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恶灵

    陈飞突然想起来,就在曾经的某一次梦境中,好像还是许慕青刚被另一个指环力量所伤的时候,从环境的上方那团和黑云里探出来了一张脸。

    当时那张脸跟陈飞自己的一模一样,但是被他击中后,就又缩回了那团黑云里,从此就再也没见过。

    可是为什么,他现在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而且陈飞并不觉得他这是要给妈妈过生日,反倒给他一种,这个东西要把妈妈拖进地狱的感觉。

    但是现在光用想的肯定是不行了,他要行动起来,如果被这个东西得逞,估计妈妈就真的兄多吉少了。

    陈飞在左右找了圈儿,也没找到能砸玻璃的东西,而那生日歌的声音却越来越大,仿佛直直的扎进了他的脑子。

    而这声音越大,陈飞的心就越慌乱,好像就站在绝望的边缘争分夺秒,找了许久,重物没有找到,却听见生日歌中传来一个刺耳突兀的音符,让他极为不爽,整个人后槽牙都是一震。

    随后,那个声音便戛然而止,陈飞觉得本来悬着的心,就好像被什么人猛地往下一扯,他身子顿了一秒,然后疯了似的跑到窗户前面,想往里面看。

    可是刚跑过去,就看见屋里的灯黑了,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只是陈飞的幻觉,不管是那个东西,还是刚才的场景,就像是一场梦中梦。

    他呆呆的站在窗前,拍打着窗户的玻璃,为什么在空荡的村庄里传出来的闷响声,却一点点都传不进屋里呢?

    他拼命的边砸边往里看,突然!一张毫无血色,惨白的,死人一般的,他自己的脸,赫然出现在了陈飞眼前。

    真的没有人能形容这种诡异,不是缓缓飘来,而是从一团幽暗中,突然就出现在离你紧紧几寸之隔的地方,然后裂开嘴狞笑着。

    陈飞被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如果这会儿后脚跟边上在有个石头什么的,估计他就能一屁股坐地下。

    说实话,从第一次看见许慕青那一副骨头架子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害怕过,可是这一次,简直不能在害怕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还是自从他的出现,许慕青就开始不对劲了?这一切都未可知,但是现在陈飞不能害怕,他突然心里产生了一种怒气,往前走了两步。

    质检那个东西,正站在窗前,惨白而毫无血色的脸此时被月光照的泛出一种铁青色,在这个幻境里,整个村庄静的出奇,连一点点风吹草动都没有。

    那东西正用一种异常阴仄鬼气的目光盯着陈飞,随后发出一声尖利刺耳的笑声,那种像是嘲讽,又像是猖狂,不知道是怎么发出的。

    此时陈飞的后背被他这一笑,立马生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而且似乎每一个鸡皮疙瘩里都汨汨的往外冒着冷汗。

    陈飞哆哆嗦嗦,皱着眉说:“你特么是什么东西?”

    他只是随口这么一问,本来的目的也只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儿,却没想到,拿东西立刻停止了笑声,用一种来自地狱一般的声音说:“我是什么?我就是你啊。”

    陈飞越听也觉得渗人,又问了一句:“你,你上次不是被我打回去了吗?”

    没想到拿东西听到陈飞发问,却直接又阴仄的笑了起来说::“是啊,可是你身体的东西,又让我活过来了,而且给了我更强大的力量。”

    陈飞一愣,身体里的东西?它是说许慕青?不可能,许慕青虽然是白骨身,可是从来没有害过人,至少她在陈飞身体里,不但几次救过他,还帮厨陈飞解决了不少麻烦。

    那东西似乎看穿了陈飞的想法,只是站在一边冷笑,仿佛千年的寒冰,让本来已经回暖的春末,又回到了三九严寒。

    就在陈飞还不知所错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家里的门打开了,一听开门声响,他不顾一切的往里冲去。

    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只要妈妈没事儿就好,进了屋一片漆黑,陈飞摸索着开灯,可能是恐怖片看多了的原因其实他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能把灯打开,但往往结局是出乎意料的。

    长时间处于黑暗的陈飞觉得眼前一疼,一阵刺眼的光亮的就直接照射在他的脸上,灯竟然被打开了。

    他闭着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下之后,就赶忙睁开眼睛想要去寻找妈妈的踪影,现在那怪物是谁,他也根本顾不得了。

