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半吊子道士

    这一声吓得陈飞险些从床上窜起来,我去,难道真的让他猜着了,我靠,说好的外挂呢,说好的老子不死呢?

    陈飞现在一脸懵逼,许慕青呢,不是说好了要好好保护他的身体么?咋就死了,还是睡死的。

    想到这,陈飞狠狠叹了口气,当时上高中天天睡不醒,双手举起对天发誓,说希望要是有一天自己一定要死,最好是睡死的,现在看看,真是尼玛年少无知,但好在上天保佑,真的圆了他这个梦。

    按照电影里面的套路,他可能也在阳间也没多少时日了,可能也就是来跟亲人道别啥的,说不定今晚就是他的头七呢。

    想到这,陈飞心里立马起了一层悲伤,他抬起头,搂住妈妈的肩膀,然后跟马青莲说:“马道长,你能先出去么,我想跟我妈单独聊聊,放心,我不会留恋人间的。”

    马青莲听了一愣,然后点点头出去了,现在不能刺激陈飞,他还是先出去比较好。

    他没说什么,转身拉开门出去了。陈飞一见他走了,抱着陈妈,就是跟小孩一样的嚎啕大哭。

    他哭,陈妈也哭,母子俩哭了好一会儿,陈飞才放开他妈坐直了身子说:“妈,儿子对不起你,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没能好好孝顺您,也没让您跟我享福,下辈子,儿子当牛做马也要报答您的养育之恩。”

    陈妈听陈飞叨叨了这么一通,也愣住了,用袖口抹了抹眼泪说:“小飞,你说啥呢?”

    陈飞也想越伤心,好好的年岁,连媳妇都没取上,这怎么说挂就挂了呢?

    他抽搭着说:“妈你不用骗我,我知道我已经死了,你放心,我不会留恋人间的,等我到了那边就好好听阎王的话,争取当个鬼差,在里边等您。”

    陈飞他妈一听这话,简直苦笑不得,狠狠推了陈飞一把说:“谁告你你死了?”

    陈飞也一愣,说:“那您刚才什么意思,您不是说,没想到,不是死了还能是什么?”

    陈妈叹了口气,虚惊一场说:“我是说我寻思你当天喝多了,让你多睡一会儿,晚上我去给你送饭,没想到我刚进去,就看见你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笑,样子可吓人了,我连碗都摔了,你好像是听到了,眼睛又闭上了,我寻思你中邪了,就赶紧来找马道长来了。”

    陈飞这才反应过来,悻悻的说:“妈,您下次说话能不能别大喘气,我还以为我已经归西了,不过你来找马青莲干什么,他这个半吊子的道士,不害死我就不错了。”

    陈妈脸色一变,一巴掌就拍在陈飞肩膀子上了:“你别胡说,要不是马道长,你寻思你能醒过来吗?你啊,是中邪了。”

    这个中邪不中邪的,其实只有陈飞自己心里清楚,他想了想就问:“妈,你刚才说你是第二天下午看见我笑的?那我到底睡了多久?”

    陈妈说:“三天,整整三天,当天晚上马道长就给你背他家来了,又是给你烧纸又是给你驱邪的,你跟妈说说,你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陈飞万万没想到,梦境里短短的时间,他竟然在现实里睡了有三天之久,难道这就是跟所谓的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是一个道理?

    本来他想随便找个理由,就说是自己这几天都没睡好,所以一次性睡得久了一点,但这么说那个笑该怎么解释,而且让陈飞觉得细思甚恐的事情,就是这个笑,难道在他在梦境里的这个阶段,那东西竟然已经占据了自己的身体?

    可是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住在自己身体里的许慕青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被这东西代替了,那以后是不是自己不用睡觉了?

    他越想越觉得背后发凉,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别说话,假装不知道。

    他挠挠头说:“我就是觉得特别累,然后做了个噩梦,但是具体梦见什么我也忘了,妈,你真的别担心了,可能那会儿就是做噩梦的时候,你别一惊一乍的,以后别来找马青莲了,犯不着啊。”

    陈妈看陈飞好像已经精神抖擞了,也放下心,说:“你好了就好,以后妈得看着你,天天不许那么晚睡了。”

    陈飞点点头,从床上站起来,把陈妈的肩膀一搂说:“那咱回去吧。”

    陈妈点点头,刚往前走了没两步,那边门就被人推开了,马青莲一看陈飞要走,瓷碗里的东西还摆在桌上,就说:“你不能走,东西先喝了。”

