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庄生晓梦迷蝴蝶

    其实单单论,吐,谁都有过,但像陈飞这种还真没有过,说是话,就光这个味道,就够他自己吐八百回的了。

    之前听过一种超级黑暗料理,比如广西的一种叫做臭鳜鱼火锅,再比如一种鲱鱼罐头,那味道,那酸爽,我去,顶风六百里,顺风八百里,没接触过的保证你能吐的直不起腰来。

    但陈飞自己现在深刻的知道,现在他吐的这个味道,肯定是比臭鳜鱼和鲱鱼罐头猛多了。

    他不禁侧头去看马青莲的反应,只见他皱着眉,不但好像完全没有反应,而且眼中好像还散发着一种兴奋之色。

    现在陈飞说不了话,他只能默默的在心里骂一句:变态!随后,他就好多了,吐到后面好像真的开始吐了几口臭水。

    马青莲看陈飞吐得差不多了,又端了一碗水,然后从燃着香的香炉碗里抓了一小撮香灰扔进去,只是这次没有用手指搅和,而是随意的晃了晃碗,然后递给陈飞说:“前三口漱口,第四口咽下去。”

    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含糊,仿佛就是一种命令一样的语气,让人不容拒绝。

    陈飞只觉得此时嘴里黏黏糊糊的,而且十分恶心,当下就结果马青莲递上来的香灰水,漱了漱口,但既然已经到这份儿上了,咽不咽也没什么区别了。

    等最后一口香灰水咽下去之后,陈飞觉得整个人似乎有点神清气爽的感觉,感情还真的挺管用,他直了直身子,就去看刚才自己到底是吐了什么东西这么恶心,马青莲此时也走过来,用一根桃木枝来回扒拉。

    看到的时候,连陈飞自己都惊呆了,只见地上是一团一团的,乌黑如棉絮一样的东西,看上去十分恶心。

    如果不是因为太臭,陈飞自己也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马青莲笑了一声,说:“你身体里的邪祟已经吐出来了,暂时可保你无虞,但你记得,切不可起贪念,邪念。”

    陈飞看了他一眼,合着这家伙真是个道士啊,本来还以为他是的骗子呢。

    陈飞也笑了一声说:“马道长,你以前给人看事儿怎么从来没有看好过,还有,我想知道我这吐得都是些什么东西。“

    马青莲笑了笑说:“我确实没那个本事,我家上边是道士,这些纸符都是他们留下来的,用一张少一张喽,家里有本书,写的就是你这种,邪祟亲身,原因我也不知道,行了你回去吧。”

    陈飞心里都直抽抽,合着这马青莲就是个照猫画虎的,不过他身体确实轻松了不少,之前那种头重脚轻的感觉也好像没有了。

    陈飞谢过马青莲,开门出去,这一开门的一瞬间,屋子里的味道给陈妈都差点怼吐了,她赶忙捂着嘴说:“马道长,这是什么味儿啊?”

    马青莲嘿嘿一笑说:“就是些脏东西,没什么,回头我收拾就行了。”

    陈妈一听,在看看儿子的精神好像完全恢复了,赶紧就拿出包好的钱,塞给马青莲。

    谁知马青莲赶忙摇头说:“使不得,之前是我鬼迷心窍,坏了你家陈飞的事儿,完事儿都有定数,这一次我该帮他的。”

    陈飞砸吧砸吧嘴,想想也是,要不是你在那煽动群众,老子也不至于差点被打。

    陈妈还是觉得求人办事儿还不给人钱,传出去容易落笑话,硬是给马青莲塞钱,陈飞知道他妈就是很善良,这人日子也不好过,又是个老光棍,不给点钱也说不过去。

    陈飞叹了口气,把钱拿过来,直接塞在马青莲的兜里,说:“行了,你也别推托了,好在上次我也没因为你怎么样,这钱是我妈的心意,你就收着吧。”

    马青莲看见着陈飞笑了笑,伸手拿过钱,然后又赫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从兜里拿出一块破纸,随手找了个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又涂涂画画了一阵,塞给陈飞,最后说了一句:“回家之后再打开。”

    陈飞眉头一皱,但还是把那个纸放进兜里,特别郑重的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陈飞和陈妈回家之后,就到现在,还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尤其是开门的时候,那个梦境似乎已经给他留下阴影了,进门之后,他还绕着屋子转了一圈。

    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陈飞第一件事儿就是把电视打开,这个点儿都已经半夜了,有点声音心里还舒坦点,他想着给妈妈买个蛋糕,重新给她过个生日来着的,但是现在这个时间段,也没这个条件。

    后来陈飞决定,直接煮碗长寿面,聊表一下心意,等这阵儿忙完了吗,再好好给妈妈补过一个生日。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陈飞才彻底的放心下来,眼看着陈妈一脸幸福的吃完面,他还去把碗也给洗了,仔细想想,好像真的已经好久都没有帮妈妈做过什么了,他能做的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跟自己比,妈妈为他做的事情太多了。

    昨晚了所有的事儿之后,陈飞就回自己房间,躺在床上,突然想到马青莲给他的纸,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了,两句诗。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然后后面还画了一个眼睛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玩意?

