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仪式

    很显然,要制造出来规模如此巨大的爆炸,麻里长老必然是施展出最后的秘术与之同归于尽了,尽管心中早有准备,克尔也是心中悲痛得不能自己。

    毫无疑问,广场上能源仓库的爆炸直接导致敌人出现了大规模的混乱,借着火光可以见到,大量的敌人就仿佛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那样到处乱窜奔跑,本来还有人大声呼喊,试图组织人手前去救火,但他们刚刚前去泼了几桶水,接下来出现的衍生爆炸则是将靠近的人若纸片一样的吹飞。

    很快的,就见到各个要害部位上聚集了大量的战士,混乱开始渐渐平息,显然是上面有人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唯恐有人继续趁乱破坏,因此严加戒备,眼见得这火已经是救不了了,所以当务之急就是不能再获得更大的损失。

    此时忽然有哥布林一族的人大声惊叫了起来,却是对着山下的位置,杜瑜琦与克尔两人同时转头望去,便见到了猫妖氏族的那个方向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白色光芒,不停的冲上天际,然后徐徐落下,若流星,若焰火,格外壮观!

    很显然,这就是祖魂之力被催生到了极致的表现,凄美,壮观,瑰丽!浩大得仿佛是一场凋零的盛宴。

    可以想象得到,倘若没有杜瑜琦他们在库瓦城的腹心之地捣乱的话,那么占领此地的敌人必将倾巢而出,一探究竟。

    就目前杜瑜琦掌握的情报而言,无论是机器军犬还是改造人的实力,都是极其强悍的,尤其是那改造人具备强大的霸体装甲,根本就是悍不畏死的直接埋着头往前冲,就目前剩余下来的防守力量来说,只需要过去二三十名敌人就足以突破他们的防线了,根本没可能拦截得下来。

    然而此时有了他们的捣乱,敌人势必疑神疑鬼,短时间内不可能前去探查了,这也就意味着杰特那边已经是稳若泰山!

    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而去,下方的混乱也是开始逐渐平息,圣地这边的压力也是逐步增加,敌人甚至开始动用了重型毒蛇炮之类的战争兵器进行远程压制,打得一帮哥布林都抬不起头。

    他们此时起到的作用,也就只是尽可能的迟滞对手而已,敌人一旦真的用心全力攻打,哥布林们用石块发起的抵抗也真的是虚弱无力。

    这时候,杜瑜琦便很干脆的找到了克尔道:

    “我们坚持到了现在,已经是尽力了,考虑到敌人此时也是惊弓之鸟,就算会派人去猫妖氏族查看,也绝对不会倾巢而出,最大的可能是派出一支小队试探,同时,因为能量仓库被毁,敌人派出的这支小队携带的武器都不会太先进,所以对仪式构成不了什么威胁。”

    “因此,我们的任务可以说基本上已经完成了,仪式有没有成功我不知道,但至少我们这边的拖延是非常成功的,那么便是时候用溜索撤退了,再不走的话,恐怕就走不了了。”

    克尔点点头道:

    “好,杜教士你先走,我带着人接着就跟上来,必须要有一个人留下来稳定军心,同时,斩断溜索这样的重要事情也是不容有失,必须要我监督。”

    杜瑜琦当下也不客套了,他本来就受了伤,并且一直都是以治疗师的身份出现,有事情先走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他来到了黑沉沉的陡峭悬崖旁边,见到了一条粗达儿臂的溜索已经是被架设了起来,一端深深的没入到了岩石当中,上面闪耀着微微的蓝色光芒,应该是激活之后有着某种特殊的魔法效果。

    溜索呈现出微微下降的幅度,一直通往深邃的黑暗当中,可以见到短时间内已经有两三名哥布林已经是跳上了溜索然后抱住它滑落了下去,其手脚与溜索接触的地方,蓝色的光芒闪耀得更厉害了,应该是有魔法效果在保护滑行者的安全。

    很快的,就轮到了杜瑜琦下滑了,他抱住了溜索以后双脚一蹬,便借助溜索的力量飞速的朝着下方滑行了下去,可以感觉到抱住溜索的手脚上传来了淡淡温暖的感觉,并且还有一种明显的将手脚束缚住的感觉,哪怕松开手也不会掉下去,手脚与溜索接触的地方十分光滑,并不会出现摩擦造成伤势的情况。

    顺着溜索下滑的速度奇快,呼呼吹来的山风在耳边仿佛是在咆哮似的,眼睛只能闭上,更是没有办法张嘴说话,否则的话立即就会被灌上一肚子风,这种完全无法主宰自己身体,只能默默听天由命的感觉令杜瑜琦非常不适应,甚至心中都涌出了一丝恐惧。

    好在在空中滑行的时间大概也就是十来秒钟,然后杜瑜琦就赫然发现溜索的另外一端赫然是在一条河流当中,他刚刚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是“轰隆”的一声高速冲入到了河水里面,虽然激起了漫天水花,却也是有效的起到了缓冲的作用,将下滑之后产生的庞大冲击力消弭了大半。

    大概在水中呆了两三秒之后,围绕在杜瑜琦手脚上的点点蓝色光芒就消失了,当冲力衰竭之后,杜瑜琦手臂上的束缚感也是消失,然后发觉自己已经被河水冲出了七八米远。

    紧接着,有好几条手臂就伸出来拉住了他,将他给拽上了岸,同时耳边还有催促的声音:

    “赶快赶快,下一个又要来了,不要被撞伤了。”

    杜瑜琦被拉上去了以后,才发觉这里已经差不多围拢了大量的哥布林和猫妖,都是神情紧张的望着溜索的上方,虽然周围很是黑暗,但是只要有人落入到了河水里的冲击声是很明显的,然后就纷纷去救。

    大概又过了五六分钟,从溜索上面就不再有人滑落下来了,克尔却一直都没有出现,众人也都是在翘首以盼,焦急的等待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