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秘的诱惑

    在用烟酒狠狠的麻醉了自己一番之后,杜瑜琦晚上终于睡了个好觉,连第二天早上的病理学课都没有去上,要知道,病理学的讲师号称学校里面四大名捕的无情啊,火眼金睛,敢于逃他的课的十有**都要被抓住,然后死得十分难看。

    杜瑜琦一直睡到了中午以后,这才起床,打饭,忽然之间,他心中就生出了一种相当奇特的感觉,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若磁铁一般的吸引着他的心神,从远处迅速的靠近。

    杜瑜琦立即抬头,见到了林荫道的对面迅速的开来了一辆依维柯商务车,这商务车挂着的是外地牌照,那对他有着极大吸引力的东西就被装载在这商务车的车厢当中,迅速的靠近,然后迅速的远离。

    此时杜瑜琦下意识的就开始跟随着这辆车走了出去,紧接着开始奔跑追赶,好在这里乃是学校的校园当中,这辆车也不敢开快了,也就是二三十码的速度,杜瑜琦飞跑追赶也尽可以赶得上。

    而大概追出了一两公里以后,就见到了这辆车在学校的多功能活动厅处停了下来,其周围已经停了三四辆类似的依维柯商务车,旁边还堆放有各种三合板,隔断,飘带等等杂物,还有一群建筑工人,看起来似乎要在这里举办什么活动。

    见到了这情况以后,杜瑜琦见到了旁边的一个熟识的师兄丢了一包烟过去询问,这哥们便老气横秋的吐着烟圈道:

    “这里要办一个展会啊,现在历史系的系主任身体不好,明年就要退休了,我导师老徐是很有希望上位的,他老人家手眼通天,据说是豁出老脸找了部里面的关系,请了几件国宝出来,再加上最近省展览馆里面的藏品,就做了这么一个活动,据说还吸引到了不少国外的眼光,也算是不大不小的政绩了。”

    杜瑜琦“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发觉那对自己有莫大吸引力的东西已经被搬出来了,锁在一个大木箱子里,上面“德邦物流”四个字清晰可见,顿时就松了一口气倘若是名贵的东西,价值连城的东西也不会出动德邦了对吧?接着和这位师兄侃了一会儿,知道这时候连会场都在刚刚装修,什么名贵的东西都还没运过来,便点了点头离开了。

    刚刚熄灯以后的男生宿舍总是会很嘈杂:有聊天的,有将床摇得嘎吱嘎吱的,有继续看电影的,有打算去网吧继续奋战的,还有恋恋不舍和妹子煲电话粥的

    但是,凌晨四点半的时候,男生宿舍里面就只剩下来了呼噜声,磨牙的声音。

    杜瑜琦就在这时候睁开了眼睛,倘若有同寝的人醒来,那么一定会觉得他变了一个人似的,单说眸子里的瞳孔,也深邃得就像是无底洞似的。

    他很轻巧的下床,穿鞋,顺带上背上了一个黑色的包,同时戴上了一顶新买的帽子,这帽子乃是正当红的韩剧“来自太阳的你”当中的新款,风靡全国,整个学校里面周围至少有一两百家店里面有货,戴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想要通过这帽子来辨识身份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做这些事的事情,杜瑜琦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更是毫不拖泥带水,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

    杜瑜琦将帽檐拉得很低,遮住了大半的脸,然后走到了这一楼的厕所当中,观望了一下之后顺手将厕所的灯关掉,然后就从三楼的窗户上一跃而下!

    他落地了以后很自然的就是一个前滚翻卸力,便轻松的落地小跑起来,这样跳楼离开的话,宿管处的在楼梯的监控就没可能捕捉到任何他的行踪了,换而言之,就不会留下任何的证据。

    其实在走这一趟之前,杜瑜琦心中的理智也是反复的在告诫自己不要这样做,但是这理智却脆弱得仿佛是一层薄膜一般,杜瑜琦也仅仅是个普通的少年,他在忽然获得了力量以后,并且在高帅富李博的身上享受到了力量带来的红利之后,也就很难停下来了。

    古代所说的:侠以武犯禁就是这个道理。

    什么力量越大责任越大那就是屁话,力量越大希望享受获得的特权越多,这他娘的才是人类的本能!

    杜瑜琦在林荫道上徐徐的行走着,他的目的地毋庸置疑就是多功能活动厅了,既然那些国宝级的藏品都没有来,那么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那地方顶多就只有几个保安甚至是工人看守了,并且这时候多半已经是在打着瞌睡。

    很快的到达了目的地之后,杜瑜琦就发觉自己的运气真的是很不好,在这个人人都在睡觉的点上,居然还有两个工人在对坐聊天,从他们身边堆着的花生壳,还有乱七八糟的啤酒瓶子就能看出来他们聊得很投机,并且这场谈话还会持续下去。

    偏偏杜瑜琦感兴趣的那个印着德邦物流的大木箱子就摆在了两人的面前,呃,准确的来说,被他们当成了酒桌。

    杜瑜琦叹了一口气,他来之前就做好了没那么容易得手的心理准备,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一个死局,看起来他想要安安静静得手的意愿注定是要落空了。

    这时候杜瑜琦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五十,过了五点以后,那些早上睡不着的老头老太就会起床晨练,也就意味着自己暴露的几率更大,因此,杜瑜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先观察了一下确定周围没有摄像头,便从隐蔽处走了出来,然后对准了这两个喝酒的工人大步的走了过去。

    很显然,杜瑜琦最初的出现都完全没有引起这两个酒鬼的注意,直到他靠近到了两米之后,才有一个人抬起了惺忪的醉眼看了杜瑜琦一眼,用模糊的声音说了一句什么。

    但是杜瑜琦藏在背后的那只手一下子就伸了出来,出手如电,一棒子就敲在了他的脑袋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