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诡异幻境

    把李哥送回家,陈飞就溜达回医院,晚上本来他就喝了几杯,刚才一看时间都已经一点多了,酒劲儿已经全散了,现在开车回去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儿。

    要不老显得他这个让全村儿都羡慕的宝马跟租来的似的。

    开上车之后,陈飞觉得这一天天过的跟做梦的似的,上一秒还沉浸在要开公司的欢乐里,下一秒就能搞出这种幺蛾子。

    开始的时候,陈飞还在想,陈飞还在想要不要管这个事儿,后来想想,玩意这事儿真的跟他和沈大小姐有关,没有了林雪薇,万一再整个王雪薇张雪薇啥的呢,要是有人想整你,怎么都能整。

    现在林雪薇还在看守所,以后等他的公司开起来,要是再出这种事儿,可能他就有点应接不暇了,个人和生意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陈飞一路上都皱着眉头,回家之后,家里灯还开着,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到家都快三点了,按理来说这会儿陈妈肯定已经睡了啊。

    他突然有点担心,打开门一看,电视还开着,陈妈坐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桌上还摆着菜,陈飞想了半天,今天是啥日子啊?

    他走过去,小声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陈妈听见儿子的声音,幽幽从睡梦中醒过来,说:“吃饭了吗,我给你热热去。”

    陈飞突然觉得鼻子一酸,说:“不用了妈,我刚吃过了,咱家来人了吗?”

    陈妈一笑说:“没有没有,家里没来人,妈就是想你了,想跟你吃顿饭,等你也没回来,想着打个电话给你,还怕你忙,没时间接。”

    陈飞伸出手给陈妈一个大拥抱说:“知道了妈,明天我一定陪你好好吃顿饭,您先睡觉吧,沙发上该着凉了。”

    陈飞把陈妈哄回了屋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最近好像他比较偏爱一个人坐在这里想事情,眼前一桌子的菜还没有收掉,他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今天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日子。

    总感觉身边这些破事儿特别多,一件接着一件,永远不能给人一个可以喘息的机会。

    但是古人说的特别好,攘外必先安内,想做出点成绩之前,他决定一定要先把林雪薇这个事情查清楚,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大仙儿在背后给他搞事情,他还就不相信了。

    陈飞拧开桌上的白酒,给自己倒了两小杯,压了两口,这些天每天睡眠五小时,简直让他要崩溃了,不知道是精神压力太大还是心里装着的事儿太多,就算是睡也睡不着,不如今天干脆自己先干一大白,给自己整懵逼睡觉可能好受一点。

    有了这个念头,小酒喝起来就有点刹不住了,用杯子还没有感觉,干脆找了个大碗,学着武侠里一样,特别豪迈的干了整整一晚。

    这一晚喝的又急又快,酒又凉,没一会儿,陈飞就已经觉得有点上头了,蓦然间想起来,小时候他们一帮小孩儿玩武侠游戏,大家歃血为盟的时候,就是拿个大碗,只不过那时候,滴的是真血,用的是凉水。

    可是真的到了能喝酒的年纪,大家的心却都散了,陈飞此时脑袋又懵又乱又晕,脑子里的画面片段不断的闪,不知道什么时候,胖子的俩脸又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追在陈飞屁股后面叫哥的样子。

    样子那么真,陈飞伸手去抓,却扑了个空,瞬间清醒了,他站起身,无奈的笑笑,这世界上的事情,十有**不如意,可是只要抬起胸膛不坏愧疚的好好活着,就算没愧对自己。

    他是没想到这酒劲儿这么大,其实这酒还真就一般,只是陈飞这个脑子短路的忽略了他们家的碗,这一碗能装一斤半。

    敢问一个酒量也就那样的一次吹了一斤半的白酒能是什么样?

    陈飞晃晃悠悠的走到自己床边上,咣当一头栽倒在床上,可能是喝多了,也可能是错觉,他竟然能隐隐约约闻见,枕头上还有周南音的味道。

    好在是喝了酒的原因,倒是没有失眠,头昏昏沉沉的时候,陈飞总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这种朦胧的感觉,别特么不是要做梦吧?

