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血之狂暴

    十分钟之后,

    杜瑜琦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眼前甚至有金花直冒。

    他因为激烈的奔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缺乏锻炼的身体在贪恋的索求着氧气,乳酸迅速的在肌肉当中堆积,泥泞的地面上传来的阻力像是有好几只手在用力拽着自己的脚缺氧令他的脑海当中几乎一片空白,因此后面那种若芒刺在背的感觉就如此的鲜明!!

    此时的他浑身上下都是泥水,甚至还有好几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在不停的朝着外面吐着鲜血,但是这样的伤势衍生出来的痛苦都丝毫的感觉不到!!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一头牛

    那一头变态啊!!

    此时的杜瑜琦早就回到了与大队人马分手的地方,然而他发觉这支停留在树下休息的队伍也是遭受到了哥布林的突袭,混乱得仿佛是一团乱麻。

    也不是没有人尝试过来帮手杜瑜琦,但是那些敢于前来帮忙的,都被这只可怕的牛头人信手拿起钢铁柱子,仿佛打高尔夫球也似的锤飞了。

    好在这时候,明曦则是在匆忙当中施展出了献祭仪式,然后叫出来了一个叫做桑德尔的大块头前来帮忙。

    杜瑜琦一看,发觉这家伙浑身上下都穿着一件仿佛是中世纪的骑士铠甲,握持着一面戴着奇特纹章的钢盾,简直就仿佛是个钢铁罐头,顿时就对他生出了几分信心,然而这家伙冲上来以后,依然是被那头可怕的牛头三下五除二剁翻在地。

    最后还被巨大的牛蹄狠狠的践踏而下,那随意一蹄跺落后,从变形的盔甲当中飚射出来的是大量的白光,盔甲里面的惨况可以想象得到,最后这家伙化光消失而去,看起来就算是不死估计也是有重度的心理阴影了。

    以为能获得一点缓冲时间的杜瑜琦惊愕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只能在心里面哀号一声,继续跑路。却根本不用回头就能从身后大地微微震荡的声音,还有那浑浊无比的出气声感应到敌人的迅速接近。

    “啊!!不好!”

    原来有一句话叫做忙中出错,杜瑜琦本来就被逼近了,更是没有留意到脚下还有一头哥布林没有死透,结果被它垂死挣扎,一把抱住了小腿,顿时就摔倒在了泥水里面!

    见到了这一幕,后面那头恐怖牛头怪爆裂开的鼻孔当中喷出来了一股浓烈的血气,简直就像是火车车头猛然加大马力,喷出来了一股黑烟似的,兴奋的闷吼了半声,然后猛的举起了血迹斑斑的锈蚀钢铁柱子!

    这一斧头倘若真的劈落了下来的话,那么杜瑜琦的唯一下场就是立即变成一滩肉泥,混合在这雨夜的污水当中。

    好在这时候,斜刺里的丛林当中,忽然扑出来了一道人影!

    这道人影虽然看不清楚脸容,但是扑击的姿势却已经充满了力量感,这人影浑身上下似乎都裹着一层淡淡的赤红色雾气,一出现了之后,空气里面就多出来了一股刺鼻的血腥气息。

    虽然因为滂沱的大雨一时间还看不清楚这人影的面容,可是这人的双眼当中,却是发出了两点狰狞凶残的红光,充满了力量与疯狂的意味!

    当然,更具有视觉冲击力的是,这人的右手上有着一只不停旋转的机械手套,嗡嗡作响,手套里握持的是一柄巨剑,配合他的扑击之势,已经有先声夺人,绝对不逊色于庞大牛头怪的感觉!

    很显然,这人已经是在旁边潜伏窥探已久,直到这只牛头怪对准了杜瑜琦出手露出了明显的破绽,这才悍然切入。

    他这一靠近之后,立即就见到了手中握持的巨剑上爆发出来了可怕的赤红色剑光,这剑光居然带着一股浓稠无比的意味,一剑斩出之后,血红的剑光居然还会在空中残留数秒,就像是鲜血在空中肆意的泼洒而过似的。

    并且这一出剑之后,立即就见到了被斩中的牛头怪身体上面激射出来了一股一股大量的鲜血,很显然这一剑斩出的过程当中还在微妙而技巧的颤抖,使得伤口在形成的过程当中还要被剧烈的切割,进而形成可怕的多段伤害。

    “血之狂暴!?”

    旁边已经有人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牛头怪被斩中之后,立即发出了激烈痛苦的吼叫声,踉跄倒退,看起来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而突然切入的这人连续斩出了四五剑之后,猛然双手持剑做出了一个上提的动作出来。

    这一记上提之势当中,可以说是蕴藏了极大的吸力,因为就连远在五六米外的杜瑜琦,也是觉得一瞬间被巨大的力量拽扯,几乎要自行撞向对面。

    与此同时,随着这人的上提动作,他身上的血色气劲和牛头怪身上喷射出来的鲜血居然都同时朝着剑锋上面聚集,然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色十字,对准牛头怪徐徐切割了过去。

    血十字!

    此时瘫坐在了旁边的杜瑜琦已经惊异的睁大了双眼,他看着这恐怖的牛头怪在这血十字的切割下痛苦挣扎着,心中有一种大难得脱的虚脱和欣慰的感觉。

    而他此时也是看清楚了那名骤然跃出的黑影,这个胡须满面的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教官哥拉斯,他此时身上穿着的是一袭拥有大量金属构件的重型甲胄,其左边手腕处更是有锁链紧紧的将其绑缚住,深深的嵌入肉中,还有大量扭曲鼓胀的血管与锁链交错在了一起,左手的皮肤表面还有诡异的图案,一如里面拥有第二个心脏或者是灵魂。

    看着被血十字不停切割,逼退的牛头怪,这浑身上下散发出鲜血气息的中年男子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紧接着便是高高跃起,手中的巨剑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度,带出了刺眼的血光,然后以泰山压顶之势狠狠的朝着面前的牛头怪斩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