烦了,我这边认识一个哥哥,在这方面还是有点人的,弟弟能帮就帮帮你。”

    李哥听完之后眼睛都亮了,抬着头看着陈飞说:“你认识谁啊,我们这行可不是一般人能说上话的。”

    陈飞一笑说:“这是我一个小弟的姐夫,叫李乾宇,不知道你认识不。”

    李哥一听手都一抖,我去,李乾宇谁没听说过啊,连特么他们队长都得给人三分薄面,要是有这人靠着,谁特么还在这被人欺负啊,

    就这一句话,他立马对陈飞肃然起敬起来,狠狠一拍脑门,主动给陈飞倒上酒,就说:“哎呀,弟弟,你看,我那会儿也是心烦,对你态度不好,你也别在意,哥哥要是有那个脑子早都不在这待着了。”

    陈飞也拿起杯子,发现喝了一晚上,只有这一次这李哥跟他碰杯的时候,比他的杯子刻意矮了三分。

    陈飞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我靠,早知道提李乾宇的名字这么好使,还特么用在这费劲一晚上,一开始说不就完了?

    不过这个李乾宇到底是什么人啊,尤其是关于监狱这方面好像没人不给他这个面子似的,不过好奇归好奇,但现在也不是扒拉人家身份的时候。

    陈飞笑笑说:“行哥,我没放心上,要放心上也不能跟你坐这吃饭。”

    李哥连忙点头说:“行,今天这顿我请,千万别跟我抢。”

    陈飞一愣,心里冷笑一声,合着这货今晚原本就是打算让他付账的,哎人心难测啊。

    当然,陈飞感慨归感慨,这个面儿他不能没有,他一笑没说话,又跟李哥碰了一杯。

    这次还没等陈飞说什么,李哥自己就先开口了,问他说:“对了老弟,你跟今天那女的什么关系啊?”

    陈飞一听,好家伙这周旋一晚上了,终于切到正题上了,感情千万言语套近乎都不如一个李乾宇的名儿好使,要是什么时候别人一听陈飞俩字是这反应,也就证明他成功了。

    陈飞笑笑说:“这是我朋友,之前也是我上司,我前一阵子比较忙,也不知道她出事儿,这不今天才过来。”

    李哥哦了一声说:“不过这女的命挺好啊,好像外边有人特别关照了,在里边也没受什么委屈,谁能想到在里边好吃好喝的过的比别人舒服还要自杀呢。”

    陈飞眉头一皱,有人关照?谁关照?难道那些人都把林雪薇弄进去还没完,还想把她捞出来接着搞猫腻?

    但是转而想想,好像也不大可能啊,按说都能做到关照的好吃好喝了,动动关系把她劳出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啊,但是他们为啥不这么做呢?

    难道说关照她的,和利用她那些人,或者同伙不是一波的?

    看陈飞愣神,李哥打断他,又跟他碰了一杯,他这才拉回思绪,勉强笑笑说:“医生不死说抑郁症嘛,可是之前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

    那个李哥也随着陈飞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呢,这要是关系稍微硬一点的,还得追究我们的责任,万一她那个姨娘找回来,我们这也不好说啊,万一再跟关照她的那些关系扯上,我们这些无名小卒不就是垫背的吗。”

    陈飞听到这句话瞬间愣了一下,姨娘?啥姨娘,以前从来没听林雪薇说过她还有个姨娘啊。

    之前也是听沈嘉琪说,林雪薇家似乎有过一段非常黑暗的过去,但是从来没听说过现在为止他们家还有什么亲戚。

    想着,陈飞突然觉得,这个姨娘,应该就是这个事情的一条线,他倒上酒,声音很轻的问:“她姨娘来看她了?”

    本来以为李哥会顺杆儿爬,反正也喝多了,没想到他瞬间愣了一下,摆了摆手说:“哎呀,不说也罢,我们背黑锅不是背习惯了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