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头0章 分头调查

    这一下把陈飞噎了个半死,他确实来找沈嘉琪就是为了林雪薇的事儿,而且这件事儿说不好还事关重大。

    他是知道沈大小姐的脾气,她要是不想听,你要是敢说一个字儿,那下一秒保安就会上来把你拎出去,而且还是不容反抗,不讲情面的那种。

    陈飞是真的不明白,女孩子是怎么做到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刚才还笑的春光灿烂,现在竟然就能做到乌云密布,亏他刚才还觉得趁着大小姐心情好,说这事儿应该不算难,没想到还没开口就被人怼回去了。

    二人沉默了一分钟之后,沈嘉琪冷笑一声说:“你还有事儿么?”

    陈飞又盯着她看了半分钟之后说:“我不是来为她求情的,只是我发现些事情,觉得不得不跟你说一声,因为这件事儿关系到咱们俩。”

    沈嘉琪愣了一下,因为她跟陈飞不管怎么样,都算是分的很开的,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什么事情,是关于他们俩人。

    沈嘉琪没说话,陈飞就当她是默认了,清了清嗓子就说:“这事儿是几个月之前,有一次林雪薇带我去谈生意,我再卫生间无意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好像是有人故意让林雪薇把我带去要搞定我的。”

    沈嘉琪坐在老板椅上,挑了挑眉毛说:“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飞看着一脸冷漠的沈嘉琪说:“是,这件事儿跟你没有关系,这事儿之后没多久林雪薇就自动请调财务了吧,然后就出了这种事儿,你不觉得好奇么?”

    沈嘉琪听完淡淡的说:“有什么好奇的,可能是巧合吧。”

    陈飞叹了口气,说:“大小姐,我拜托你长点脑子好不好,为什么偌大的公司,他就针对咱俩,而且咱俩都没得罪过她吧,而且上次财务上出事儿之后,我还去看过,凭林雪薇的脑子,就算她偷税,区区二百万,对沈氏集团算什么,至于被人发现么?”

    被陈飞这么一说,她突然愣了一下,他说的没错,凭借林雪薇的能力,区区二百万就被人发现太简单了,而且那次突击检查也太过蹊跷,一般沈氏集团这种信誉良好的企业可以说都能贴上免检的商标了。

    可是偏偏好巧不巧,就在那个时候,别的公司都没事儿,偏偏她的公司出事儿了。

    陈飞看着沈嘉琪的表情终于起了变化,秀眉微蹙,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他也没打扰,这种事儿得让她自己好好想想,想清楚他这个口就好开了。

    随后,沈嘉琪抬眸看着陈飞说:“那你的意思是?”

    陈飞一看有门儿,赶紧趁热打铁说:“我的意思很简单,我觉得是有人在背后,利用林雪薇来制造这些事件,而且表面上,咱俩这事儿搭不上关系,但其实应该就是一伙儿人搞得鬼。”

    沈嘉琪听完陈飞的话,整个人的眉毛都拧在了一起说:“我了解林雪薇,她不是个这么轻易就会被人利用的人。”

    陈飞笑了笑说:“那如果是有人利用一些东西威胁她呢?”

    沈嘉琪愣了一下,说:“威胁,能利用她什么?”

    陈飞叹口气说:“有一阵子我去澳都,在赌场门口碰到了他父亲,林雪薇应该是在不停的帮他爸还高利贷,但是因为他爸的赌徒心理,钱始终没能还上,最后不得不这么做。”

    沈嘉琪面上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说实话,五年了,这些话她从来都没有听林雪薇提起过,她也从来不知道,林雪薇的父亲竟然好活着,她想了想说:“所以你的意思是,她背后的人利用这些事情威胁我们?”

    陈飞点点头说:“我们现在顺藤摸瓜很难,除非林雪薇出来,否则一点线索都没有,我们可以分头去查查。”

    沈嘉琪自己都没发现,现在她竟然可以跟陈飞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说话了,之前那个怯懦任她使唤的穷小子已经变成了一个似乎可以依靠的男人。

    随后她问:“怎么分头查?”陈飞想了片刻说:“你去查一个叫郭玉龙的人,这人是你们的客户,要查应该不难,这事儿应该跟他背后的老大有关。”

    沈嘉琪点点头,说了声知道了,然后又说:“所以现在我要撤诉,让林雪薇出来?”

