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追杀

    很快的,就有一名改造人用机械的步伐走了过来,然后道:

    “根据我们信息采集处之前发回的报告,他们在这座城市的下水道当中发现了一头被击毁的机械军犬的尸体,从这残骸当中找到了一些残留信息,这些信息里面,就有击毁这头机械军犬的敌人的大概模样........与你播出这影像的相似度达到了89.44%!”

    灰须立即道:

    “我需要你们采集到的这些残留信息,以最快的速度给我,另外,这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名改造人道:

    “可以肯定的是,他一个小时之前还在这座城市当中,并且还被我们的一名战士刺中,见了血受了伤。”

    灰须阴测测的道:

    “很好,很好,这个蠢货既然是潜入到这鬼地方的,那么想必来不及将一切痕迹抹掉对吧?那么也把刺伤他的那把武器给我,然后,你们要做的事情就只剩余下来两件了,准备好一处坚固的牢房和一口可靠的冰棺,至于最后哪样东西能派上用场,就要看这个蠢货的运气.....还有我的心情了哦!”

    说完了之后,这两名鼠头人忽然转身望向了旁边的同伴,这家伙从落地之后笑了一声,就一直都是一言不发,缩在了黑色斗篷当中看起来似乎在发呆,然而这时候,领头的黑色啮齿忽然失声道:

    “咦?白斑你在做什么?”

    他这句话说出来的同时,便一脚踹向了旁边的同伴,结果一脚踹出去之后,居然直接“穿透”了自己的同伴落了个空!紧接着这个叫做白斑的精英鼠头人已经是若水波一般的荡漾,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该死的,该死的!”灰须已经是忍不住大骂了起来:“我就知道白斑这蠢货也看上了medusa大人的赏赐了!难怪一路上一言不发!他总不可能什么线索都不要就去追猎那个人吧?”

    黑色啮齿也不说话,拿脚点了点地上,发觉之前白斑站着的地方,赫然剩余下来了一颗亮晶晶的东西,正是一粒窃听器,这样一来就很明显了,之前他们的对话早就被那白斑听得清清楚楚,这时候已经是直接先走一步!

    “啊啊啊!!白斑你这混蛋不要被我抓到!”灰须已经是愤怒的失控尖叫了起来。

    等他催促着去这些改造人,去拿沾染上杜瑜琦血迹的武器的时候,却发觉白斑果然已经是捷足先登,等灰须紧赶慢赶的来到杜瑜琦最后出现的山顶上的时候,便发觉白斑已经站在了悬崖旁边若有所思,然后就对准了黑沉沉的峭壁跳了下去!!

    而它在跳跃下去之后,身上穿着的披风居然就像是翅膀那样展了开来,准确的说,更仿佛是蝙蝠的皮膜翅膀一般,轻松就在空中盘旋了一圈,然后滑翔了下去。

    它滑翔的那个方向,正是杜瑜琦率领着逃走的哥布林离开的那个方向!!

    ***

    夜晚的森林当中格外的漆黑,只能借助从枝叶当中透出来的那一丝星光或者说是月光来进行赶路。

    好在这里乃是库瓦城的附近,更是哥布林的家乡,他们对这附近的地形地势熟悉得就仿佛是自身的手掌纹理一般,因此才可以在这样的黑暗当中赶路。

    此时与其说是杜瑜琦在带着他们走,还不如说是他们在领着杜瑜琦在黑暗的森林当中跋涉。

    忽然之间,走在前面探路的一名哥布林身体忽然一僵,然后就见到了他似乎迎面被一拳打中似的,朝着后方飞了回来!落地以后咕噜咕噜的滚动了几圈,然后仰面朝天瘫倒在了地上,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刀口,鲜血从这刀口上欢快的喷射了出来,形成了妖艳温热的喷泉,直冲起一米多高!

    然后,有一个佝偻的身影徐徐的从黑暗当中浮现了出来,浑身上下被包裹在了黑色的长袍里面,两只小眼睛里面闪耀着妖异的红光。

    有两名哥布林见到了族人惨死,怒吼着再次冲上去,然而刚刚冲到了距离这佝偻身影三米以后,立即就见到了两道凌厉无比的光芒闪耀而出,于是这两名哥布林再次被斩飞。

    其中一人在被斩飞的时候已经是变成了两截,直接在空中解体一分为二,还有一个哥布林则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勉强避开了要害,却也被砍断了一条手臂,直接倒地惨叫。

    这佝偻身影根本就没有对自己出手斩杀的哥布林多看一眼,看他的眼神,似乎站在了面前的这些哥布林都完全是透明若空气一样,他的两只小眼睛当中闪耀着妖异的光芒环视着周围,迅速的掠过了周围的哥布林,最后聚焦在了杜瑜琦的身上。

    “你.....杜教士......跟我走。”

    这佝偻身影断断续续的道,听起来似乎都是中气不足,而且十分难听!但此时已经根本没有人可以小看他。

    杜瑜琦站了出来道:

    “你是谁?”

    这佝偻身影道:

    “medusa大人叫.....带回去......你!活的优先.....死的也可以。”

    杜瑜琦微微眯缝起来眼睛,冷笑道:

    “你不是在说笑?我们这里可是有几百人呢。”

    这佝偻身影嘶哑着声音道:

    “那....杀光......就.....全部.......”

    他这样徐徐的说着,语气语调却都没有半点儿波动,仿佛是在陈述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可是听到的人脊背上忍不住都冒出来了一股寒意,因为任谁都不会觉得这变态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打算这么做的!

    杜瑜琦深吸了一口气道:

    “那么,你这一次是冲着我来的了?”

    这佝偻身影正要说话,忽然就见到了杜瑜琦对着旁边的几名哥布林比了一个手势,接着杜瑜琦一下子就拔腿朝着旁边的丛林里面钻了过去,逃掉了!这佝偻身影立即就发出了一声嘶哑的怪叫,然后对准了杜瑜琦猛撵了上去!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