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追与击

    这圣职者端详了一会儿,便叹了一口气,给出了守卫者一个最不想要听到的答复:

    “我的神术只是生效了一部分,算是将这毒素压制消弭了一些,但是,剩余下来的毒素则是死死的盘踞在了伤口处,所以你现在的伤势是没有办法好转的了,相反还会持续的恶化,要想彻底清除的话,那么就只能去寻找高阶的转职圣骑士了。“

    “啊啊啊啊,混蛋啊!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这守卫者已经有些失控了,发狂也似的狠狠用拳头砸着自己的伤腿。

    这时候,他的好兄弟神枪手戈尔已经是三步并作两步奔了过来,然后拍了拍他的肩头安慰道:

    “你先撤下去,这个混蛋交给我,我一定会在他的脑门上面开个洞的!“

    守卫者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长叹了一声,一把抓住了戈尔的肩头: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杜瑜琦虽然成功废掉了一名守卫者,但这样的贡献于大局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整个联军的战局开始迅速的崩坏,本来统一的防御战线开始被突破,然后整个联军被切割成了几块,迅速的陷入了各自为战的状态。

    本来论单体实力的话,这些来袭的神秘敌人就要强出许多,联军的优势在于人多和团结,此时一旦这种局面被打破之后,哥布林勇士和猫妖顿时陷入各自为战的尴尬中,何况还是疲惫之身,顿时就陷入到了全面崩溃的尴尬境地。

    在这样的混乱当中,杜瑜琦知道大势已去,便打算迅速的撤离战场,不过,他这时候忽然发觉,自己已经是被一个人盯上了。这个人正是受到了兄弟委托前来做掉杜瑜琦的戈尔。

    戈尔虽然成功成为了一名职业者,但他个人的天赋并不高,今年已经整整四十岁了,依然一直都是一阶神枪手,连转职必须要掌握的三大职业技能:“瞬踢““3喷火器““14手雷“都一个都没能掌握,没办法转职的话,就依然是一阶职业者。

    但是他这种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的一阶职业者,在生死搏杀的战场上发挥出来的实力,实际上是绝对不会逊色于普通的二阶职业者的,甚至还隐隐约约有凌驾之势,因为他们已经是将掌握的职业技能练习得炉火纯青,对时机的把握也是异常精准,端的可以说是相当的难缠。

    此时的杜瑜琦就被这么一个家伙给盯上了,直接就像是橡皮糖那样的死死粘了上来,始终与杜瑜琦之间保持着三四十米的距离,杜瑜琦回身来追杀他,戈尔便依靠速度优势迅速退后,身影在黑暗里面若隐若现,杜瑜琦走,戈尔就毫不犹豫的突前跟随,同时不停的发挥自己枪械攻击的距离优势,远远的进行骚扰攻击。

    在敌人这样的袭扰恶心战术面前,杜瑜琦也是相当火大。

    若是在平时他就往旁边的大石头,树干这样的掩体后面一躲,大家互相耗就好了,你的子弹总不能穿透石头射过来,问题就在于现在联军已经是兵败若山倒,拖延时间的话很显然最后戈尔就能笑到最后!

    倘若杜瑜琦不顾一切的逃命,对方却是可以依靠速度上的优势,持之不懈的撵上来进行骚扰,就算是杜瑜琦身穿重甲外带原力护体,可以有效的削弱枪械威力,但戈尔这老鸟的枪法准头惊人,绝对不是新手可比的!中枪的滋味绝对不好受,挨上一发两发三发四发杜瑜琦还能顶得住,但是这样持续骚扰下去,中上十发二十发三十发子弹就同样承受不起。

    在这样的情况下,杜瑜琦同样也是被压制得十分窝火,他在逃走的时候也是设下了几次陷阱,并且经常佯作前奔最后来了个回马枪,然而他的这些伎俩对于战斗经验十分丰富的戈尔来说,乃是非常轻易的就被看穿了。

    并且戈尔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小心谨慎的家伙,绝对不轻易冒进,因此杜瑜琦这几次设下的陷阱都是弄巧成拙,反而导致自己白白挨了几下子弹,并且还被爆了一下头,虽然有着体内原力的保护,但脑袋中枪的地方也是出现了一条伤口,鲜血长流,甚至疼痛之后还觉得昏昏沉沉的。

    连续吃亏之下,杜瑜琦也是心中戾气大作,已经是反手握住了天之驱逐者的骑士光剑,这把武器将哥布林圣地当中隐藏的“变异泰拉石“的雷电能量吸收了过后,里面已经是多出来了一种汹涌澎湃的狂暴能量,杜瑜琦将之当成底牌留到了现在,倘若对方还不识趣的话,那么说不得就要让他好好的体验一下被雷电蹂躏的滋味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杜瑜琦忽然发觉了一件事,那就是这里的地形似乎看起来有些熟悉呢,仔细辨认了一下就恍然大悟,这里不是别的地方,已经距离联军到达了黑森林之后见到的第一处剧毒沼泽不远了,当时自己还主动跳入到了剧毒沼泽当中测试过其毒力,所以对这里的地理环境格外清楚。

    对于每一场战斗来说,天时地利人和都是必须要把握住的因素,此时杜瑜琦发觉自己来到了一个相对熟悉的环境当中,而敌人则是对此应该是一无所知,那么这就是必须要把握住的优势了。

    因此,杜瑜琦立即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转身便是对准了剧毒沼泽当中“噗通“一声跳了下去,然后深一脚浅一脚的撒腿就跑。

    对杜瑜琦紧追不舍的戈尔见状也是愣了一愣,他一直都保持着小心谨慎,因此见到了杜瑜琦跳入沼泽之后也并不是在第一时间赶过去,而是确定了这不是陷阱以后才跟上。

    此时乃是凌晨三四点,只能依靠天上的星光和月光勉强辨别周围的环境,因此戈尔一直追到了剧毒沼泽旁边,这才知道对手已经是悍然跳进了这该死的剧毒沼泽里面,就这么耽搁了一小会儿,杜瑜琦已经是在沼泽当中“哗啦哗啦”淌着泥水逃出了老远了,倘若戈尔不想眼睁睁的看着杜瑜琦逃走的话,那么就非得跟上去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