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勾心斗角

    若是继续认真辨认的话,就能见到兑泽的眼窝深处已经根本就不是血肉,而是复杂无比,仿佛是最精密的机械手表内部的结构似的,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银色齿轮叠合在了一起,数以百计的银色零件精密吻合!

    石巨人缓缓倒下以后,杜瑜琦已经是冲刺到了距离人偶师沙杜还有三十米的地方!

    可是,人偶师沙杜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因为石巨人被击毁而受到影响,正在继续有条不紊的吟唱着法术,受伤的毒猫王则是咆哮着追赶了上来,已经形成了前后夹击的局面,

    然而远处的那名尼尔狙击手已经是被飞出的三头蓝翼龙纠缠住,杰特已经是生死不知,杜瑜琦可以说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孤立无援,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

    局面一时间竟是前所未有的险恶!

    在这时候,杜瑜琦只觉得脉管里面的鲜血甚至都开始沸腾了起来,心跳的次数至少提升到了两百次,体能在危机的逼迫下骤然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状态,可是,他的心中却是无比的平静。

    没有喜悦,没有恐惧,没有悲哀,也没有疼痛,

    就仿佛是远古以来就冻结了的冰湖,已经存在了千年万年,并且还会继续千年万年的存在下去。

    在这种状态下,他握住了天之驱逐者的骑士光剑剑柄,直接就施展出来了还不成熟的三段斩。

    三段斩的核心要素就是消耗体内的原力,然后快速滑步,出剑,既能快速缩短与敌人之间的距离,又能对敌人发起突然的袭击,这一招用来对付在远处吟唱的法师,或者说在近战方面不擅长的枪手是非常有效的。

    因为此时杜瑜琦施展出来的是还不成熟的三段斩,所以他此时出手的时候,便是刻意的将体内爆发出来的原力都加持在了滑步的这个过程当中,而出剑的这个环节就直接省掉了,因此每一次滑步出去的距离居然都大得惊人。

    三段斩一结束,他居然一下子就“唰唰唰”滑出了二十五六米的距离,这已经是进入到了杜瑜琦的攻击范围当中,距离人偶师沙杜已经是近在咫尺,杜瑜琦跨前一步,按下了手中光剑的开关,“刷拉”的一声光焰形成的剑身顿时就弹了出来。

    紧接着杜瑜琦便是跳跃了起来,刷拉的一记崩山击从上到下劈了下去!十分凌厉!

    可是这时候,从人偶师沙杜的身上忽然就“蓬”的一声爆出来了一团烟雾,烟雾迅速消散,他却已经是再次来到了二十米开外的地方,而杜瑜琦的崩山击斩中的居然只是个巴掌大小,用稻草砸成的草人而已。

    这正是魔法师特有的逃生法术,替身草人!可以在瞬间让自己逃离敌人的攻击区域。

    看得出来这人偶师沙杜也是个谨慎的人,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根本就不与杜瑜琦硬碰硬,替身草人一施展了出来之后,便用念力操控着盘坐的岩石逃走。

    杜瑜琦立即就猛追了上去,然后举剑由下至上以急速斩出,体内的原力也是涌了出来,立即就制造出来了一股强烈朝前的冲击剑气,卷起了地面上的灰尘和枯草,若波浪形状也似的直飞了出去,扑向了人偶师沙杜!

    这就是初阶剑术:地裂波动剑!是剑士为数不多的中程攻击手段之一,可以攻击十几米外的敌人,并且还是范围攻击,并且产生的推送之力还会令得被击中的敌人倒地,而这剑气里面还微微泛出淡淡的蓝芒,不注意便留意不到。

    当然,这一招集远距离攻击,范围攻击,击倒敌人各种优点于一体,所以威力就肯定不会太大了。

    这看起来也是杜瑜琦的绝地反扑,竭尽全力获得的最后机会!

    他要的,就是地裂波动剑衍生出来的击倒效果!

    远处观战的人同时发出来了一声惊呼,因为在他们的惯性思维当中,无论是剑士还是鬼剑士,在未转职之前其实都已经有了奋斗的目标,那么就只会针对性的学习一两门初阶入门剑术而已,最忌贪多,可是杜瑜琦此时累计已经是施展出来了三门剑术。

    而对于眼下的局面来说,只要能击倒人偶师沙杜,杜瑜琦便有了一个与之成功近身的机会,通常情况下法系职业都是属于不擅长近身搏斗的,那么事情便还大有可为。

    地裂波动剑这一团波浪也似的剑气扑面而来,人偶师沙杜貌似也是避无可避,只能硬接。但就在剑气及体的那一瞬间,他身边的魔法盾居然又浮现了出来!!

    紧接着沙杜便是正面中了这一剑,而他非但没有失去平衡被击倒,发出了一连串的怪笑声,却一下子诡异的变成了皮球一般,不但没有摔倒,居然远远的弹飞了出去,彻底的与杜瑜琦拉开了距离,脸上也是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自从狙击枪声一响起来了后,便也惹来了被困住的这帮人的关注,无论是兑泽,明曦,还是多蒙吉长老,心神也全部都随着杜瑜琦的一举一动而起伏,因为此时杜瑜琦行动的成功与否,也是牵扯到了他们的生死啊!

    此时他们看着杜瑜琦一记地裂波动剑挥出,本来失望的心情一下子就又被提升了起来,甚至有一种屏住呼吸的感觉,明曦这小女生甚至握紧了自己的小拳头,一跺脚咬牙切齿的道:

    “这下子你总应该躲不过去了吧?”

    然而,当所有的人见到,沙杜非但没有被击倒,反而诡异若皮球那样的弹射出去的时候,他们的心无一例外的彻底沉了下去

    四个沉重而悲哀的大字,徐徐的从他们的心底冉冉升了起来。

    尘埃落定!!!

    这已经不是战斗,已经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勾心斗角,双方的各种应对方案都是层出不穷,可是现在沙杜无疑却笑到了最后。

    在他们的眼里面,在沙杜的眼里面,在远处的那名尼尔狙击手眼里面,甚至在旁边的鼠头怪眼中-----杜瑜琦都无疑已经是个死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