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套话

    按照常理来说,这会儿李哥应该已经有醉意了,就凭他刚才说话稍微有点不清楚这块来看,也就差不多。

    但是当陈飞一提到这个姨娘的时候,如果正常,他不应该是这个反应,因为对于亲人探监,这东西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果然这个姨娘一定有问题。

    陈飞是怎么都想不到,对于一个狱警来说,这个姨娘有什么可隐瞒的,除非他原本就察觉到了,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林雪薇做出这种极端事情的源泉。

    他没有说什么,眯着眼睛看着桌上的残羹,他们不说,无非是有害怕的东西,如果他能拿出来更大的去威逼利诱一下,应该还是可以套出来这个话的。

    陈飞呵呵一笑说:“李哥,我朋友这个姨娘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先是按照自己想的试探了一下,有些话,是不是那个意思,试一下就什么都明白了。

    果然,李哥先是愣了一下,但看见陈飞就能想起李乾宇三个字,总觉得左右都会被穿小鞋,夹在中间当个猪八戒,镜子前面一照,里外不是人。

    他哭丧着脸说:“弟弟,我也不瞒你了,就你这朋友出事儿的前两天,确实有个姨娘来过,剩下的,我就真的不能说了,你体谅体谅哥。”

    陈飞心里一顿,看来现在自己的脑袋上完全加持着李乾宇这个名字的光环呢,这家伙是怕两边都得罪,所以开始求体谅了?

    不过他这个真的不能说,是什么意思呢?谁不让他说?如果是社会上的混混威胁他,应该不会,他一个狱警,外面的人就算在蠢,也犯不着跟政府机关较劲,更何况还是一个狱警,虽然不如公安,但好歹名称里还带个警字不是么。

    想了想,陈飞就说:“李哥,你看,弟弟也没不体谅你,但是这个事儿吧,确实挺奇怪的,就算你不说,你也得告诉我,到底为啥不能说啊。”

    陈飞深深的知道,现在就是一个扒皮期,不能太快,也不能太磨叽,要是等他缓过来了,这话八成就套不过来了。

    李哥抬起头,自顾自的喝了一杯闷酒,打了个酒嗝说:“是,现在也没啥好瞒着你的,我们上面的领导特别交代了,这事儿谁都能说,而且跟我们下发这句话的人,是我的头儿,你想啊,头都管人家叫上面了,我敢说嘛,所以啊老弟,你也就别问了。”

    陈飞笑了笑,心里骂了一句,看样子这货还是没喝多啊,看上去不行了,其实心里清醒着呢。

    这个李哥心里肯定是知道,陈飞说认识李乾宇,这事儿八字没一撇,但现在在这个岗位上可是落实了的。

    看来现在利诱根本没用,那干脆威逼吧,管不管用的,反正他也喝了酒了,试试再说,:“李哥,那你觉得,李乾宇跟你这个上面比,算不算上面呢?”

    李哥听完之后整个人愣了一下,李乾宇,那肯定是上面啊,谁特么敢跟李乾宇对着干啊,这不是找死么?

    他抬头看了看陈飞的眼睛,只见他正用一种玩味和威胁的眼神正在逼近他。

    李哥晃了晃头说:“李乾宇那种我也高攀不起,别看我爬不上去,但是就我这一个小组长的位置还有多少人等着塞钱进来呢,稍微不注意,连工作的都没了,你说,这人,是不是就该知足啊。”

    陈飞心里骂了一句,不怕人冲动,句怕人怂,他这一怂,不给他来电正儿八经怕是不行了。

    随后陈飞冷笑一声,说:“李哥,我算是知道你为啥老怕不上去了,胆小怕事儿,是升职的大忌讳,本来我还说赶明儿正好要跟李乾宇吃饭呢,正好带你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但你这样的,李乾宇指定是看不上了。”

    陈飞这句话绝对是字斟句酌才说出来的,针对这种人的心里,一边求稳妥一边又怕错过机会,所以这么一刺激他就正好。

    说完,陈飞悲天悯人的自己喝了一杯然后说:“算了,这事儿咱不提了,来来来,接着喝酒。”

    说白了这些套路百分之八十都是以前在酒吧学的,察言观色,要是在那种地方干,连这四个基本的都搞不定,还尼玛指望拿什么赚小费?

