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恐怖师弟(五)

    猛冲猛打。

    狂扫学分。

    魂力随之快速增长。

    孙豪加入战斗序列,仅仅三天。

    朱庞发现,自己的魂力饱和了。

    以往,小队之中,他的魂力倒也是最先饱和的,但是需要整整半个多月左右的时间,现在好,才第五天,居然就饱和了。

    跟以往一样,朱庞不声不响,静静地等待小队其他队员魂力饱和。

    又一日。

    张文敏王远相继饱和。

    又半日,朱玲的魂力也饱和了。

    又忍了半日,大家谁也没做声,埋头猛砍魂兽。

    这半日,孙豪一阵纳闷,貌似这半日,学分还有魂力啥的尽冲自己来,半日功夫,眼看双魂就要饱和了。

    这是为啥?

    孙豪还没有发问。

    心直口快的朱玲忍不住发话了:“小豪,你的胃口也太大了吧,魂力还没饱和?”

    孙豪马上明白过来,原来如此,不由笑着说道:“差点,差点,差得不多了,我是双魂好不好,又还都是大胃王。”

    朱玲摇摇头:“你还真难养。”

    几日来,每一天,孙豪状态恢复之后,总会找一个特大号大厅,跑去轰上一阵,每一次,孙豪都能收获不下一万学分。

    加上孙豪加入战斗序列,学分也超过了张文敏,几番算计下来,每一天,孙豪所得学分,差不多是其他人的两倍。

    就算这样,孙豪的魂力依然是最后饱和的。

    朱玲魂力饱和之后,小队继续砍了一天。孙豪这才宣布:“好了,我终于也饱和了。”

    朱玲点头:“嗯,你也饱和了,这一次,我们整整提前十来天达到饱和。不错不错,走起,回去洗魂了,洗了再来……”

    “长腿玲”,孙豪笑了起来:“咱不急回去。”

    说完,手腕一振。一章洗魂符出现在手上,往自己的额头扬手拍了下去:“咱试试这个东西。”

    王远看到孙豪拍额头的动作,想起了什么,不由双目瞪圆,不由自主地:“靠”了一声。然后,一把揪住孙豪的衣领:“耗子,他娘的,你不早说。”

    孙豪翻着白眼:“早就给你了,你自己不用,怪谁?”

    王远“噢”的一声,取出一张符篆,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嘴里碎碎念:“我他娘的就是一头猪,蠢,蠢到家了。无药救,无药救……”

    朱庞插话:“二毛,你这是整的哪一出?”

    王远白眼猛翻:“别问我,老子烦着呢”,说着,就地盘膝坐下。

    朱庞嘻嘻一笑:“不问就不问。老子也有”,说完。也取出一张符篆,有样学样。激发之后,拍在了自己的额头,随之也盘膝坐下。

    这东西,孙豪每人都给了不少。

    倒是不急用。

    张文敏和朱玲对望一眼,疑惑地看向孙豪。

    孙豪一摊手,耸耸肩。

    孙豪千头万念斩断炼神御物**在身,神识化海,倒是不用打坐,也能洗魂。

    半响之后,朱庞睁开双眼。

    眼中有着丝丝迷茫,有着丝丝惊喜。

    看向孙豪,有着炙热,还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朱玲看他睁眼,开口问道:“什么效果?”