    陈飞一听就来了气了,心说,这招你也就能糊弄糊弄我妈,再说了,老子又不是没看见你那俩手指头伸进水里搅和半天了。

    要是没看到这一幕,兴许还能为了不让陈妈担心,喝了就喝了,但是现在,你就是打死他,他都绝对不会喝,主要是马青莲那两根手指头,脏不拉几的,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陈妈一听,好像是忘了什么大事儿被人提醒了似的,就说:“对了,这个神药还没喝呢,快快快,别浪费了。”

    陈飞一愣,叹着气说:“妈,你别听他瞎说,我这什么都不是,你就别让我恶心了,咱赶紧回去吧,我想吃您做的饭了。”

    陈妈一听陈飞说,心里也打了退堂鼓,就跟马青莲商量说:“马道长,要不还是算了吧,你看小飞现在也没事儿了”

    结果马青莲并不买这个账,当即脸色一变就吼道:“呵,到底有没有事儿,喝了才知道,陈妈,你要是真为了儿子好,就让他喝了,要不然,下次就没这么简单能把他接回来了。”

    陈飞一愣,还没等反应过来,马青莲速度极快的就绕到了陈飞后面,一把抱住他,瞬间就控制他的手脚。

    陈飞一地反映当然是要挣扎,以前他们这一批的小孩就老叫他马疯子,谁都不愿意接近他,一天到晚神神道道的。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马青莲此时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力气大的惊人,脚底下跟扎了根儿似的,任凭陈飞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只听马青莲对着陈妈大声说:“陈妈,赶紧把这玩意跟你儿子灌下去,他体内的邪祟肯定也不愿意喝,在过一会儿我撑不住了。”

    陈妈一听,知道马青莲这也是为了陈飞好,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端起白瓷碗,捏着陈飞的鼻子全给他灌下去了。

    陈飞这一通恶心啊,其实刚才听马青莲喊那一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身体里有一种力量似乎在跟他一起挣扎,也就是说,他不愿意喝是因为恶心马疯子把他脏兮兮的手指放进去搅和,而身体里那股力道,好像是在发自内心的挣扎。

    但是刚才着急,这两种感觉重叠在一起,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但是陈飞往往忽略这种细节,就是对他妈来说,就不可能有给他灌不进去的药汤子。

    小时候,陈飞也不爱吃药,可是他妈真的就是一灌一个准儿,都不带含糊的,过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这么精准。

    看着陈飞把那碗水都灌下去了,马青莲才放开了束缚着陈飞的胳膊。

    陈飞从缸灌下去就开始想吐,可是奇怪的是任他干呕了许久,东西也没吐出来,这就奇怪了,难道是因为这么长时间没吃东西,所以刚进去就消化了?

    怎么可能呢,再怎么的,也不至于这样把。

    只见马青莲站在一边冷笑一声,仿佛就像是在等着看陈飞的笑话一样,随后他对着陈妈说:“你先到外边等一会儿,看样子我要再做一场法事,等会儿好了我自会让你进来,和刚才一样,切不可偷听偷看。

    陈飞虽然不停的干呕,可是耳朵没聋啊,他想跟陈妈说,你别信他的,这货肯定是个骗子。

    可是干呕的节奏越来越快,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陈妈看着陈飞的样子,在看看马青莲,赶紧点点头就往门外走,不过像是他们这种闭塞的小山村,家家没有不信鬼神儿的,马青莲当时也确实在他们村儿红过一段时间,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不怎么出门了,慢慢的也就算了。

    陈妈倒是很相信他,出门之后,还特地把门关了个严严实实。

    随后,马青莲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道黄符,在陈飞后背上这么一贴,然后嘴里念念有词了一阵子。

    贴上之后,陈飞只觉得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正在扣他的嗓子眼,干呕的更厉害了,此时他都想把马青莲的祖坟骂出来,可能吐过的人都知道,要是没什么东西吐的时候,胃里还在痉挛,那感觉真的不好受。

    随后,马青莲念完,往陈飞后背的黄符上那么一拍,陈飞顿时就觉得嗓子眼儿一紧,哇的一下吐了个翻天覆地。

    陈飞吐的时候,整个人脑子都是空的,但即便是这样,他也能感觉出来,他吐的绝对不是水。

    其实他很纳闷,三天没吃东西了,怎么可能还会吐出除了水和胆汁以外的东西呢?

    吐到后面陈飞是真能把自己恶心的半死,那味道简直不要太难闻,一种带着腥气的恶臭立刻飘满了屋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