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压制

    这一瞬间,杜瑜琦的心中一片冰凉,死亡从未与他如此接近过,他的脑海当中完全就是一片空白,时间仿佛也是放慢了流速,只能呆滞而麻木的看着这一把匕首无情的刺来。

    可是,就在这把匕首即将点在了他的喉核上的时候,忽的一偏,便是擦着杜瑜琦的脖子刺了过去!

    很显然,是面前的这凶残怪物故意放了杜瑜琦一马。

    对于杜瑜琦来说,一旦没有了那种强烈的生死威胁,时间顿时就恢复了正常,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也是瞬间降临在了杜瑜琦的心上,这情绪当中包含了后怕,懊恼,恐惧,悔恨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险死还生之后的杜瑜琦的心中产生的情绪居然更多的是愤怒!!!

    那种莫名的极度愤怒,以至于双手都在微微的颤抖!

    这种情绪,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斑一刺故意落空之后,并没有给杜瑜琦任何反击的机会,而是一压手腕,便用右手的匕首戳向了杜瑜琦的肩头,然后由此借力,咕噜噜的就一串空翻跟头飞了出去,好在杜瑜琦此时穿的是一袭重甲,因此入肉不深没有伤筋动骨。

    这还是杜瑜琦第一次遭遇到这样的对手,其敏捷格外的惊人,非但如此,他的战斗技巧可以说是全方位的碾压了杜瑜琦!在这样的一个敌人面前,可以说杜瑜琦就像是一个孩童一样的被玩弄于鼓掌之上,若不是活捉杜瑜琦获得的奖励会更加丰厚,白斑手下留情,那么相信他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死人!

    白斑落地之后,轻蔑的看着杜瑜琦,嘶哑着声音道:

    “你已经死了一次了,这一次我算是及时收住了手,下一次未必还能收得住哦。”

    杜瑜琦脸上的肌肉微微的颤抖,双手紧握,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甚至指关节都发了白,他的胸口迅速的起伏着,这一切的征兆落在了白班眼里面,那就是因为恐惧而即将彻底崩溃的征兆!

    “只需要加一把力,这家伙就彻底崩溃了,medusa大人的奖励也唾手可得!”

    白斑在心中已经开始得意的冷笑了起来。

    然而,它却不知道,杜瑜琦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却是由于莫名的愤怒啊,这样从根源上的误判,直接就导致了接下来白斑应对方案出现了偏差!

    “嗬,嗬嗬!”从杜瑜琦的喉咙深处发出了一连串剧烈的喘息声,就仿佛像是一头尤斗的凶残困兽,还要进行着最后的奋力一搏!!

    他猛然对准了面前的白斑一剑劈出!

    面对白斑这样的强大敌人,杜瑜琦根本就不敢擅自施展剑术了,因为剑术的威力虽然大,但也得能打中敌人才行啊,一旦落空之后,收招的破绽也是绝对不小。

    而在白斑这样的强大敌人面前,一旦露出破绽那就意味着全面溃败!

    所以杜瑜琦劈出的这一剑就是普通的基础剑术,不过他凭借莫名获得的强大剑术天赋,已经将之修炼得炉火纯青,不客气的来说,几乎是教科书一样的斩击!

    然而这一剑劈出之后,杜瑜琦更是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别扭感觉,同时心中似乎出现了一个声音在讥刺冷漠的道:

    “不对,不对,完全不对!”

    白斑很轻松的就闪过了杜瑜琦的这一剑,他本来是有机会乘势反击的,又觉得对方即将崩溃,万一不小心将这家伙弄死了,自己的奖励岂不是缩水了?

    杜瑜琦一招落空之后,“啊啊啊啊”的大叫了起来,看起来很是痛苦,一副即将崩溃的样子,其实却是觉得前所未有的憋屈,压抑,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只能发泄也似的出手连斩而出,虽然使用的乃是基础剑术,可是剑势当中已经蕴藏着一股疯狂之意!!

    白斑则是不停的闪避招架,冷笑着并不还击,其余的两个同伴至少都还需要一刻钟才能找到这里,他也不担心有人会杀出来坏了自己的好事。

    杜瑜琦的这种情况他也不是没有见过,就是凭着一股劲儿在疯狂爆发而已,这样的攻势是根本无法持久的,一旦停下来了之后,那么就会出现非常明显的空白期,那时候完全就是砧板上的肉,可以任由自己宰割了。

    结果白斑这一等就足足是好几分钟过去了,杜瑜琦喉咙里面发出的喘息声越发的大,眼神当中也是带了一种强烈的狂躁感觉,只是出剑的速度依然丝毫不减,疯狂出手。

    面对这样的情况,白斑的心中也是渐渐生出来了焦躁的感觉,觉得场面已经有些失去了控制,因为按照常理来说,杜瑜琦早就应该崩溃脱力了才对。

    所以这时候白斑不再留手,而是面对杜瑜琦的进攻开始反击,左手匕首一扬荡开了杜瑜琦的剑刃,同时整个人一矮身,右手的匕首已经仿佛毒牙一般对准了杜瑜琦右眼直刺而出。

    这一刺,精确,迅捷,狠毒,激烈!!

    甚至匕首的锋端距离杜瑜琦的眼睛还有足足一米远,杜瑜琦的眼皮就开始不停的跳动,甚至眼珠也是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酸涩,忍不住要眨眼。

    然而,白斑这一刺其实只是虚招而已。

    就目前的形式来说,他还舍不得干掉杜瑜琦,悬赏缩水毫无疑问是一件令人深恶痛绝的事情,他真正的目的,是要废了杜瑜琦!

    而对于正常人来说,一旦发觉自己的眼睛遭受到了袭击以后,就会本能的做出两个动作,第一个动作是闪避,第二个动作则是扬起自己的手来进行遮挡。

    白斑等的,就是杜瑜琦扬起手来的这一刹那,一匕首抹过挑断他的手筋!剑士若是持剑的手都彻底废掉了,那完全就是无牙的老虎,根本就不足为虑。

    可是,杜瑜琦自身却根本不知道白斑心中的这一番算计啊。

    他看在眼中的东西,那就是对方骤然暴起,再次发难,凶残无比的对准了自己一匕刺来,并且还是对正了自己的眼睛,一旦被刺中的话,那么就是当场眼珠破裂,然后大脑被搅成一团浆糊的下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