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 你的胸掉了

    小姑娘这一下是出其不意,陈飞更是毫无防备,要不是他反应快,这蛤蟆镜就特么被她一把拉下来了。

    陈飞心里猛地震了一下,瞬间就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吊着嗓子说:“你这小姑娘,有没有礼貌,你要干嘛?”

    小姑娘一看没得手,立马露出一个特别甜的笑容,说:“抱歉啊姐姐,我没别的意思,你眼镜上有个脏东西,我有强迫症,想给你摘下来来着。”

    要是一般人,看着这种甜到爆的笑容,肯定已经沉溺其中了,但是陈飞现在可不是沦陷的时候,他只知道这小姑娘套路深的不要不要的。

    现在他只能跟这小姑娘保持一定距离,又要防止小姑娘起疑心,就说:“没关系,姐姐我刚整完容,全脸的,确实只能这样了。”

    这个理由陈飞给自己找的特别到位,差点连自己都信了,小姑娘也是愣了一下,这姐姐身材,估计这张脸也好不到哪去,整容确实是一个明确的选择,其实要照她这身形,应该去做一个全身的。

    小姑娘随后登记了一下,对着陈飞说:“好了,您上去吧,沈总办公室在最顶层。”

    陈飞点点头,说了声谢谢,作为一个男人,捏着嗓子说话真的要多辛苦有多辛苦。好在现在终于能上去了。

    陈飞转身刚准备进去,就听后面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对着前台小妹说了一句让陈飞肝儿颤的话:“我来找沈总,有预约,我叫王月琴。”

    陈飞简直要崩溃了,一拍脑门,不过他反应速度还是不错的,尼玛正主来了,他还是赶紧跑吧。

    小妹也愣了,刚来了一个王月琴,怎么特么又来了一个,难道是重名?应该没有这么巧合吧,她赶紧又确认了一下,预约单上确实只有一个人叫这个名字。

    下一秒,她下意识的就去看陈飞,只见陈飞已经飞速的按上了电梯,那动作猴急猴急的,恨不得现在就窜上去似的,这破绽也太明显了。

    小妹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对着在门口执勤的保安说:“抓住那个女的,不对,她可能不是女的,快。”

    陈飞站在电梯间门口,疯狂的按着电梯,卧槽,以前也没觉得这个电梯这么慢啊,难道是调速了?

    眼看这电梯跟七老八十的老爷子似的,一点一点往下走,陈飞现在是要多崩溃有多崩溃。

    保安反应了一下,立马边跑边对着对讲机叫人,陈飞觉得自己都快把电梯按键拍烂了,眼看这这些距离他近了,现在就算从楼梯间跑也不可能了。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等,等这个该死的慢的驴一样的电梯。

    终于,陈飞听到了激动人心的,叮的一声,电梯门终于是开了,刚进去还没站稳,陈飞就赶紧按下了关门键,就在保安跑到门口的同时,电梯门已经只剩下一条缝隙了。

    陈飞得意的一笑,冲着外面摆了摆手,摘下口罩用唇语说了一句:“拜拜。”

    没过多久,陈飞就到了沈嘉琪在的楼层,按照这个速度还是挺快的啊,怎么刚下来的时候这么慢呢?

    门开的一瞬间,陈飞把一个事儿忘得死死的,本来他还带了一个包,里面装的是他的衣服,正常男装,是准备进去之后先找个地方把衣服换了,然后再去找沈嘉琪,可是闹了这么一出,他也就把这事儿给抛在脑袋后边了。

    陈飞简直就是马不停蹄的往沈嘉琪的办公室跑,因为能通往沈嘉琪办公室的电梯可不只有陈飞上的这一个,还有五个。

    鬼知道这些保安会不会就在他后面,他几乎是冲刺到了沈嘉琪门口,连门都没敲,一把就把门把手给拉开了。

    进去之后想都没想就直接从里面把门反锁了,然后默默的对着门板长长的出了口气。

    一把就扯掉了头上的帽子,还有眼镜和口罩,吼了一句:“我靠大小姐你能不能别耍你的小脾气,有话不能好好说么!”

    但是这个气儿出了一半儿,陈飞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好像有哪里不对啊,刚才他进来的时候,好像有人说话,难道这会儿沈嘉琪办公室有人?

