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斩子弹!

    这铠甲骑士面前这条直线上的敌人,可以说在一瞬间全部都遭受到了可怕的雷电轰击,当场就有四五名虚祖抗魔团的成员被直接电飞,落地以后身上都是被轰击得七零八落破破烂烂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几下以后就没有了什么动静!

    这时候,杜瑜琦也是被卷入到了这战团当中,冲到了这山坪上的敌人除了那名强大的铠甲战士之外,还有五六名身穿黑袍,头上有着连身罩帽的家伙正在与虚祖抗魔团的人展开混战,这其中有一个家伙见到了杜瑜琦之后,立即就举起了手中的左轮手枪,对准了他便“啪啪啪”连开了三枪!

    杜瑜琦心中一惊,立即就闪身躲避,同时本能的扬剑去格,只觉得手中握持的剑柄一震,耳中已经是听到了“叮”的一声轻响,已经是磕飞了一颗子弹,其余的两发子弹被险之又险的闪避了过去。

    这时候杜瑜琦当然不会傻傻的呆在原地,立即就握剑俯身前冲,尽管他的作战经验相当的稀缺,但是也很清楚与枪手战斗时候距离的重要性。

    不过,对面的这名枪手见到了杜瑜琦提剑奔跑的姿势以后,立即就在心中冷笑了起来,给他打上了“菜鸟”“弱者”的标签,他举枪,瞄准了敌人,然后准星对准了杜瑜琦的眉心,然后扣动了扳机。

    “啪啪啪”又是三枪连射。

    这时候,杜瑜琦却是再次挥剑!!

    这一次他挥剑的时候,心中却是生出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就仿佛手中握持的这把武器乃是自己肢体的延伸似的,甚至连内部的结构,裂纹,也是洞若观火,自己很清楚它的极限在什么地方,也非常明白自己能用它做到什么事情。

    “叮叮”的两声轻响,两发射来的子弹被杜瑜琦斩开了去,紧接着杜瑜琦的手腕微转,第三发子弹就打在了剑锋的平面上,然后改变了射出的方向,擦着杜瑜琦的脸颊掠过。

    这时候,对面的这名枪手脸色顿时大变,用剑锋直接斩飞子弹并不算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但是,自己之前一共只是射出了六发子弹,就有足足四发被敌人用剑锋斩飞,这样的实力,就只能用变态来形容!!

    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面前这个人就算是个菜鸟,也是个在剑术天分上变态得过分的菜鸟,绝对不是什么弱者!

    眼见得双方的距离已经是被缩短到了之前的一半,这名枪手再次对准了杜瑜琦扣动了扳机,忽然发觉枪膛里面传来了“壳壳”的声音,竟是紧张之下忘记换子弹了。

    他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下意识的在腰间一摸,顺手就是一发手雷对准了杜瑜琦抛了过去,这家伙很想看到面前这菜鸟被手雷的气浪炸飞到空中的一幕,却是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抛出的手雷无论是速度还是体积,都远远要比子弹要慢,要大。

    所以杜瑜琦倘若只有五成的把握斩飞射出的子弹的话,那么斩飞手雷的把握则是十成啊。

    所以,这一发抛出的手雷直接就被杜瑜琦一剑点在了上面,然后滴溜溜的飞出了四五米以后爆炸,席卷而来的气浪只能吹起杜瑜琦额前的头发而已。

    此时,这名枪手已经进入到了杜瑜琦的攻击范围当中,他刚刚上好了子弹,却已经是被杜瑜琦一剑斩得喷血踉跄倒退。

    在之前,杜瑜琦已经是仔细的观察过其余的剑士的出手,他发觉基础的剑术无非就是三招,斩,劈,挑,这时候既然已经是成功的抢到了先手,那么自然就依样画葫芦就可以了。

    “刷刷刷”连续的斩出了三剑以后,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学着当日哥拉斯教官的做法,一记上挑挑了出去,这时候他顿时就感觉到了剑锋上面传来的压力十分沉重,生出了力有未逮的感觉。

    不过,就在这时候,杜瑜琦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的眉心当中传出了一股奇特的力量,然后瞬间铺入到了四肢百骸当中,手上的力量也是在瞬间获得了大幅度的增强,一下子就让对方失去了平衡被轻松挑飞了起来。

    不过,在这股力量爆发之后,杜瑜琦立即就发觉了一丝难以形容的疲倦感觉从精神深处传来,应该就是之前爆发力量的副作用。他在心中衡算了一下,发觉像是之前上挑这样的力量爆发,自己顶多也就只能支持四五次左右。

    “这这个就是所谓的精神力/原力吗?”杜瑜琦心中忽然想起来了兑泽的话,心中生出来了一种明悟。

    而他很快又发现,自己手上戴着的这只学者腕套传来的那一阵阵的清凉感觉更加明显了,居然开始滋润消除自身的那一丝疲倦起来,这时候他才真正明白了这东西的珍贵程度!难怪得一出现在了祭坛上之后,就引来了如此多的竞争者!

    杜瑜琦的心思闪动,手下却是绝不留情,一记上挑斩将那名枪手挑飞到了空中之后,出剑如风,在他身上刺出了好几道伤口,最后一声长啸,这把普通的太刀刀身上隐隐约约居然有银光闪耀,直刺而出,洞穿了这名枪手的咽喉。

    将敌人干掉了以后,杜瑜琦心神一松,这时候才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疲惫传来,因为激烈的战斗消耗的不仅仅是精神力,还有大量的体力。他嘘出了一口长气之后,发觉之前斩飞了四颗子弹的后遗症也是爆发了出来,那就是握剑的那只手在不停的颤抖着。

    然而杜瑜琦观察了一番周围的战况,发觉还在胶着当中,因此也只能长叹一声,重新握剑投入到了战斗当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