    陈飞做梦跟别人可不一样,别人那纯属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扯犊子的事儿,但到了他这就不是了,就像是换了另外一个空间,然后继续活着,要真是这样,那还不如就特么睡五个小时来的划算啊。

    之前每次做完梦之后再醒来,他的状态都是一种近乎崩溃的感觉,就是那种明明身体已经休息好了,但是脑子却活动了二十多个小时。

    渐渐地,陈飞已经能找到一定的规律了,普通做梦的时候,基本上天色混沌,情节跳脱,第二天早上基本上也就不记得之前梦见过什么了。

    但是一旦跟指环开始挂钩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那种梦,清晰可见不说在梦中还有明确的触觉和味觉听觉,其实就跟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模一样的。

    最关键的是,每次进入这种世界之前,都会有一道白光,但凡它一出现,那基本上陈飞就能默默的说一句,完了。

    而且现在,就此时此刻,他的真想骂一句妈卖批,对,没错,现在还真的就是怕什么来什么,眼前就是一道白光,要么进去,要么也别想醒过来。

    陈飞站在白光外,深深的叹了口气,马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今天的幺蛾子够多了,他也不在乎再多这一个了。

    眼睛一闭,陈飞就钻入了白光,没往前走两步,就感觉眼前的白光消失了,眼皮上是一片黑暗,睁开眼睛,就看见他好像正好在家门口。

    家门口?陈飞不禁问了一下自己,在家门口是什么意思?曾经出现的景象,沪都,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的空间,还有那间屋子,可是这次是什么地方?

    陈飞有点纳闷,看了看身上穿着的衣服,突然发现,这衣服好像也是刚才的,难道这次让他场景重现一下?

    想着,陈飞就拿出钥匙去开门,结果门上的钥匙孔就跟被灌了铁浆一下,连钥匙都插不进去,他试了好几次,都没用。

    这就奇怪了,这次让他出现在家门口,又不让他把门打开,这是干嘛,出不去进不来的。

    陈飞像个站在门口想了一会儿,既然门进不去,那就走窗户吧,他从后面绕过去,走到窗户前面,却发现窗户也是关着的,但是没有关窗帘,里面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陈飞拿出兜里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正好是今天的八点半左右,那时候他应该是刚从王工那去医院的路上,他有点不明白,让他看这个是干什么?

    过了一会儿,陈妈就从屋子里出来,来来回回了好几趟,不一会儿就摆满了一桌子的菜,连顺序都跟陈飞刚才醒着的时候看到的一模一样。

    陈飞站在窗外默默的叹了口气,合着这次是一场穿越剧。

    只见陈妈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有开始往窗户外面看,当然,她是看不到现在的陈飞的。

    陈飞能看到妈妈脸上的神色似乎很焦急,看了一会儿之后又走到电话旁边,拿起了电话,好像是想打电话的样子,但是想了想又放下了。

    难道这是在给我打电话?陈飞想着突然鼻子有点酸,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他敲着窗户,希望妈妈能看见此时的他,但这种想法真的纯属扯淡。

    他看着妈妈又把电话放下,然后走到沙发上坐下,整个眼睛连一点神色都没有坐在电视前面,拿起遥控器,有一下没一下的换着台。

    哪怕这是在梦境里,陈飞也说不出的难受,是啊,他已经有很久都没有好好陪妈妈吃顿饭了。

    就在这个时候,陈飞的耳朵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歌声,随着旋律,他能听出来,这是生日歌,他猛的皱了皱眉,生日歌,难道今天是妈妈的生日?

    这时候,陈飞看到自己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个蛋糕,笑着放在桌子上面,他看到妈妈脸上先是惊讶,然后是惊喜,最后变成了幸福。

    陈飞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极为可怕,他眼中的自己,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种诡异的黑气,面色铁青,就跟小时候看到那种被鬼怪附体的人一样。

    虽然这是一个格外温馨的画面,但配上一个这样的人,也特么感觉很恐怖。

    只见那个诡异无比的自己,面上蒙着一种更加诡异的笑容,坐在陈妈身边,陪她切蛋糕,陪她唱生日歌,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陈飞突然觉得特别害怕,他拼命的拍打着窗户,在外面叫喊着:“妈,这不是我啊,妈!你别被骗了这不是我!妈!快醒醒!”

    一番叫喊之后,陈妈没有听见陈飞的动静,到是那个东西猛地转过头,冲着陈飞阴仄仄的笑了笑。

    这一下把陈飞吓得不轻,猛地往后退了两步,他不禁想,这特么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梦境世界里,而且偏偏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陈飞在外边百感交集,可是无论怎么砸窗户砸门,偏偏就是岿然不动,他突然从心里生出一种绝望,他就趴在窗户上一动不动的盯着里面那东西跟妈妈的一举一动,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咆哮,痛苦,还是绝望?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了想到,这个东西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