    陈飞神秘一笑说:“昨天之前我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觉得不着急。”

    沈嘉琪一愣说:“那你是什么意思?”陈飞也不隐瞒,现在他跟沈嘉琪之间没什么可隐瞒的,毕竟这事儿也关系她,就说:“这次导致林雪薇出事儿的导火索是一个她什么的姨娘,所以我想先去整明白这个人。”

    沈嘉琪突然觉得,陈飞好像什么都知道,而且是一个知道什么就要付诸行动的人,现在这样的人似乎少了。

    说完之后,陈飞就说:“那就这样,我今天在你这丢人是丢到家了,回头咱来电话联系,对了,还有个事儿,你想想咱俩一起的罪过谁?”

    要说沈嘉琪都的罪过谁,这个还真不好说,再说陈飞,这愣头小子的得罪的人恐怕也真不少,但是要说他们两个能一起得罪的人,可以说根本就没有!

    陈飞说完之后,就穿着男装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沈嘉琪的办公室,反正人已经丢了,该面对还是要面对的,与其畏畏缩缩的,还不如像个男人一样出去呢。

    陈飞走了以后,沈嘉琪便陷入了沉思,她也不太明白陈飞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是刚才他们的谈话中,沈嘉琪也明白,如果真的真的是针对她的,那这就不是一个小事儿,每一个商人都不怕别人正面对付和竞争,怕的都是暗地离搞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儿。

    出去之后,老李已经在门口等他了,前台的小妹看了陈飞一眼,依旧面无表情。

    陈飞走过去,盯着她看了半天,然后一脸惋惜的砸吧砸吧嘴说:“啧啧,长得这么好看,是个面瘫,可惜了。”

    小妹一愣,表情立马闪过一丝愤怒,刚准备骂一句死变态,只见陈飞已经扬长而去了。

    心情大好,老李心情特别好,赶紧就凑上来问:“怎么,跟沈总聊得不错吧?”

    陈飞点点头,拍拍老李的肩膀,用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意思的表情说:“说真的,我谢谢你。”

    老李一看陈飞说谢谢,完全没有会晤过来其中的心酸就说:“哎呀那还说什么,姑爷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说谢不就生疏了么。”

    陈飞心说这老李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不过现在都下午了,他还是别在这耽搁了,今儿的行程中还有别的事儿呢。

    他笑了笑说:“老李我这还有个别的事儿,等下回来了请你吃饭啊。”

    老李还算识趣,赶紧说:“行,姑爷有事儿就赶紧去,下回咱们再一起吃饭。”

    陈飞离开沈氏集团开上车,有了沈嘉琪这边调查,自然要比他自己一个人调查要快的多,说是事半功倍也不为过。

    下一个目标,当然就是看守所,上次医生说林雪薇没什么大碍,现在应该已经被压回去了吧,想到这,他不禁叹了口气。

    随后他拿出手机,直接给吴天赐打了个电话,这小子倒是接的很快,就说:“大哥怎么了,是不是专利那边又出什么事儿了?”

    陈飞笑了一声说:“小子你就不能盼着你哥好?非要出啥事儿才能找你?”

    吴天赐愣了一下说:“呵呵,那你说啥事儿,你一句话,小弟赴汤蹈火。”

    陈飞笑了笑说:“行了,别贫了,今晚叫上你姐夫,咱们一起吃个饭,我这边还算顺利。”

    没想到吴天赐也说:“我去,那咱俩想到一起去了,正好我也有个事儿要找你呢。”

    陈飞说了声行,商量好了晚饭的地址,就挂了电话,他还纳闷儿呢,这这小子才是正儿八经忙的没边儿那种,有事儿没事儿都不登三宝殿,竟然有事儿能找他?

    想着,陈飞面露笑意,一拐弯,直接上了去看守所的高速,到了门口,正好碰上狱警李哥从里边出来,他一看陈飞也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恐惧的说:“我去,你怎么上这来了,赶紧走。”

    陈飞就纳了闷儿了,他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的,感情到哪哪被人轰出来,是不是忒惨了点?

    陈飞皱了皱眉问:“出啥事儿了李哥,至于么?”

    李哥左右看了一眼说:“你把车往前开一公里,我这就下班了,换了衣服再跟你说。

    陈飞点点头,直接调转了车头,按照他说的,往前开了一公里,他心里骤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难道是出什么事儿了?应该不会吧,也不能回回到他这儿就出事儿吧,他是有多招黑?

    想着,陈飞就放了个广播,休息一会儿,突然门声一响,李哥就换了衣服坐上了副驾驶。

    一脸慌张的说:“赶紧走,以后这地儿你还是别来了,最近出了好多事儿。”

    陈飞愣了一下,虽然有很多问题想问,总不能连探监以后都不让了吧,但还是听李哥的,点点头,一脚油门就窜了出去。

    开了没多久,李哥就叹了口气说:“兄弟,你差点把我害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