    尤其是有时候你还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揣测那些领导们的意思,陈飞也算是个聪明的小伙子,学这些东西,当年还是一点就通的,但当时还是个愣头青,明显没有现在这个圆滑。

    刚才这一句话,这就齐活儿了,现在就可以闭口不提了,过不了两杯酒,就可以等着这个不长心的狱警来求他就行。

    酒吧没白待着,也没白历练,果然,两杯酒过后,那个李哥跟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就说:“弟弟说的对,哥其实就是个草包,来碰一杯。”

    碰杯下肚之后,李哥瞬间就醉了,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反正这会儿这个话匣子是拉开了,陈飞倒是很满意,心说这小子好歹脑子也算是灵光,开窍不晚嘛。

    陈飞知道,一旦他是这个状态了,那下一步应该就是要说点什么的节奏了。

    果然,李哥自饮三杯之后说:“你那个朋友的姨娘也是神神道道的,来的时候,没说给外甥女送点吃的用的,带了一堆乱码七糟的东西。”

    陈飞一愣,乱码七糟的东西是什么东西?之前他自己在里边的时候,这些东西是不能送进去的啊。

    随后,他就问:“李哥,你别蒙我,这种东西根本送不进去,平常送个吃的你们都得开包检查,这玩意咋可能会带过去呢。”

    李哥砸吧砸吧嘴,拿起了一只凉了的小龙虾,去掉脑袋就往嘴里塞,说:“我骗你这个干吗,她没把东西送进去,只是当面给她看来的。”

    陈飞就更纳闷了,送进去这种事儿都不可能,当面还能看呢?扯犊子吧,当时他被探监的时候可是隔着特别厚重的玻璃窗来着,咋看,贴窗户上看吗?

    看着陈飞疑虑的样子,李哥也就没卖关子,心满意足的又吃了点东西,放下筷子说:“当时是这么个情景,是上面交代的,说把林雪薇提出来跟家属会面,当时不止我,还有几个狱警都在,但跟进去的只有我和另一个实习的小孩。”

    陈飞点点头说:“然后呢,也就是说这个姨娘是你们所谓的上面安排的?”

    李哥摇摇头说:“不可能,应该是有人走了关系,就让这姨娘单独见面的。”

    陈飞想了想,这样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也是在狱长办公室里喝过茶的人,这样都行,还有啥不可以的么?

    想着,陈飞没说话,就等着李哥自己往外说,这个李哥这会儿不知道是喝嗨了还是怎么的,竟然跟倒豆子似的就开始了。

    “因为我们也是在外边站着,但是多少能听清楚,那个姨娘是拎了一堆黄纸啊还是照片啊啥的,就开始跟这个女的说啥,我们当时也听不懂,感觉她不像是这女的姨娘,因为带进去的时候,她也说不认识来的。”

    李哥自顾的喝了一口酒接着说:“然后这个人进去之后,就叨叨半天,说的内容也都是什么神啊仙儿啊的,跟我们小时候看那种跳大神的一样。”

    前后可能有一个多小时,这在我们这里,都已经是史无前例了。

    说完之后,陈飞他们这一桌就陷入了沉默,李哥说完之后,似乎整个轻松了许多,可能是喝酒喝饿了,把剩下的小龙虾差不多都吃了,陈飞实在不明白一件事儿,就问:“既然只是会面,为什么不让说呢?”

    李哥一笑,说:“老弟啊老弟,你还老说我脑子转不过来,你自己不想想吗,那女的在里面有人发话让照顾着,肯定背后有个不一般的人啊,然后另一个给安排了个会面,出事儿了,这俩人还不得掐起来,所以我就说,最倒霉的就是我们这种背黑锅的。”

    陈飞心说我什么时候说你脑子转不过来了,感情这些锅也不是别人让你背的,都是你自己个儿往身上扣的啊。

    小时候陈妈就说,捡金子捡银子哪有捡挨骂的啊。

    不过这个事儿,想想就让人浑身不舒服,所以林雪薇突然变成这样,跟她这个所谓的姨娘脱不了干系啊。

    随后,陈飞就问他说:“李哥,你知道这个姨娘什么来头么?”

    李哥此时已经吃第二轮了,两瓶酒让他一个人喝了一瓶半,就是想最不秃噜也不大现实了,摆了摆手说:“那,那我特么还真不知道,我对老娘们没兴趣。”

    陈飞看这都开始满嘴跑火车了,知道他也就到这儿了,至少知道了有这么个人存在,说不定找到她顺藤摸瓜也就能知道林雪薇为什么要这么对他跟沈大小姐了。

    陈飞叹了口气,喊了一声,让老板娘结账,然后默默叹了口气,我去,这李哥看着不胖,还特么挺能吃,后来又要的这些菜跟之前的加在一起竟然花了四百多。

    等陈飞结完账,李哥才从桌上站起来,晃晃悠悠的跟老板娘说:“你,你把钱还给他,我,我结账。”

    陈飞一看这货都这样了,赶紧算了,他赶紧一把拉住李哥说:“行了行了,李哥你还知道你家在哪不,赶紧回家吧,咱俩回头联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