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格杀

    随着战斗持续时间的增长,杜瑜琦已经由最初的只守不攻,紧张仓促变得游刃有余了起来,相反,随着时间的拖延,这头怪虫身上流淌出来的淡黄色液体更是遍布甲胄,连周围的地面都变得焦黑,青草也是大团大团的枯黄。

    忽然之间,杜瑜琦横斩一刀,引出了对方的扑咬,实际上这一刀只是陡有气势而已,斩到了一半就轻松收了回来,可是这头怪虫已经被骗,摇头晃脑之间露出了一个明显的破绽。

    紧接着杜瑜琦便断喝一声,双手持刀疾斩而出,“啪”的一声就斩在了这头怪虫甲壳破裂得最厉害的地方。

    这一击之下,连开山刀的刀锋都足足斩进去了两三寸,黄色粘稠的液体四溅开来,这头怪虫立即就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沉闷咆哮,这咆哮震得杜瑜琦头昏眼花,更是几乎要呕吐出来,人也踉跄倒退,倘若这头怪虫趁机扑上来的话,搞不好就能成功翻盘。

    可是,杜瑜琦也没料到,这怪虫痛苦的咆哮过后,做的事情居然是尾巴拍地,转身弹射出去,然后落地以后迅速蜿蜒游走-------杜瑜琦愣了两秒才回过神发生了什么事情:

    感情这玩意儿怂了,想逃!!

    一念及此,杜瑜琦顿时就来了劲儿,痛打落水狗,这正是时候啊,立即就拔腿追上去。

    这时候杜瑜琦也没有注意到,就他平时的那小身板,不要说进行这一番激烈的打斗了,搞不好先前逃走的时候就将体力耗费得七七八八,何况还要经历先前激烈的战斗,这时候哪里还有余力追击?而此时他的精力却是源源不断的从身体深处涌出来,虽然在大口喘气,可是依然是能撵得上。

    此时局面倒转了过来,变成了杜瑜琦追杀这怪虫,一路上都能清晰的见到这怪虫沿路落下来的淡黄色体液,非但如此,唯恐还不够醒目似的,落在地上还灼烧得青草吱吱作响,冒出了淡淡的烟雾,在这样的明显标志物下,想要跟丢都是一件难事啊。

    杜瑜琦见到了这情况,反而并不着急了,对方一面逃一面流血,能有多少的鲜血可以流?

    自己逼太紧的话,反而还容易中了回马枪被翻盘,他之前在危急的时候就能做出最理智的判断,现在有了足够的时间来进行分析,那就更不会犯错了-------呃,追求学姐这件事除外。

    很快的,杜瑜琦就发觉这头怪虫在前面停了下来,大概这玩意儿也发觉甩不掉杜瑜琦,他甚至又看到了那个用新土堆成的那个大土堆,仿佛一切都又回到了半个小时之前。

    唯一的区别是,猎物变成了猎人。

    这头怪虫开始昂起头,凶悍的朝着杜瑜琦的方向发出了叫声,然而这行为此时落在了杜瑜琦的眼中,怎么都有一种外强中干的感觉。

    接下来杜瑜琦再次开始围着这怪虫绕圈,坚决不给对方喘息恢复的机会

    接下来的战斗便不必多说,此时的杜瑜琦在刀术方面的运用,已经是越发娴熟,而这头怪虫的实力却是下降得格外明显,此消彼长之下,战斗的结局已成必然,斩杀这头怪虫便成了时间问题。

    五分钟之后,杜瑜琦断喝一声,双手握刀直刺而下,黄色的液汁四溅,将这头怪虫钉在了地上!

    怪虫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悲鸣,用身躯死死的缠绕住了刀身,甲壳在刀刃上摩擦得“咯吱咯吱”作响,最后终于颓然软掉,死去。

    杜瑜琦这时候才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良久才徐徐的从这怪虫的身体内拔出了这把开山刀,双手都出现了用力过度的明显颤抖,而这把刀的刀身上则是开始冒着袅袅青烟,刀面上也是有着大量的凹坑,就仿佛是生锈了很久似的,这就是怪虫体液的强力腐蚀作用,对于这把开山刀来说,则是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

    此时杜瑜琦也是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果然衣服,裤子上面也是出现了点点破洞,应该是在战斗当中被飞溅的体液弄到的,这时候他就开始庆幸自己没有穿着短裤背心去打扫化学实验室了,否则的话单是这飞溅一身的虫血,就会让自己好好受一番皮肉之苦了。

    因为知道这种虫类的生物生命力十分顽强,比如蚯蚓之类的被斩成了两段都还能活下来,所以杜瑜琦又在这怪虫身上狠狠的补了几刀,确定这厮已经死得透了这才罢手。

    这时候杜瑜琦才嘘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是无比酸软,握住刀柄的手心里面更是剧痛,仔细一看才发觉磨出来了两个大血泡,一碰就钻心的疼。

    尽管又累又渴,不过杜瑜琦的心中却也是十分振奋的,因为他至少活下来了,而且还是在这样恶劣的局面下活下来的,并且战胜这条可怕的巨虫对他的自信心也是提升很足的,至少证明他拥有了一定应付危险的能力了。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杜瑜琦便决定要离开,走的时候他对着这只怪虫的尸体端详了一会儿,本来是计划将其肉割下来烤着吃的,不过一想到那连钢铁都可以腐蚀的体液,顿时就怂了,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其便动手将它体表几块完整的甲壳给撬了下来。

    这怪虫的甲壳的防护力给杜瑜琦留下来了深刻的印象,可以说是刀砍不进电击不伤,并且看起来还十分轻便,事实上若不是这怪虫本身就受到了伤,眼睛破裂,甲壳破损裂缝,也根本不可能被杜瑜琦层出不穷的花招给一点一点的磨死。

    拿到了甲壳之后,杜瑜琦便开始四处寻找藤蔓之类的东西将它绑在身上,比如护在心脏,咽喉这种要害地方,这样的行为花费不了太多的时间,可在关键的时候说不定能救自己的命呢。

    就在附近转悠的时候,杜瑜琦就经过了那个新土堆积成的大土堆,之前这头怪虫就潜伏在里面养伤,顺带等人自投罗网,它感觉不对,觉得有可能斗不过杜瑜琦的时候,也是本能的朝着这个地方逃窜,也就是说,它已经下意识的将这里当成了巢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