    他想了很久,这两句诗是什么意思,但想来想去也觉得好像也跟这个图案没关系吧?

    但就这句庄生晓梦迷蝴蝶,他还是知道的,说是之前庄周做梦,梦到蝴蝶,他就想,会不会这个蝴蝶就是他,他就是蝴蝶。

    反正陈飞所理解的庄周,就是一个十分纠结的人,每天都在考虑一些极具思想的,纠结的问题,然后把自己深深的陷进去而无法自拔。

    但是这句话是关于梦这个字的,就说明,马青莲应该是在暗示他啥?跟梦境有关的东西?

    可是陈飞深深的知道,梦境并不是自己的能控制的,要是人都能控制梦境,那岂不是想梦见啥梦见啥?梦里杀人放火泡妞干啥不行,那人还能活么,估计都吃口饭就睡觉去了吧。

    他突然想到之前看到的一个故事,,说是一个术士给某大王进献了一副画着亭台楼阁的图画,图中琼楼玉宇,仙气缭绕,最令人惊奇的是,在画中的楼阁里,竟然有一个画扇掩面的美人儿。

    画个漂亮大姑娘不算惊奇,可是这姑娘竟然时有时无,仿似有时候便会伏在窗台前看看,有时候就进了楼阁了。

    大王惊讶道:“吾得见此佳人,登高一呼。”

    术士一笑,回答:“吾王当将其置于枕上,侧卧而免,是时,便可与佳人琼楼小聚。”

    大王惊喜,赏了术士一座金山,就把他打发走了,大王就寻思,这玩意要是真的,那岂不是就跟到了仙境一样,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情,这大王就把画放在了枕头边上,抱着睡了,果然,入夜之后,便有一只仙鹤带来接大王。

    大王又惊又喜,便坐着仙鹤同去,过了没多久,就到了一处亭台楼阁,山清水秀,琼楼玉宇,一派气势。

    果然,在琼楼中和佳人会面,佳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是知书达理,将大王伺候的服服帖帖。

    可惜好景不长,天亮的时候,大王还是按照平常的时间醒了缓过来,说是惋惜,可又兴奋期待,但大王日夜如此,疲惫不堪,甚至再也没有光顾过后宫,长此以往,性情大变不说,很快便积劳成疾。

    大王仙去的前一个晚上,美人独坐大王怀中,大王感慨:“何以与佳人长相厮守?”

    美人娇笑道:“王君眷恋凡尘,自不可与妾相守,不若今夜后,再无回还,可好?”

    大王一笑,竟答应了佳人的要求,第二日,王宫上下,便传来二了大王已去的消息,后来宰相等人查明原因,抓了术士,凌迟处死,可那副画,却再也不知道踪迹了。

    陈飞记得,这个故事当时他看了很多遍,尤其是说到关于梦境的时候,他就能想到这个故事。

    也就是说,将梦境真实化,是需要一个媒介的,就比如这个故事里,媒介里就是画,那陈飞能进入须臾之中,而且还有五感,这个媒介又是什么呢?

    黑暗中,他伸出左手,按说,这个媒介,会不会就是指环?

    陈飞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大对,之前他也确实梦见过很多次关于许慕青的事情,可是都比较虚幻,但这一次,竟然如此真实。

    他是越想越乱,越乱就越烦,尤其是这个马青莲,给他这两句诗,还有一个图,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

    想着,陈飞就有点困了,虽然他算是刚睡醒,但梦境里他也是有触感的,就跟那个大王一样,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过日子而已,跟没睡一样,该累还是累。

    但再怎么说经历了这种事情,陈飞对于睡觉还是有点抵触的。

    陈飞是不想睡,但这灯一黑,到了这种环境下,你不是该睡还得睡?

    这次,陈飞连白光的环节都略过了,很是欣慰,因为他清楚明白的知道,只要没有那个环节,也不过就是妥妥的做了几个梦而已。

    但可是这个梦里的女人,竟然是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