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烛影斧声,时光之力!

    因为当他的手指接触到了这残瓷片之后,眼前忽然就出现了奇特的幻象!那就是忽然来到了一座宫殿的房间当中,这宫殿修筑得十分磅礴大气,巍峨整肃,但是,看里面的陈设之类的却是颇为简朴,更是注重实用性,而周围的帷幔之类的都是明黄色的。

    这时候应该是黑夜,周围点着大支的蜡烛,每支蜡烛都有胳膊粗细,这宫殿房间当中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男人,身上穿着的赫然是赭黄色的龙袍。双目紧闭。

    而在他的旁边,则是有一个白胖大汉,身上穿着的是王爷袍服,看他的模样正在踌躇不安,似乎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躁,隔了一会儿,他居然从袍子下面拿出来了一把斧头!

    一咬牙,就对准了床上穿着龙袍的那男人砍了下去,周围的蜡烛影子一阵晃动!

    这一斧头砍下去,鲜血都喷射了出来,有一些就飞溅到了旁边的一只青色的茶盏上面,门口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一名宫女正端着一个托盘站在了门口,还有两个太监都是满脸惊恐的模样

    “烛影斧声,这是烛影斧声啊!”杜瑜琦尽管历史学得一般,也是知道这历史上的著名谜案的,立即就在心中大叫了起来。

    这玩意儿说白了就很简单,宋太祖赵匡胤想要传位给他的儿子赵德芳,结果病重的时候被他弟弟赵光义给做掉了,自己登上了皇位,然后赵光义大权在握以后,便拼命篡改史实,掩盖自己弑兄的恶行,最后就弄了个烛影斧声的典故出来,引发大家的争议。

    此时杜瑜琦的心中也是随之生出了明悟,自己手上的这块瓷片,便是当年烛影斧声发生的时候,赵匡胤死前的鲜血喷洒到的那个青色茶盏的一部分。

    不过杜瑜琦现在依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这玩意儿有感应,并且还一直渴望得到。

    好在很快的,那一具兽爪祭坛上开始出现了淡淡的红光,杜瑜琦的脑海当中就生出了提示:

    “发现含有时光之力的物品一件!”

    “发现含有时光之力的物品一件!”

    “发现含有时光之力的物品一件!”

    “请迅速将其献祭给契约之神!”

    然后就见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包裹着那一块瓷片,自行飞到了张开的兽爪祭坛上面,然后被这兽爪祭坛握住,上面可以见到有着奇妙若日光一般的光芒不停的流动,最后变成慢慢的消失。

    “你对契约之神成功献祭了一缕时光之力,你各方面的权限获得了小幅度的提升,作为开通了被召唤权限的生物,你的祭坛可以感应接受到更有价值的祭品了,你在祭品响应竞争当中获得了两次优先权。”

    “这两次优先权期限为永久,无到期时限。”

    杜瑜琦再次呆滞住了,这些天来,他一直都在想办法找些别的事情来做,目的就是想要将一切都抛在了脑后,无视这些诡异奇特的现象重新做一个普通人,没想到最后找这碎瓷片还是又绕回到了原路上,并且还越陷越深!

    那种怎么努力都是徒劳的感觉,那种令人无可奈何的感觉,真的是令杜瑜琦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灰暗!甚至想要了自杀来逃避!!!

    “不”

    “我到底是在逃避什么?我究竟是在逃避什么??”

    杜瑜琦在心中反复的质问自己,每质问一次,他的心中就仿佛腾起了一团火苗!

    过了良久,杜瑜琦忽然缓慢的摇了摇头,他这一摇头虽然缓慢,却是分外的坚决,

    “既然逃避没有用的话,那么就面对吧。”

    生出了这个念头之后,他的整个心神居然一下子就变得灵动了起来,就仿佛是本来染满尘埃的镜子一下子就被拂拭得干干净净,那些扰乱自己心绪的尘埃蛛丝顿时就涤荡一空,整个人也是神清气爽,如释重负!

    “小丑还没有死,我还要为宇哥报仇!”

    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徐徐的吐了出来。当他正面去对待这件事的时候,并且一切都并没有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么困难!忽然就觉得身上有什么束缚着自己的东西片片碎裂,将心中的桎梏彻底挣脱,彻底超越!

    同时,杜瑜琦眼中的光芒却是越来越盛:

    “我究竟是在逃避什么?!就算是抛开了恩怨,这天底下几十亿人,搞不好只有我一个人拥有这样的奇特经历,我不好好珍惜,居然还若鸵鸟一般的逃避,这是何等愚蠢的行为?”

    明确了这一切之后,杜瑜琦顿时就豁然开朗了起来,哈哈哈仰天大笑三声,有一种脱胎换骨,恍若新生的感觉,有道是谋定而后动,他当然此时不会急着响应什么召唤,肯定是先要制定一个详细缜密的计划再说了。

    不过,这时候旁边一起吃饭的同学看杜瑜琦的眼光就不大对劲了,因为在他们的眼里面,杜瑜琦先是毫无征兆的一下子站起来发呆(见到了烛影斧声的幻象”,然后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心里出现了剧烈的冲突),最后忽然仰天大笑。

    这这泥马完全就是精神分裂症的体现了啊!尤其是最近校园暴力事件层出不穷,什么被同学剁掉头的啊,什么下毒在饮水机里面的啊,什么用小铁锤敲脑袋的啊,大家都是谈虎色变。

    尽管这时候乃是打饭的高峰期,杜瑜琦所过之处,一干人无不都是退避三舍,闻风而逃,为他让出一条通道来。同时在心中默默祝福杜瑜琦一个寝室的同学好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