    等他反映过来,就立马闭了嘴,可是就在现在这个时候,整个空气都静了下来,而且是静的吓人,掉根针都能听见那种,陈飞穿着裙子,胸前还塞了俩橙子,为了求真嘛。

    他突然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缓慢的转过身,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陈飞突然很想哭。

    只见沈嘉琪坐在总裁椅上,旁边的沙发上,坐着好几个部门的经理总监,而且还都是熟人,刚才好像在开小会,探讨什么事儿,看见陈飞就这么闯进来,除了沈嘉琪面无表情,但眼中却充满了问号以外,所有人都是目若呆鸡,张大了嘴看着陈飞。

    陈飞觉得活了二十多年,尴尬的事儿没有一万也有一千,但他发誓,这一定是他人生的这么多年里,最尴尬的一次。

    在别人眼力,陈飞此时穿着一个长裙,插着腿站在他们面前,胸前坚挺而性感,也不知道说他是像个大叔,还是大妈。

    如果现在有个地缝,陈飞肯定就钻进去了,要是这会儿沈嘉琪身后的窗户能打开大一点,可能他也有这个勇气就这么跳下去了。

    现在人事部的经理是之前跟陈飞关系还不错的一个小姑娘,此时看见陈飞,也长大了嘴说:“陈,陈经理,我以前咋不知道你还有这癖好呢。”

    陈飞刚想解释什么,往前一步,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胸前的橙子咣当一下就从他的胸前掉了出来,这一下整的人就更尴尬了,关键是他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因为是顺着裙子滚下去的。

    小姑娘此时的表情已经完全傻掉了,从地上捡起陈飞的刚掉出来的橙子,举在半空,呆萌呆萌的说:“陈经理,你的,额,胸掉了”

    陈飞一愣,整个人都懵逼了,满脑子都是刚才她的那一句:陈经理,你的胸掉了,胸掉了,掉了

    但这不是更懵逼更可怕的,更可怕的是,陈飞的老部下,一组的母老虎也在,他深深的明白,只要她在,这事儿估计不出半个小时,整个沈氏集团就都知道了。

    他现在真的是百口莫辩啊,都特么的这个老李,出的这个馊主意卧槽。现在陈飞肠子都悔青了,但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啊。

    有一种行为叫破罐破摔,他干脆从胸部把另一个橙子掏出来递给人事部的小姑娘说:“那啥,吃个橙子呗,刚买的,可新鲜了。”

    此时沈嘉琪也算是看明白了,她刚才没说,是因为想让陈飞多出一会儿丑,这种感觉真的不要太好,她平时真的不是这样的,但是一到陈飞身上,她就莫名觉得有一种喜感。

    随后她清了清嗓说:“你们先回去吧,这个事儿暂时就这么定下来了。”

    几个人一脸呆滞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从沙发到门的距离,所有人的余光都没有离开过陈飞,有的已经反映过来,想笑不敢笑的样子,都快把嘴唇咬破了。

    陈飞现在真的想哭,他现在就跟个蜡像似的站在门口,看着那些人就这么带着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他,然后从门里走出去。

    等最后一个人出门之后,还为陈飞把门也带上,不出五秒,就听见走廊里面发出一阵爆笑,陈飞心里骂了一句,尼玛这是要笑的多夸张,沈嘉琪的门可是隔音的!

    没想到,陈飞还没来得及去看沈嘉琪,她已经趴在桌子上了。

    陈飞转过来之后先是愣了一下,卧槽,女神这是咋了,咋趴桌子上了,该不是刚才累得晕倒了吧?

    想到这,陈飞赶紧走过去,就想扶她,谁知她又默默的把头从胳膊里抬起来,整个脸上带着一种极为动人的笑容,眼中还挂着泪花。

    陈飞看的呆了,在他的记忆力,从认识沈嘉琪开始,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笑过,虽然这样很耻辱,但能搏女神一笑,他觉得好歹这个买卖不亏啊。

    沈嘉琪是真的没想到陈飞为了见她连这种损招都能想的出来,也真的是蛮拼的了。

    陈飞在一边叹了口气说:“大小姐,咱下次别这样了行么,我也大老爷们的。”

    随后,沈嘉琪收敛了笑容,葱白的手淡去了眼上刚才笑出的泪花,又恢复了一副冰山的模样说:“给你五分钟,去把你衣服换了。”

    陈飞当然求之不得,我靠,这裙子尼玛穿着也太难受了,步子想走大一点都不行,这些女人还这么爱穿。

    陈飞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衣服,到办公室另一个角换上,终于看起来像个人一样的时候,也就放开了。

    沈嘉琪看着陈飞的样子,唇角又微微一动,刚才前台就打电话说有个变态上来找,没想到是他,真是的,既然他已经来了,那就听听他到底想说什么吧。

    陈飞坐在沙发上,可算是自在点了,刚才留下阴影的橙子还在茶几上放着,尼玛,这绝对是他一生的耻辱。

    沈嘉琪看着陈飞的脸上说:“说吧,你费劲心思的来找我到底想干嘛?”

    陈飞想了想刚准备开口,沈嘉琪就又续上了一句:“如果你要是找我谈林雪薇的事情,那就出去吧,我不想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