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拯救

    初阶剑术当中,杜瑜琦几乎是达成了全领域制霸,除了鬼斩和刀魂之卡赞外,就没有不会的,听克尔这么一说,立即回忆了起来,正要施术的时候,忽然心中一凛,想到之前自己在与机械军犬战斗的时候,上挑斩出招失败的情形。

    说实话,上挑斩乃是杜瑜琦练习得最为娴熟的一门初阶剑术了,可是在之前的对战当中居然也是失了手,并且还被敌人抓住了机会反击,而裂波斩也就属于刚刚才应用娴熟,勉强能达成实战的剑术,自己用这样刚刚练成的裂波斩来对敌,那冒的风险可是一点儿都不小啊!

    一念及此,杜瑜琦果断放弃了这个念头,继续后退。

    此时面前的这改造人脑袋被拧了个圈儿,自身的平衡系统估计出了大问题,因此杜瑜琦一心想要退却,专注防护的话,这厮还真的是追赶不上,这就让杜瑜琦无形当中吃了个定心丸。

    克尔见到了杜瑜琦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便急忙组织族人去下面的要害处防守,准备阻截即将前来袭击的敌人。

    大概又过了数分钟,就见到了这改造人体表的红光悄然暗淡消散,杜瑜琦试探性的进攻了两次,发觉这家伙已经是从之前的霸体状态当中脱离了出来,同时鼻孔,耳朵里面也是直冒黑烟,应该是超负荷运转的恶果。

    抓住了这机会,杜瑜琦连续急攻了几剑,一丝丝蓝白色的电光便直透入其体内,终于令这家伙瘫软在地一动不动,钢铁手臂上也传来了“吱吱”的电火花跳跃声,开始燃烧起来了火焰,应该是内部线路短路造成的。

    这边战斗一完,外面带来的巨大压力一消失,杜瑜琦摇晃了一下,立即就感觉到一股难以形容的脱力感觉传来,只好依靠在了旁边的石壁上面剧烈呛咳着,发觉从嗓子里面呛咳出来的全部都是血丝血块,便知道被伤到了肺部,难怪得呼吸不畅。

    好在杜瑜琦进入阿拉德大陆之后一直都被当成医生来使唤,处理类似的伤势都有了丰富的经验:

    首先轻车熟路的从次元戒里面拿出药水绷带之类的进行消毒,清创,然后拿出了自己购买的那一小瓶炼金药水喝了小半口内服,然后倒了一些在自己的伤口上,最后将伤口缝合以后贴上医用胶布。

    这一系列的方案做完了之后,杜瑜琦立即就觉得伤口处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好了不少,同时胸闷的感觉也是明显缓解,这就是炼金药水的奇特功效了。

    根据杜瑜琦之前积累的丰富临床经验判断,自己的伤势将会持续的进行恢复,十分钟内恢复四成伤势,一个小时之后就能恢复六成,睡一觉起来之后恢复到九成。而做到这一切他只使用了三分之一瓶炼金药水。

    事实上,就杜瑜琦目前受到的伤势而言,炼金药水是可以在三十秒内让他恢复到九成的,然而必须是一次性喝下两瓶才行,而且不是杜瑜琦手中这种小瓶装的。

    这就是杜瑜琦在战场上一直都非常受到欢迎的最根本原因。能够用尽量少的宝贵资源来救尽量多的人,并且最后的效果还非常棒,而付出的代价只是安静的等待几个小时而已。

    ***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杜瑜琦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战斗的声音,他慢慢的走了过去,刚好见到了四五名敌人狼狈无比的逃走的背影,甚至有一头机器军犬都被砸毁在了上来的道路上,燃起来了熊熊火焰。

    圣地这里乃是位于山顶上,库瓦城的最顶端,在当年建造这座城市的时候,就刻意的将通往圣地的路修筑得十分的弯曲险峻,易守难攻,所以当被囚禁的哥布林被放出来了以后,他们就迅速的收集到了足够的石块来准备给敌人一个难忘的教训。

    并且必须注意到的是:这些哥布林囚犯为什么还活着?便是因为他们看起来体格够好,力气够大,是很好的苦力人选。

    同时,哥布林一族有着历史悠久的抛掷石块狩猎的传统,只有拥有优秀的抛掷石块的技巧,才能成功的提升在部族当中的地位,晋升成哥布林十夫长,所以,这些哥布林从小就有拿石块砸东西的传统小时候对准了树木砸,长大了对准猎物砸,和同族有冲突的时候就对准脑袋砸,完全是依靠砸来缔造自己的未来。

    所以,千万不要低估了哥布林抛掷石块的准度,精度和威力!

    而且他们还拥有居高临下的地利!!

    而且抛掷石块的哥布林不是一只两只三只,而是一群两群三群!

    见到了敌人暂时似乎被拦截了下来,杜瑜琦便去找到了克尔,发觉他正在满头大汗的弄那条用来撤退的溜索机关,这玩意儿估计是太久都没有动用的缘故,有不少地方都被彻底的卡死了,拿手一抹就是厚厚的一层泥土和灰尘,这状况看了就令人觉得十分揪心啊。

    好在这时候被关押在圣地里面的哥布林都被放了出来,有道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旁边还有不少的哥布林在一起帮忙,因此估计修复是没有问题的,估计也就是多耗费了一些时间而已。

    就在这时候,从库瓦城的中心广场处,忽然传来了“隆隆”的一连串爆炸声,紧接着就凭空腾起来了一团可怕的火焰,至少也是高达五六十米,仿佛蘑菇云一般,甚至在火焰的周围还传来了不少连续不断的细微爆炸声,显然是有一些储存在旁边的物质产生了殉爆。

    此时本来是在夜间,所以这火焰一腾起之后立即就吸引住了绝大部分人的眼光,然后脚下的大地似乎都在微微的颤抖着,见到了这一幕,克尔立即就欣喜的道:

    “麻里长老得手了!他竟然成功了,他真的成功了!”

    他一面开心的大笑,但是笑着笑着之后,忽然就见到了两行眼泪从脸颊上流淌了下来,整个人也是跪倒在地,双手捂脸,大笑声也是变成了痛苦的哽咽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