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土罐五世

    “在我店铺的附近似乎出现了一头可怕的怪物,所以要招募十名伟大的英雄前来消灭它,而这一条怪物体表分泌的粘液将会对周围的环境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所以也需要英雄们一并消除掉这恶劣的负面效应。”

    “契约类型:雇佣。”

    “请注意:土罐(五世)虽然是一个契约之神的资深信徒,但他并不是一个诚实的人,他善于利用献祭规则当中的漏洞来进行一些欺骗,请响应召唤的时候多加注意哦。”

    接着,杜瑜琦就见到了自己的兽爪祭坛上面赫然出现一个奇妙的罐子,这罐子虽然是土黄色的,外表看起来其貌不扬,罐身上却有着神秘的符文,不时有光芒闪耀而过。

    “这祭品挺奇怪的呢。”杜瑜琦看着沉吟道。

    不过,吸引杜瑜琦的不是这祭品,而是“赫顿玛尔”这四个字。

    杜瑜琦感知到了兽爪祭坛的提示以后,沉吟了一会儿,还是选择了响应献祭。

    因为就算是土罐(五世)善于利用规则当中的漏洞,但他所在的地方却是绝对不可能有错的,而根据他记忆的资料显示,赫顿玛尔这里乃是一处繁华的城镇,而土罐则是个商人,既然出现的怪兽是在他店铺的附近,那么就不难推断出两件事:

    首先,这一头怪兽肯定就不会太强大,就和城市的周围不大可能出现老虎,狮子,棕熊这种猛兽是一个道理,那么危险性就是可控的。

    其次,土罐(五世)如果头脑正常的话,那么他的店铺就应该是在赫顿玛尔的商业区当中,自己去学习0阶或者1阶剑术就更加方便了。

    这两点推算了出来以后,便恰好符合杜瑜琦对这一次献祭的要求:风险小,折腾小,更是在城镇附近,那么他自然就没有不响应的道理了。

    接下来的过程就不须多说了,只是在签订契约的时候,杜瑜琦就已经体会到了土罐(五世)这厮利用漏洞的深深奸诈:

    “你即将与赫顿玛尔的土罐(五世)签订雇佣契约,签订了此契约以后,在不危及自身生命的前提下,你必须答应雇主有关于契约的合理要求,否则则会被视为违约,一旦违约,将视其程度遭受到契约之神的惩罚,完成契约之后,你将会获得一个普通袖珍罐。”

    “啊?”杜瑜琦顿时就敏感的觉察到了不对:“喂,为什么我只能获得一个普通袖珍罐?献祭上给出的信息明明是十个啊!”

    很快他就得到了提示:

    “因为土罐(五世)这一次制定的响应献祭对象是十名啊,可不只是你一个,每个人完成了契约之后,都会获得一个祭品,倘若十个普通袖珍罐都给了你,别人怎么办?”

    杜瑜琦:“”

    事实上尽管提前发现了这一次的献祭是个坑,但杜瑜琦很快就安慰自己说,这一次自己就不是冲着祭品来的,既然响应献祭的人有足足十个,那么此次的风险就可以说是再次被大幅度削弱

    杜瑜琦曾经听说过一句名言,在森林里面遇到老虎的时候,并不用比老虎跑得快,只需要比同伴快就好了,咳咳,即便这一次的献祭是个惊人巨坑,多出来了九个人来和自己分摊风险,那么杜瑜琦就更有把握逃生。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杜瑜琦进入了传送通道当中,然后将空间戒指紧紧的握在了手里面,心里面还是颇为紧张的,自己一周的血汗钱啊,千万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周围的时空通道开始渐渐模糊

    在等待了一段时间之后,紧接着开始浮现出来了周围的景物,杜瑜琦这时候就将注意力放到了周围的环境上面,一预备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赶紧做出针对性措施,是逃是战务必要计算清楚,毕竟这个该死的土罐在一开始就给他留下来了非常不好的印象,不得不防啊!

    随着视线的渐渐清晰,杜瑜琦忍不住一愣:

    “啊,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他认真看去,发觉自己竟是在一座小山坡上面,自己面前的地上被绘制了一个庞大的法阵,法阵里面有长着翅膀的月亮,长着胡须的太阳等等奇特图案,还有一个身材瘦削,头上戴着的帽子很像是一只土黄色罐子的家伙。

    “这个就是召唤我的土罐(五世)了?从他的名字上来看,这厮应该是出身于一个奇特的家族,土罐已经不仅仅是个名字,而是一个代号了,五世就是表示传承了五代的意思就像是英国女王也分成了伊丽莎白一世,二世是一个道理吧?”

    杜瑜琦在心中暗自道。

    他转头打量四周,可以见到阳光明媚,绿草如茵,还有白石铺成的小道,风景秀丽,而周围则是蓊蓊郁郁的树林。树林当中有着大量的天空树,此时正在开花,白色的花朵若樱花一般唯美,随着徐缓的清风吹过,不少的花瓣似落樱,若飘絮在空中纷舞而起,那种恬静,旖旎的感觉,无论如何也是令人难以忘怀的。

    紧接着,就可以见到这座小山坡的周围,赫然是一座庞大的城市,这座城市当中也是被种植着大量的天空树,因此被沐浴在了风和天空树的花瓣当中,城市的建筑绝大部分都是白色,充满了一种杜瑜琦从未见过的异域风情。

    整座城市大部分都被建设在了平原上面,只有一些边缘部分在几个小山丘上铺开了来,而杜瑜琦此时处身的这座小山坡,就在这座城市的边缘,因此其绝对高度大概只有三四十米,也可以起到俯视的效果。

    城市的中心位置是一个圆形的广场,中间有数座喷泉,道路笔直并且依然是用纯白的石块铺建而成的,杜瑜琦注意到,这里的人们似乎对白色有一种特殊而偏执的喜好,并且广场和喷泉都是圆的形状,就仿佛是一轮轮太阳的形状似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