    朱庞看了自己的老姐一眼,惟妙惟肖,学王远的口气说道:“别问我,老子烦着呢”,说完,不等朱玲发飚,随手拍了一张洗魂符在额头之上。

    朱玲玉手一伸,准备去揪朱庞的耳朵,发现朱庞已经开始调息,不由又把手收了回来,瞪了孙豪一眼。

    孙豪耸耸肩,赶紧也给自己额头拍了一张洗魂符,然后,一脸无辜地看向朱玲。

    朱玲笑了起来,算你机灵,二话不说,也取出一张符篆,拍在了额头之上。

    早在朱玲之前,张文敏已经拍上符篆,打坐调息去了。

    大厅里平静了下来。

    孙豪脸上带笑,看着打坐调息的同伴,开始清理自己的学分收获。

    这几日,孙豪每天都狂砍两万多学分,不知不觉,已经狂砍近十万学分。

    万魂山,学分精贵。

    十万学分,堪称天文数字。

    孙豪一边洗魂,一边排算,自己要怎么使用,才能让这些学分的利用效益最大化。

    怎样才能真正的把这些学分变成自己的能力。

    一个时辰之后。

    朱雀小队成员相继醒来。

    看向孙豪,脸上是一脸的怪异神色。

    这玩意儿,效果太恐怖了。

    世界上,还有这等符篆存在的?

    魂力杂质全部变为养分,一丝不留,一丝不浪费的吸收消化了。

    这还不算。

    张文敏发现,远古天象的鼻子居然长出了老长。

    朱玲发现,魂环之中的小**,长出了一对稚嫩的小翅膀。

    眼泪汪汪啊,她朱玲从来不变身,主要原因就是她居然不能变出双翅,落地的朱雀不如鸡,没翅膀的朱雀徒惹人笑话。

    朱庞发现,魂环之中,钢牙战猪终于长出了一对尖锐的牙齿。

    不容易啊,以前的朱庞,就是被拔了牙的野猪,而今,终于也是有牙一族了。

    看同伴们都醒来,孙豪笑眯眯地问道:“怎么样,效果不错吧?千万别崇拜哥啊。”

    朱玲跟王远对视一眼,嘴里一声爆喝:“钟小豪,你惨了”,玉手一抬,对孙豪一指,脆喝一声:“全体都有,必杀技,群殴……”

    一声令下,火红的身躯一跃而起,高高扬腿,劈向孙豪,几乎同时,王远张文敏朱庞齐齐发动,拳脚相加,向钟小豪招呼过来。

    孙豪脑海之中,涌起一阵温馨的回忆。

    属于钟小豪的温馨回忆,那时,他们还小,小伙伴们,谁犯错了,或者是谁干了了不得的大事,其他小朋友都会这样,群起而殴打之。

    没有真元,没有炼体劲道,纯属花拳绣腿。

    围住孙豪,乒乒乓乓,好一顿胖揍。

    完了,朱玲双手叉腰,眼中带笑,如同小时候一样,大声吼道:“钟小豪,服气没有。”

    孙豪很配合,也如同小时候一样,得瑟地挺起脊梁大声说道:“不服,不服,打死都不服……”

    扑哧,朱玲轻笑出声。

    朱庞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嘀咕:“小豪,你他娘的,老子服了,哈哈哈,老子的野猪也终于长出了獠牙,哈哈哈。”

    大厅之内,朱玲和张文敏也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朱玲冲孙豪说道:“钟小豪,你惨了,从今日起,你被朱雀小队征辟了,长工,打长工的干活。”

    孙豪耸耸肩,笑着说道:“谁怕谁,还不定谁给谁打工呢。”

    洗魂符的出现,再次改变了小队的行动计划。

    原本,小队进入一次战魂宫,周期是半个月到二十天,然后就得出去洗魂,或者是炼体,休整一段时间,然后再次进来。

    结果这一次,小队一路狂砍,每五天就地休整,洗魂一次,然后,继续砍。

    这一砍,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月,方才真正的达到了魂力的无限饱和。

    出来战魂宫,小队成员相携前去洗魂池,凝炼魂力。

    结果,他们发现,凝炼魂力,只需要一百学分,三四个时辰,就完全搞定了。

    这速度,这效率

    再次无语。

    朱玲又一次狠狠地“夸奖”了孙豪一通。

    然后,在朱玲的安排下,小队成员团体进入体力源池,开始炼体。

    原本朱雀小队成员的学分并不会很充裕,购买魂丹,洗魂,炼体,购买器具什么的,都需要学分,一直以来,大家也是紧巴巴地过着紧张日子。

    这回好,手握大把学分。

    想怎么炼就怎么炼,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学分花不完,也伤脑筋啊

    大量的学分,足以把小队重新武装一番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