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准备

    既然决意要面对现实,杜瑜琦接下来的这两天也就相当忙碌,除了有规律的生活,每天锻炼的时间都超过了四个小时之外,还开始将自己的银行卡拿了出来疯狂采购东西,这其中包括了各种各样的药物,无论是救人的肾上腺素,阿托品,杜冷丁,还是类似于百草枯,敌敌畏,乐果这种剧毒的农药。

    当然,除此之外,防弹背心,户外装备,压缩饼干,防狼喷雾等等这些淘宝上面能够买到的东西,杜瑜琦也可以说是全部都携带了去,也是亏得他此时体质有着明显的提升了,否则的话,单是背着这么一身装备走上一公里,就是气喘如牛,汗流浃背了。

    然后杜瑜琦又上网查找了一下,发觉东南亚地区大量种植箭毒木来制作褥垫,销量很好,与泰国越南的乳胶床垫齐名,便想办法从万能的淘宝上花了三百块钱购买了一瓶箭毒木树液,与碱sn混合起来,这玩意儿一旦见血,可以说分分钟就能让人心跳骤停,堪称是他这一次前往的最大底牌当然,前提是这玩意儿不与阿拉德世界的世界法则冲突才行。

    弄妥当了这一切之后,杜瑜琦便开始安静的等候起了机会来。

    对他来说,还没有忘记第一次进入时候闹出来的巨大动静,可以说是搞得教学楼的一层楼都要废掉了,这固然和里面储存的化学药物有关,但也足以证明召唤时候的动静不小。

    同时,杜瑜琦能确定的是,每天二十四小时,肯定都会有人在进行召唤仪式,不过那个隶属于自己的神秘兽爪祭坛,则不会一直开启,差不多就固定在了每天上午的十点到十二点这个时间点上。

    杜瑜琦也是注意到了一些细节,那就是自从拿到了那一块见证了“斧声烛影”,拥有时光之力的碎瓷片,将之献祭以后,这神秘兽爪祭坛的开启持续时间也是有了明显的提升,从之前的最多半个小时,提升到了一个小时左右。

    根据神秘兽爪祭坛传递过来的一系列信息,杜瑜琦也是分析了出来,召唤物与召唤者之间签订的契约也是有很大差别的。

    一般来说,拿出来的祭品价值很低,并且召唤者身份说明是某某学徒之类的,要求与召唤物签订的都是平等契约。

    而拿出来的祭品价值很高,召唤者的身份说明都是某长老的,要求与召唤物签订的都是奴隶契约。

    两种契约之间的差别,直接顾名思义也是看得出来的。而契约这东西则是类似于合同,想必还有更多类型的,只是自己权限不够,不能接触到更高层次面的东西。

    同时杜瑜琦也发现,他还从未见到过和自己之前吸收的“金色小晶块”类似的祭品,可见这玩意儿的价值必然十分高昂,一般人都舍不得拿出来当做祭品。

    或者说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自己的这个兽爪祭坛级别不高,权限不够,自己的实力不足,还没有办法接受到更高资格的献祭。就像你去路边摊撸串多半叫不到新鲜的蓝鳍金枪鱼刺身是一个道理。

    同时,杜瑜琦也不是没想过,先去找一大堆带有时光之力的物品先提升自己的兽爪祭坛权限,但很快就发现这个想法行不动。

    因为自己先前能够在那堆烂瓷片当中,找到带着时光之力的茶盏碎片纯属幸运。

    杜瑜琦跑遍了全市的普通古玩店,都没有找到能让自己生出感应的宝物,最后还是在新闻里面见到本市配合“鉴宝”节目的宣传,搞了个故宫文物巡回展这一次杜瑜琦到了展会附近终于出现了感应,然后花了五十块钱买票进去一看,发现自己感应到的乃是乾隆皇帝随身携带的一枚田黄石印章,周围足足有十六个持枪武警守卫,旁边的标签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国宝”两个字!

    这时候杜瑜琦便只能叹息着老老实实的做守法公民,他已经大致明白,带着时光之力的宝物,应该是必须长时间与著名的历史人物接触的随身物品,甚至是要在历史上都留下来了记载的珍宝!

    就像是自己先前找到的那片碎瓷,应该是宋太祖平时用惯了的茶盏,更是被宋太祖死前的鲜血泼到,又一直辗转流传到了现在,因此才蕴藏了一丝时光之力。

    这种东西要么就只能靠运气捡漏,但绝大部分都应该是价值连城,至少也是国宝级别的东西,自己在能做到无视子弹,来无影去无踪之前,打这方面的主意那就是找死了。

    既然此路不通,那么杜瑜琦还是只能老老实实的认命,乖乖的一步一步从头做起,还是别打算一口吃个胖子了。

    这一天,杜瑜琦起了个大早,背上了自己的登山包,早早的就坐着第一班公交车出发了,他的目的地乃是市郊的玉垒山,这里常年都是没有什么人去。

    至于为什么没人去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路难走险峻什么的,而是由于十年前那里被开辟成了垃圾场,全称就是垃圾填埋处理中心五年前附近的居民就大部分躲瘟神也似的跑掉了,住进了拆迁房,不愿意走的人在天天喝着有怪味的井水之后也改变了主意,至于依然坚持不肯搬迁的那批人则是纷纷进了肿瘤医院,到现在还活着的应该不多了。

    杜瑜琦下车以后,避开了那些早早起来捡垃圾的人,朝着玉垒山的深处走去,走出了三五里地之后,就来到了一处乱七八糟的村落当中,格外的寂静,这里的居民在几年前就直接搬进了十几公里外的拆迁居民小区当中,而他们昔日的家园就成为了此时杜瑜琦面前的这一处**,连流浪汉都不会跑到这地方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