    灯亮了之后,陈飞看到妈妈坐在沙发上,盯着一个生日蛋糕,蛋糕上还插着一个蜡烛,之前在窗外看的时候,他没有瞧出什么端倪,但进来一看,整个人就都懵了。

    这特么哪是什么生日蛋糕,陈飞缓缓走近,都能看见那蛋糕上长着一层厚厚的,让人作呕的青绿色的毛,似乎还有几只白蛆在毛上翻滚着。

    更让他觉得恐怖的是,陈妈竟然还一脸幸福的沉浸在刚才的场景里无法自拔似的,陈飞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上前拍了拍陈妈的肩膀,似乎不敢吓到她。

    一边拍,一边小声叫着:“妈,妈我回来了,你醒醒。”

    虽然陈飞是发自内心的,按照套路陈妈这情况应该是被拿东西控制住了,对陈飞的一切都感应不到才是,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听见了。

    陈妈眼神瞬间变得木讷万分,仿佛是一个得了老年痴呆症而走丢的老年人,对周围一片迷茫似的,看了一圈儿之后才把目光转到了陈飞身上。

    看到妈妈看着自己,陈飞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还好,还好她还能听见,就在他刚准备开口说一句,妈,你还好吧的时候,陈妈突然说了一句让陈飞无论如何都不想接受的话。

    她脸上的表情从木讷变成了惊恐,然后又变成了焦急,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把把站着的陈飞扒拉开,四处寻找着什么似的说:“我儿子呢?小飞呢?”

    陈飞站在原地,刚才陈妈的这一下,推的真的不轻,他往后倒了一步,站稳,看着陈妈的背影,终于再也忍不住泪点,鼻子一酸,眼泪就冲了出来。

    可能陈飞这辈子也没想过,自己站在妈妈面前,她却不认识自己的那种痛感吧,时间都去哪儿了,还没好好感受亲情就老了。

    陈飞就站在一边,看着陈妈四处寻找,最后,陈妈突然像是疯了似的冲到陈飞面前狠狠的抓住了他的领子,撕扯着说:“你是谁,我儿子呢?把我儿子还给我!我儿子呢,他刚才还在呢!”

    陈飞心里突然特别难受,他就这般站着,看着一个母性爆发的母亲在自己亲儿子面前哭喊着,让他把别人还给他。

    陈飞的心碎了,就在刚才那一刻,碎成了渣渣,如同现代人的贞操,捡都捡不起来。

    他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绝望,因为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他忘记了母亲的生日,他从没有关注过母亲的一分一毫,他很忙,却不知道母亲想要的,只是想简简单单的跟自己吃一顿家常饭,听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说一句,妈,生日快乐。

    突然,陈飞觉得整个空气都冰冷下来,屋子里的灯泡啪啦啪啦闪了两下,诡异万千,而后,只听一声闷而小声的“啪”终于,灯泡还是灭了。

    也是在灯泡灭了的一瞬间,陈飞骤然看见墙角站着一个人,还是那一副死人的样子盯着他看,嘴里还发出阴森的笑声。

    但抓着陈飞的陈妈似乎找到了归宿似的,瞬间就松开了他,飞跑到墙角那东西身边,挡在了它的身前,像是在保护它一样。

    那副样子,陈飞是何等的熟悉,像极了小时候,有人欺负陈飞,妈妈在自己面前站着的时候。

    他突然觉得自己崩溃了,是啊,其实他不是一个在这方面多坚强的男人,父亲的失踪带来巨大的家庭变故已经让他难以承受了,关于母亲,他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她或许会离开。

    而此时此刻,他正在体会的,赤果果的,就是这个事实。

    那东西依然阴阴的笑着,对着陈飞说:“绝望吗?崩溃吗?我喜欢你这样,你越是绝望,我就越开心。”

    是啊,陈飞是绝望,但针对的,是他这份亲情,而不是这个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所带给他的威胁。

    他紧紧的攥着双拳,拼命的把周身之力运作在左手,只见左手红光一闪,紧接着就看他中指上缠绕了一个洁白的光环,这就是这指环的力量,净化,让这个鬼东西赶紧下地狱去吧。

    陈飞嘶吼一声,瞬间就冲了过去,可那东西却丝毫没有畏惧的样子,反而依旧站在那里阴阴的笑着。

    这不可能,它没有理由不怕,上次也如这时候一样,拿东西被击中之后,就迅速退回到黑云里了,就算它再强大,也不应该无所畏惧

    此时整个房间中冰冷的让人的眉毛都结了一层冰霜,鬼气森森,仿佛多厚的衣服都能穿透一样,可就在陈飞的左手握拳就要打在拿东西的脸上之时,他却突然一顿,再也下不去手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