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友陨........

    只是过了短短的十几秒钟,杜瑜琦便体力不支已经是被压在了下面,而这鼠头人刺客眼中闪耀着恶毒的光芒,脑袋慢慢的压了下去,喉咙里面发出了“嚯嚯”的声音,那锋利的白牙距离杜瑜琦的脖子也越来越近。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从旁边又窜出来了一条人影,双手握住了一块篮球大小的石块就狠狠砸向了鼠头人的后脑勺!这石块“蓬”的一声猛砸到了鼠头人后脑勺的声音,真的是令人听了都有一种毛骨悚然的错觉。

    这鼠头人陡遭重创,立即就见到了眼睛,鼻孔,耳洞里面都流淌出来了细细的鲜血,一下子就双眼翻白僵住了,杜瑜琦立即乘势用力将它蹬开,然后在地上接连不断的几个翻滚,握住了被打飞的太刀朝前一刺,顿时就洞穿了这鼠头人的心窝。

    这鼠头人双手死死的握住了剑刃,看起来充满了极度的不甘愿,它更是怨毒的看着杜瑜琦,慢慢的低下了头,不停的用自己的牙齿死死的啃着太刀的剑刃,哪怕是满嘴鲜血牙齿碎裂依然不肯停下,那可怕的摩擦声听得人真的是毛骨悚然。

    杜瑜琦脸上的肌肉剧烈的颤抖了几下,将太刀对准了后方狠狠一抽,然后上前一步一个窝心脚就踹在了这鼠头人的胸口,这鼠头人踉跄几步,就面朝天摔下了悬崖

    成功杀掉了这鼠头人刺客以后,杜瑜琦摇晃了两下,只觉得整个人都完全要虚脱了,一下子就跌坐在了泥水当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这时候才来得及回头看看,到底是谁跑来帮了自己一把,然后立即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靠!秋子原来是你,我真是担心死了,先前我听到有人惨叫的声音好像你啊!”

    “滚蛋,老子像是短命的?二食堂的韭菜馅儿大包子我他娘的还没吃够呢!倒是你啊,看起来直接送重症监护室的资格都有了,你没事吧?”

    “”

    原来跳出来用石块砸这鼠头人刺客的,正是和杜瑜琦一起来到了阿拉德大陆的赵秋宇,他看起来并没有像是杜瑜琦那样,以惊人的速度适应着这个世界,并且自身在生死边缘的压榨下有着令人吃惊的变化。

    然而赵秋宇的特点则是像野草那样拥有着的顽强的生命力,更重要的是也像是野草那样毫不起眼,因此现在看起来比杜瑜琦还活得自在潇洒得多呢。

    杜瑜琦龇牙咧嘴的从泥泞的地面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后长出一口气道:

    “还好,还好,都是皮外伤,没伤筋动骨的,我是打听明白了,咱们算是被召唤到这世界上来的,时间一到就还能回去,一回去我就得直奔医疗室,把什么鼠疫疫苗,狂犬病疫苗,破伤风疫苗都来上几针再说,这鬼地方谁他娘的再来谁就是”

    杜瑜琦最后的那句话却没有说完,在“孙子”两个字即将出口的时候,忽然就闪过了呵呵大笑着的黑斧的脸,忽然就想起了认真对着自己介绍各种机械装置的机械师麦加,忽然就想起了哥拉斯教官浴血奋战的身影,还有为自己断后时候的惨烈与决绝!

    他忽然忍不住扪心自问,这一切,我真的是可以说放下就放下了吗?我真的是可以永远不再来了吗?

    赵秋宇看着杜瑜琦变幻的表情,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担心的道:

    “咱们还是快走吧,说不定还有这老鼠怪物追来呢!”

    “好呢!”杜瑜琦一下子就从纷飞的思绪当中回过了神来,忍不住担忧的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发觉雾气缭绕当中依然没有动静,长长出了一口气,便艰难的将自己的脚从烂泥里面拔了出来,与赵秋宇继续朝前走。

    两人刚刚走出了五六步,赵秋宇走在了前方,这里山道拐了一个急弯,并且还有一个高坎,赵秋宇爬上去了以后,便转身过来伸手来拉杜瑜琦,只是,就在杜瑜琦准备拉住了赵秋宇的手往上爬的时候,就听到了赵秋宇惶急的大叫道:

    “小心!!”

    然后他竟是从高坎上面猛的就跳了下来,双手猛的将杜瑜琦推开!

    杜瑜琦踉跄倒退了两步,好容易在湿滑的泥地里稳住了重心,然后,就见到

    赵秋宇呆滞在了原地,他的眉心当中,赫然被深深的扎入了一支萦绕着黑气的苦无!!

    他此时的表情看起来也是很诡异,僵硬,茫然,可是嘴角居然还有一丝诡异的上勾,仿佛是露出了一抹讥刺的笑。然后,他就对准了旁边的深沟倒下杜瑜琦干哑的喉咙中发不出一丝声音,仅存的一点意识让他发了疯一般扑了过去

    抓住了!

    他抓住了赵秋宇的手,但此刻赵秋宇就像是一块随着山坡滚落的石块,完全失去了生命的气息,甚至还重重的拖拽着杜瑜琦往那深沟之中坠落。

    在巨大的拖拽力下,杜瑜琦手顿时一滑,顿时就抓了个空,只能看着赵秋宇茫然麻木僵硬的脸迅速的远去,消失在了下方翻涌的云雾当中。

    杜瑜琦的嘴巴半开着,看着深沟下方缭绕的云雾,此刻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然后,仿佛过电了似的,大脑一瞬间开始茫然地运转,在一片混沌之中,他与赵秋宇相识十年以来的片段就像雪片一般纷至沓来。全他妈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学放学,聊天打屁,二食堂的包子,中学时秋子暗恋的隔壁班妹子

    每一件都是普通到近乎无聊的小事,可十多年的份叠加起来,却是杜瑜琦生命无法承受之重。是啊,他杜瑜琦这十九年来的人生,可不他妈都是这些小事组成的么!

    有些事很普通,甚至荒唐无聊,但对他来说,那是青春啊!有些人很普通,甚至不在你旁边你也不见得会想念,但当他带着所有青春的回忆要永远离开时杜瑜琦的表情终于不再呆滞,他的眼中渐渐升起血雾。他回忆起了先前那一幕,然后无法控制自己将拳头握到关节发白,他永远不会忘记

    是赵秋宇扑上来推开了自己,否则的话,那一支苦无应该是直接穿透自己的后脑勺!这是拿他的死来换自己的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