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交易

    然后土罐就将这条虫子扔到了后面的空地上,呃,准确的说,那就是他准备起新楼挖地基的地方。

    接下来他就开始了召唤仪式找来一帮冤大头帮他挖地基,一切就是这么无懈可击!

    听到了这里,杜瑜琦忍不住翻起了白眼,然后忍不住道:

    “这请人挖地基要多少钱啊?他这样的献祭召唤十个人过来帮他挖地基,这代价恐怕是十倍于建筑工吧。”

    布万特道:

    “我的族人不久前刚好来过赫顿玛尔,最近大陆上似乎有些不平静,经常有各种变异生物出没袭击人的消息,甚至一度都出现了商道断绝的现象,问题是军队一过去又找不到什么原因,杀掉那些变异生物之后,过一段时间就会继续出现。”

    “像是赫顿玛尔这样的交通枢纽城市,依靠的就是畅通的道路,源源不断的货物存在的,四通八达的道路一旦出现问题,城市的衰落那是可的减的,所以市政府特地拨出了款项,在道路上每隔一段距离就修建固定的驿堡,能有效的保护商队的安全。”

    “正是因为这样,赫顿玛尔里面的建筑工人与建筑材料价格都是飞涨,土罐为什么要将挖出来的泥土都收集起来,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因此建筑工的成本一直都在上涨。”

    听了布万特的解释,杜瑜琦依然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却听布万特又道:

    “建筑成本的增高是一方面的原因,而土罐这家伙身份来历都很神秘,更是出身于一个古老的家族,所以对于契约之神的供奉是用时间长期积累起来的,因此像是他这样的高阶信徒,每年都会有几次无需施法材料的献祭特权,并且是有时间限制的。”

    “像是这样的大型献祭召唤,倘若是需要相关施法材料的话,那肯定是靡费极大的,但是,倘若土罐动用这无需施法材料的献祭特权的话,那么就只需要自己拿出来祭品吸引人了,土罐拿出来的就是他自制的袖珍罐,成本极低,所以这样一算下来的话,那么当然就比雇用工人划算了。”

    杜瑜琦本来有些疑惑,但很快就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上一次献祭了带有时光之力的物品的时候,都获得了两次响应优先权,并且貌似还是没有时间限制的,这样说起来的话,土罐这样的传承了足足五代的家伙底蕴肯定是十分丰厚的,获得几次无需施法材料的献祭特权并不算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了。

    接着布万特就主动谈起来了这一次自己响应召唤的目的,乃是故意来和土罐作对的。

    “我平时一般都不响应召唤,若不是要修炼家族的秘法来沟通冰齿一族,我连召唤资格都不会去取得的呃,抱歉,扯太远了,主要是一个月之前,我的一个表弟就被这个土罐五世坑了一次,献祭的契约上说是护送一批货物去西海岸,实际上却是因为他的车队出了事情,让我的表弟去拉车,足足在泥泞里面跋涉了三天!”

    “我们班图族人怎么可以受到这样的屈辱?所以这一次来特地就为表弟出这口气的。还好土罐这家伙还算有眼色,否则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他!”

    杜瑜琦听了以后也觉得很无言,这土罐也真的是奸诈到不行,居然在召唤献祭当中做手脚,请人过去帮他拉车这么说起来自己遇到这挖坑的活儿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此时杜瑜琦已经发觉布万特十分博学,便说起自己乃是从异界被召唤来的,想要在阿拉德大陆多逗留一段时间怎么办。

    布万特告诉杜瑜琦,说召唤最难最耗费力量的步骤,其实就是打开位面通道的这个过程,哪怕是来自异界的召唤物,在通过位面通道之后。实际上就相当于已经被这个位面接纳,逗留一分钟和逗留一天的消耗都并不大。

    而召唤物在位面停留的时间,是根据当时召唤者献祭时候耗费的施法材料的珍稀程度决定的,耗费的施法材料越多越稀有,肯定召唤物能够停留的时间就越长。

    同时,召唤者在契约之神处的地位也会决定召唤物停留时间的长短。

    当然,还有一项决定性的因素,那就是召唤者的意志,明明召唤物可以停留三天的,但是召唤者觉得不妥,只让召唤物停留一分钟,那就只能停留一分钟了。

    布万加最后告诉杜瑜琦,有一句话叫做水土不服,一个人到了远地方的话,都很容易出现各种问题,何况是位面之间的大环境改变?所以通常情况下,就算是情况允许,在异位面逗留的时间还是不要太久。

    两人交谈了一会儿之后,杜瑜琦获得了足够的消息,心下已经有了定计,便将剩下的半包烟扔给了布万特,然后说自己要上街走走,他大概只是逛了几分钟,走了两家商铺之后就听到了土罐开始催促上工的叫嚷声。

    原来这厮见到了中午的日头劲儿差不多已经过去,就急不可耐的来催促一帮人继续“寻找怪物”了,其余的人大概也明白土罐这混蛋究竟想要做什么了,但这家伙动不动就摆出了契约这种东西来说事,中午这顿饭也吃得很爽,有酒有肉,软硬兼施之下,比如那牛头人和哥布林就老老实实的就范。

    这人不齐心自然就干不成什么事情,于是一干人也只能认了,继续老老实实去挖坑,顺带安慰自己这次响应召唤不用冒什么风险了,至于消耗掉的力气这东西,睡上一觉就会像轰雷树树叶那样重新长出来了。

    不过,此时杜瑜琦明白了土罐究竟想要做什么事情之后,又了解到了当地的物价,自然就不会傻乎乎的在这里挖土坑了,直接就将土罐五世拉到了一个僻静角落道:

    “尊敬的土罐先生,我有一个建议。”

    土罐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杜瑜琦,就仿佛是看着闯入自家米缸里面的老鼠一般,捂住了自己的裤兜以后才道:

    “你有什么建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