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武器

    一念及此,杜瑜琦忍不住就有些好奇的朝着这大土堆看了一眼,而这头怪虫当时为了追杀杜瑜琦这猎物,从隐匿的土堆里面钻出来的动作就有些大,所以这中空的大土堆上就有一个大坑。

    杜瑜琦就站在了这土坑旁边朝着下面张望,结果立即就几乎没被熏个跟头,原来大坑里面乃是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尸体上都有好几个被那怪虫咬出来的大洞,十分惨烈,那血腥味从下往上冒,自然是令初来乍到的杜瑜琦几乎没被熏个大跟头。

    “难怪呢。”这时候杜瑜琦心中的最后一丝疑惑也被解开了。这虫怪呆在土堆里面怎么疗伤?原来是它有两具尸体来作为食物。

    杜瑜琦正打算转身离开的时候,又看到了自己被灼烧得破洞点点的衣服,还有那一把坑坑洼洼的开山刀,只能皱起了眉头,长叹一声跳下了土坑去搜尸了。

    “没事,没事,就当又上解剖课呗。”杜瑜琦只能这样在心中安慰自己道。

    五分钟之后,杜瑜琦便满手鲜血的从大土坑当中爬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颇长的连鞘太刀,这把太刀的刀鞘上面的纹理就颇为精细,闪耀着莹莹的光芒,在刀鞘的背面还有“传承”两个字。

    杜瑜琦将这把太刀拔出来了以后,立即就愣了愣神,因为太刀的刀刃上面,赫然仿佛是有一层银色的光芒在若水一般的荡漾着,仿佛是月光下的湖面,静谧,神秘,幽静。

    “这是一把现代工艺绝对不可能制造得出来的东西!”杜瑜琦立即就在心中下了这么一个定论。

    然后他握住了剑柄,在空中虚劈了几下,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血脉当中涌出来了一股炽热,仿佛是在与这把剑共鸣,更是从剑身当中源源不断的涌出了力量到自己身体里面,因此越发的觉得得心应手,仿佛已经是握住了这样的武器早就做过了千百次这样的训练!!

    重新获得了一把防身武器之后,杜瑜琦又将那怪虫的甲壳缠在了身上,看起来怪模怪样的,却好歹有了点安全感。这时候他才发觉了自己的当务之急是得找到水源了,主要的原因是口渴,其次则是在搜尸体的过程当中,满手都是鲜血,甚至连身上都被溅上了。

    姑且不说舒不舒服的问题,只说这么满身血腥味的在这危机四伏的森林当中穿行,那就相当于是找死一样的行为了,好在之前杜瑜琦记得自己就经过了一条小溪,便立即开始走回头路。

    此时天色已经是渐渐的黑了下来,杜瑜琦在小溪旁边喝饱了水,然后将自己浑身上下的血迹清理了一下之后,便决定不继续往前走了,他首先打算离开水源,因为野兽也是会来水源处饮水的,而在黑暗的森林里面似个没头苍蝇一样的乱撞实在是太危险了,所以离开水源之后杜瑜琦就决定找一颗树爬上去,然后在树冠上呆到天亮再说。

    不过,当他洗了一把脸正准备走人的时候,忽然看到了旁边的溪水当中的水草上似乎挂着什么东西,杜瑜琦仔细一看,瞳孔都为之收缩了起来,那居然是一只手臂!!

    这只断手僵硬的呈半握拳的状态,因此被旁边的水草挂住了,在水下载浮载沉的,并且杜瑜琦注意到,在水流的冲刷下,那手臂的断面处居然还有一阵阵烟雾似的血液在水中迅速飘散

    或许旁人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作为医科大学的学生,并且成绩还相当不错,杜瑜琦就知道,这样的现象代表着手臂被砍下来的时候一定不会太久,至少不会多于十分钟!

    那也就意味着,在溪流的上游不远处……有着激烈无比的战斗!并且这场战斗很可能刚刚完结,甚至可以说是还在持续。

    几乎是没有半点犹豫的,杜瑜琦立即就朝着上游迅速的奔跑了过去,此时天色已经是黑了下来,黑暗开始无孔不入,因此火光就显得格外的明显。

    大概杜瑜琦顺着溪流奔出了六七十米,便见到前方有着光影闪动,还传来了打斗声,怒吼声,气急败坏的叫嚷声,紧接着就见到前方出现了一个营地。

    这营地当中可以说是一片混乱,入侵营地的乃是十几头尖耳朵,大鼻子,佝偻着背的人型生物,背后还插着装饰性的小旗,皮肤乃是红色的,发出了连声的怪叫,和传说当中的哥布林颇为类似,它们的双眼闪耀着诡异的红光,一看就觉得摄人心魄,仿佛是被控制着似的。

    这些赤肤哥布林不仅仅使用弯刀作战,还可以投掷出呈现出抛物线的火球,虽然火球的射程很近并且射速不快,不难避开,但是落地以后会燃烧,依然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干扰。

    被围攻的是六名陷入苦战的人,这几个人都穿着同一款式的制服,有着明显的黑蓝色条纹,一看就是同一个组织的人,这六个人当中,有两人已经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还有一个人似乎穿着法袍,拿着魔杖半跪在地,被同伴保护在了身后。

    因此还保有战斗能力的人就只有三名,不过这三个人的战斗方式就令杜瑜琦觉得大开眼界,耳目一新,全部都是大开大合,舞动着一把巨兵作战。

    其中一人使用的是重型战斧,另外两人使用的是木头柱子一般的东西,仔细一看,应该是上面雕刻着符文的图腾柱,每次出手的时候都要蓄力,但是巨兵挥舞的时候带出来沉闷的风声,呼啸而过,轰鸣似战车,挡者披靡,可以说是打得哥布林人仰马翻,惨叫连天!

    同时,被保护在后面的那个手持法杖的人也并非闲着,不时都会丢一个脸盆大小的雪人出来,这雪人蹦蹦跳跳的,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会自动朝着附近的敌人跳跃过去拥抱它们,然后“砰”的一声炸裂,造成不俗的伤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