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落雷凯诺

    杜瑜琦听了杰特的讲述以后,心中一惊,知道自己这个漏子捅得不小,不过马上又淡定了------哥又不在这赫顿玛尔混,这长三郎就算是吊炸天又能把我怎样?于是继续放宽心吃吃喝喝,说说笑笑,直到酒吧的大门轰的一声被推开,然后一个手臂上缠着绷带的混混冲了进来,指着杜瑜琦和杰特两人咬牙切齿的道:

    “就是他们!”

    两人还在愕然之间,就见到了从门口呼啦啦的一下子就涌进来了五六十个人,一下子就将酒吧空荡荡的前堂塞得满满的,这些人都是手持着棍棒,刀剑都凶器,杀气腾腾。

    若只有这五六十个人倒也罢了,普通的地痞混混在杜瑜琦的眼里面就是战五渣,关键是杜瑜琦怕里面再混上一两个毒夜刃这样的家伙,在混战当中乘势下手,并且这王八蛋的武器上面还会涂抹剧毒,那就相当的要命了。

    所以他二话不说,一拉旁边还正在猛吃的杰特就跳起来朝着后面逃去,杰特看起来还很不心甘情愿的,还顺手拽走了半根烤猪腿,跟着杜瑜琦一面逃一面啃得满嘴流油。

    杜瑜琦与杰特两人的体力终究比这些地痞流氓强很多,因此在奔逃出了整整三四公里之后,终于将后面的人甩掉了,杜瑜琦跑得那个是上气不接下气,双手扶着膝盖舌头伸得和狗一样长。

    反而杰特却是非常淡定,大有再跑几圈都没问题的模样,而那一条烤猪腿都被他边跑边啃得只剩余下来了骨头,杰特却都舍不得丢掉,这厮的牙口也是非常好的,将烤猪腿的大腿骨都喀嚓喀嚓的啃了开来,吸吮里面的骨髓。

    这时候杜瑜琦就忽然发觉自己没处可去了.......回之前住的地方?逛一逛黑市?

    拜托,长三郎黑帮在这个城市里面盘踞的时间是以百年为单位来计算的,乃是不折不扣的地头蛇,杜瑜琦这一次还是杀了他们的人,势必是到处找他,全城大索,杜瑜琦相信这帮人的找人效率搞不好比正规的官方还高!

    所以赫顿玛尔是肯定不能呆了,好在自己这一次被召唤的主要目的已经达成,那就是学习初阶的剑术,否则的话就更加郁闷了。

    见到了杜瑜琦有些无所适从的样子,杰特将油腻的双手在身上抹了几下,然后便打着饱嗝询问他在发愁什么,听了杜瑜琦的忧虑之后,杰特忽然询问道:

    “我刚刚似乎有见到你用雷电来攻击敌人?”

    杜瑜琦道:

    “是啊?”

    杰特沉吟了一会儿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可以去我的部族里面看看呢。”

    杜瑜琦奇道:

    “去你的部族和控制雷电有什么关系?”

    杰特这时候大概是有些口渴,见到了旁边有个喷水池便打算去喝,杜瑜琦大惊,急忙叫住了他,然后从次元戒里面拿了一瓶两升的百事可乐给他,杰特拿了过来之后拧开盖子就咕嘟咕嘟的猛喝了一大半,然后连连点头道:

    “这个不错,这个好喝......嗝儿.....”

    “我们哥布林很容易(嗝儿)出现突变现象,有的突变以后,会获得操控火焰的能力,就被称为赤哥布林,有的突变以后(嗝儿)就会获得操控寒冰的能力,被称为青哥布林。”

    “而我,则是突变以后获得了力量上的增幅,这可是很罕见的哦,所以才能获得百夫长的称号.....不过,在我们的族群里面,一直都有流传着一个传说(嗝儿),那就是让突变之前的哥布林前往圣地进行启蒙,就可能从中产生罕见无比的能力,那就是操控强大无比的雷电!而它的皮毛也会随之变白,同时获得落雷凯诺的尊称,你既然具备操控雷电的能力,那么去圣地的话搞不好能获得好处呢。”

    杜瑜琦听了杰特的话以后,顿时就心动了,他沉吟道:

    “你的意思是?”

    杰特拿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胸口,又拿拳头砸了砸杜瑜琦的胸口:

    “我们现在是(嗝儿)朋友吧?反正你没地方去,干脆去我们的部族玩玩,咱们坐船顺流而下大概就只需要一天时间,然后到圣地去住一晚上,搞不好能让你操控闪电的能力得到强化呢!”

    杜瑜琦看了看杰特,发觉这厮虽然长得十分凶恶,邀请却是非常真诚的,加上他接下来的两三天确实也是没处可去,便点了点头道:

    “好。”

    杰特“呵呵”的笑了起来,看起来相当开心:

    “那我们就动身吧,跟我来,咱们先去码头上面找一条船。”

    接下来杜瑜琦就发现,杰特似乎在所有的哥布林面前地位都很高,甚至一些看起来就很不好惹的哥布林对他都是唯唯诺诺的,看他的眼神也是且畏且敬,那么可能真的是像他所说的那样,被称为是百夫长的哥布林相当少的缘故。

    而赫顿玛尔的码头上还是有不少哥布林的,在它们的帮助下,所以杜瑜琦和杰特两人很快就弄到了一条简陋的船只,顺流而下,这船只也真的是简陋得可以,相当于直接将树木砍倒,然后拿火将树木的中段烧空,弄出来坐人的位置制成独木舟,接下来把两条独木舟绑在一起,单是坐上去都需要很大的勇气,不过看杰特直接跳上去,然后娴熟划动这船只的动作,就知道他已经是驾轻就熟。

    两人顺流而下,顶多十多公里之后,便发觉开始进入到了峡谷当中,河流的流速由之前的平缓变得湍急无比,可以说是极为惊人,好在划船的杰特和坐船的杜瑜琦都不是普通人,拥有超乎常人的力量和勇气,这样的旅程无疑是惊险的,然而也是格外的刺激,甚至颇有“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快感。

    大概在傍晚的时候,夕阳染红天边,前方传来了隐隐约约沉闷的轰鸣声,然后杰特就示意杜瑜琦准备“下”船,所谓的下其实就是从船只上直接跳起,抱住了俯向河面的树干直接放弃船只,因为这河流的两岸要么就是峭壁,要么就是若狼牙一般险恶锋利的石头,根本就没有靠岸的机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