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圣地

    又有长老说倘若要出动这么多人的话,那么部族当中的存粮很可能出现问题。

    多蒙吉面对这些质疑,则是很干脆的将面前的情况拿来质问他们,暗咒猫妖的规模大家都知道,甚至据说其中还有强横的王者的存在,倘若不出动大量部族战士深入黑森林的话,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怎么才能消弭掉发狂的暗咒猫妖带来的威胁?

    多蒙吉的质问立即就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几个反对的长老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有一名长老嗫嚅着说未必就还会遭受到袭击吧?多瑞吉立即就强势无比的顶了回去,说倘若还有类似导致族人伤亡的情况怎么办?你能不能为族人的性命负责?

    这一顶大帽子砸下来,这长老立即就怂了,这他娘的怎么负责,人命关天,难道出了事情就拿自己的命来填吗?因此很干脆的就闭上了嘴巴。

    在这样的状况下,对多蒙吉来说形势完全是一片大好,他就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一次出兵的提议是他,那么部族的大量勇士出动之后,指挥调度权也肯定是在他的手里。

    非但如此,他的心腹侄子杰特成功为了族人复仇,携着大胜之势回来,组建成的临时军队里面也必然要占据一个至关重要的位置!这样一来的话,此战若能成功,那么多蒙吉彻底的压制住部族里面的反对势力也是指日可待。

    这时候,多蒙吉的脑海里面又闪过了杜瑜琦的面容,这个貌似温和文雅,其实却能面不改色的将死者脑袋剖开,仔细观察里面脑浆的凶残家伙,更是拥有超卓的智慧,能够从诸多蛛丝马迹当中找出真相!

    多蒙吉的漫长生涯里面,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知道这种人就像是双刃剑,用得好的话可以让敌人痛不欲生,用得不好的话,也一样会将握剑的手割得鲜血淋漓。

    因此,这种人要么就干脆杀掉,要么就用厚礼笼络,而多蒙吉更倾向于杀掉,因为他非常讨厌这种不可控的因素,他微微眯缝着眼,杀机已经是若隐若现。

    但是,忽然多蒙吉考虑到了杜瑜琦的身份......来自异界!无法在本位面久留。

    这就注定他根本没办法在克里克部族当中扎根,培植自身的势力,并且多蒙吉也必须要考虑到自己侄子的感受。

    他沉吟了一会儿之后,缓缓的道:

    “杜教士这一次拯救了至少八位部族勇士,并且还帮助我们找出了真凶,鲁特长老,他也为你的三儿子复了仇,所以我觉得可以将我们的圣地向他开放,你们的意思呢?“

    那鲁特长老便是反对杜瑜琦进入圣地最激烈的一个,不过他和杜瑜琦本身没有任何的过节,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多蒙吉此时将“为他的儿子复仇“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搬了出来,鲁特就根本没办法再多说什么了。

    七大长老当中,鲁特一闭嘴,多蒙吉本身就有两个支持者,那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其余的长老也不愿意在这样的小事上多说什么,便很顺理成章的通过了这个议题。

    ***

    很快的,杜瑜琦便从杰特的口中收到了这个好消息,自从见识到了“落雷凯诺的皮毛“神奇之处的时候,杜瑜琦对这圣地就已经是开始变得有几分期待了起来。

    他想了想之后,便投桃报李的对杰特道:

    “听着,兄弟,这一次只是出动部族勇士的话,似乎还有些不公平呢。“

    杰特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把瓜子磕着,杜瑜琦仔细一看,才发觉这玩意儿正是栽种在库瓦城的黄金花结出来的果实,黄金花则是和向日葵应该有亲缘关系,因此其果实和地球上的瓜子类似很正常。杰特听了杜瑜琦的话,一面磕着瓜子吐着皮一面道:

    “怎么了?我们哥布林部族的战士不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而存在的吗?“

    杜瑜琦道:

    “严格的说起来,是为了保护混乱花的花田才出动这样多的人手的,对吧?这一次死掉的勇士,也是在巡逻保护花田的时候遭受袭击牺牲的。“

    杰特有些愕然的点了点头道:

    “没错,然后这和不公平有什么关系?“

    杜瑜琦奇道:

    “关系当然很大了,因为花田里面的出产可不只是克里克部族单方面获利的!“

    被杜瑜琦这么一点,杰特立即就醒悟了过来,顿时就将手里面一大把的黄金花的籽塞进了嘴巴里面,咯吱咯吱的嚼着,看起来皮也不打算吐了:

    “对,对,我这就去找叔叔!““

    很快的,他们的盟友猫妖部族也是得到了消息,发狂的暗咒猫妖将会持续不断的对花田发动侵袭,这势头只是暂时被遏制,所以倘若不想今年的混乱花果实颗粒无收的话,那么它们也是要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在共同的利益下,猫妖部族也只能动员族人与哥布林组成联军,因为经过这几十年的结盟之后,这支猫妖部族已经无法再回到过去那种没有混乱花果实供应的日子了,所以这一次生性懒散的猫妖们居然也没有怎么推脱,纷纷的参加联军。

    趁着这联军组建的机会需要耽搁半天的时间,杜瑜琦也是抓紧时间,前往哥布林一族的“圣地“,那个据说能让幼生期的哥布林脱胎换骨,掌握强大的雷电之力的地方。

    在一个哥布林的带领下,杜瑜琦走到了这山顶上,这老哥布林看起来都老得连牙齿都要掉光了,不停的咳着嗽,慢悠悠的往前一步一步的走,偏偏通往圣地的道路十分险峻复杂,而上到了山顶之后杜瑜琦才知道,山的另外一边背阴面竟是陡峭无比的悬崖,仿佛是被一刀切开了似的!

    哥布林的圣地,则是在一块大石头的后面,入口看起来那就是一条略宽的缝隙而已,仅能容纳一个人钻过去,里面黑洞洞的似乎深不见底。老哥布林嘱咐了杜瑜琦一声,说自己四个小时以后过来接他,让他千万不要亵渎圣地,便慢吞吞的下山去了,杜瑜琦习惯性的观察了周围,发觉这附近的草木都十分稀疏,周围的石块也是破烂得有些不像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